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1)[作者:943875589]
[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1)[作者:94387558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4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门被轻轻打开了,一个全身黑色衣装的男性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进门 后恭敬地立在一边,不做声也不再有任何动作。
 
  房间中央柔软而又巨大的床上身影游动,一条条黑色纱带从古典欧式大床的 床架上垂延而下,女性妖媚的呻吟混杂着男性微弱的喘息,穿过黑纱与粉色的迷 雾不断的传出,让一旁听到这声音的男性一时忍不住,下体瞬间涨大了起来,却 被贞操锁牢牢地束缚着,拼命压制欲望的痛苦让他的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 
  床中央,一个体态完美的身影坐在猎物身上,傲人的曲线只消一眼就能让男 人血脉贲张,只见挺翘的玉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的前后摆动了几下,最后狠 狠地朝肉棒一顶,剧烈的快感让身下的猎物快乐的挺直了腰板,精液源源不断的 送进了女性的体内,身体飞速的干枯下去……
 
  一阵寂静之后,下体从猎物的肉棒上脱出,透明的淫液拉出一根细长的丝线, 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玉臂轻挥,只剩皮囊的男子消失无踪,若不是大床上尚存的 一片凌乱,似乎方才那一阵旖旎从未发生过。
 
  女性玉腿上的黑丝幻化成一件轻纱覆盖了胴体,用纤指将先前激烈运动中散 落一旁的秀发略微拨弄,慵懒的靠在天鹅绒靠枕上,双眼微合,神情满足:「什 么事?」
 
             Chapter1
 
  娇音透过黑纱传来,房间一侧站立的男性只看得一片朦胧,他定了定神回复 道:「维黛丝主人,金刚似乎对最近他手下失踪的事情有了警觉,已经让手下人 开始调查」。
 
  回应他的是娇媚的轻笑:「看来这么多年了,他还没笨到家,也罢,就让我 再吃几个美味的宝贝吧。至于他自己嘛,就先让他多活一阵,最美味的食物要留 到最后享用,你说呢,安迪?」
 
  「是。」被唤作安迪的男人颔首而答,拜先前耳濡目染了一场活生生的春宫 戏码所赐,额头的汗水早已汇聚成汗珠,随着那颔首一颗汗水滑坠而落,滴在房 间中厚实柔软的地毯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安迪连忙屏息凝神,生怕扰了维 黛丝的兴致,让他也成为下一个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
 
  静,死一般的宁静,只听黑纱之内的床中央,片刻之后发出一声柔媚的轻笑, 朦胧之中维黛丝坐起身冲安迪摆了摆手,将他唤至床边。不过数秒之间,安迪的 额头上又是一阵冷汗直冒,听到主人的召唤,连忙擦拭了下汗水,来到床边,床 上的女子毫无意外的将他的目光牢牢锁在她身上。
 
  原本一场云雨过后只披着纱衣的妖艳酮体,此时也被一套黑色紧身衣所包裹, 洁白无瑕的香肩裸露在外,带着精美暗纹的黑色布料从玉颈延伸而下,漫过硕大 的F罩杯巨乳,一直向下直至遮盖住娇嫩的下体,半透明的黑丝缠绕在修长的美 腿上,华丽的蕾丝紧紧裹着圆润的大腿根部。不久前才吸尽一个男人精华的淫穴, 此刻却又饥渴的流出蜜汁,带着一股浓郁的腻香。无边的风情,只教床边的男人 血脉贲张。
 
  一只纤细的玉手穿过飘动的黑纱,直探安迪胯间,黑纱的深沉反衬出那玉手 的洁白。隔着厚实的战术长裤,安迪却依旧能感受到细长灵活的指尖熟练地逗弄 着他的肉丸。一波波快感将方才强压下的欲火瞬间又挑逗起来,只是贞操锁仍在, 再多的挑逗也不过徒增男人的痛苦罢了,可这始作俑者却笑面如花:「方才你倒 是看的挺尽兴的吧,今天我就帮帮你,算是对你辛苦了这么些天的奖励。」 
  「是,谢谢主人。」安迪闻言脸上却仍是毫无波动的表情,默默地动手解下 战术腰带和长裤,但被贞操锁包裹之中,却还激动得不停抖动的肉棒却泄露了他 心中的狂喜。维黛丝瞧见了妩媚一笑,手上现出一把小巧的钥匙,而安迪却是在 维黛丝那展颜一笑里,醉了……不堪压制的肉棒终于迎来久违的释放,正中的竖 眼早已迫不及待的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准备好了吗,主人要来了哦……」一只秀手好似变戏法般摸向了安迪的后 背,光滑的肌肤磨蹭过腰眼引来一阵轻颤,尖尖的指甲轻搔着背胁。另一只手在 安迪已然酸软的红胀菇头上摩揉着,五只灵活的手指饱含技巧地轻扫细揉着菇缘 敏感的麻点,带着巧妙的旋转和揉摩的指劲,上下来回地轻转挑弄着那怒贲硬挺 的阳茎,阵阵又酸又麻的波动连续而来,直弄得床边的安迪忍不住呻吟,口中粗 气连连。
 
  安迪知道,维黛丝这娴熟巧妙的手技,用她那灵巧无比的芊芊玉手施展开来, 可不亚于人类女子的名器宝穴,之前数不尽的男人,经她这手法一番套弄之下, 无不泄得溃不成军……维黛丝也乐于使用这要命的手技,狠狠击碎那些号称能守 口如瓶的男人的心防,乖乖地吐出她想知道的一切。安迪之前也没少在她的寸止 拷问术下吃到苦头,而今的忍耐已经让对自己的手技格外自信的维黛丝略微讶异: 「你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呢,戴着贞操锁这么些天,却还能忍到现在。」来自主人 的赞赏让安迪略微得意,只可惜他没看到维黛丝眼中的寒芒,而她也没让男人等 太久:「可是,主人我很不开心……」
 
  男人惊恐的看去,只见床边的维黛丝一脸冰霜,先前充满异样诱惑的双眼变 成了深红色,透着嗜虐的残酷,一根黑色的尾巴从身后伸出,在空中不断摇曳, 巨大的双翼在背后展开,传说中来自炼狱的魅魔女妖终于现出了她的本像。接着 尾巴缠上了安迪的腰际,顺着菊门缓缓磨蹭,柔腻的黑丝美腿,在男子的小腿间 不住摩擦,两只柔夷暗注魔力,一边玩弄着春丸,一边在棒身上加速逗弄。只消 片刻就把那肉棒逼至强弩之末,龟口滑液潺潺而流。
 
  「主人,快……快……快别……别,啊……!」话音未落,安迪身后的魔尾 突然插入菊门之中,对着那个特别的位置狠狠蹂躏,伴着男人一声舒爽的低吼, 白色的浆液喷薄而出,一滴不漏地被女妖引导发泄到傲人的双乳上,而维黛丝的 纤手环指成圈,紧扣冠沟和系带快速扭动,强行将安迪的发泄再引入另一个高潮, 直至他射的双腿发软跪倒在地,维黛丝才放开肉棒。喷射出的白浆异常浓稠,缓 缓的被维黛丝的皮肤所吸收,女妖冰冷的表情在得到精液的滋润后,适才和缓下 来。
 
  好不容易从高潮的余乐中回过神来,安迪发现自己的头枕在维黛丝滑腻的黑 丝美腿上,内心正一阵满足,却感到女妖的脸庞探到自己耳边,香舌灵巧的逗弄 敏感的耳垂,妖娆的语音带来叫人心惊的内容:「小宝贝,你以为我会就这样简 单的放过你么?」安迪连忙看向维黛丝,却见女妖一双媚眼愈发勾魂,艳红的嘴 角牵起一丝不怀好意的淫笑,安迪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主人,我错……唔、唔 ……」道歉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说完,男人即被拖入床上,不知怎么还被翻了个身, 仰面躺在大床中央。
 
  随后,维黛丝那不断渗着蜜汁的淫穴隔着黑色的衣料,不偏不倚按在安迪的 口鼻之上,修长的黑丝美腿跪姿死死绞压着猎物的双臂。「呵呵呵呵,舔!」语 气里不容置疑,安迪只得乖乖照做,伸出舌头在女妖一片泛滥的下体一阵精耕细 作。「嗯~ 嗯……不错,啊~ 真舒服!」维黛丝的香舌舔过烈焰红唇,展现从未 满足过的饥渴,身下的猎物只能不时发出分不清是享受还是痛苦的呻吟。吃进安 迪嘴里的蜜汁甜腻无比,可却是世上最猛烈的淫物,安迪才发泄过的肉茎,马上 又膨胀挺立起来。
 
  「呵呵呵呵呵,宝贝的肉棒又硬了呢。你不是很喜欢魅魔的尾巴嘛,主人今 天就用尾巴榨干你哦……」。黑色的尾巴伸向挺立的肉茎,尖端缓缓张开露出内 部粉色的媚肉,随着蠕动不断渗出淫水,如同展开大口的毒蛇,一口将肉棒两根 吞尽,剧烈的快感让男子的腰部瞬间挺立,而后又重重的跌落在床上。又湿又热 的嫩肉包裹着棒身,不留一丝缝隙的爱抚着,毫无死角的蠕动、收缩、抽吸…… 如同千百只蚯蚓爬过,给女妖身下的猎物带去无边的享受和快乐,不过片刻,猎 物就在女妖得意的笑容中再次发泄。
 
  可是索求无度的维黛丝从不知满足为何物,淫穴里流出的蜜汁源源不断地向 身下猎物的口中灌注,顺滑的黑丝也在男子腰际磨蹭,刚施展过绝世榨精术的双 手,和同样灵活的香舌,不断的在男子的乳首和全身的敏感点舔舐逗弄,「唔… …唔……啊!……」男子的肉棒又射出一发浓厚的精华,在魅魔的身下,肉棒根 本没有软化下去的机会,只有一发接一发不停的发泄。
 
  含着肉棒的魔尾,表面上一动不动,可维黛丝身下不时传来的高亢呻吟,和 她脸上得意的媚笑,诉说着肉眼看不到的战场上,只为榨精而生的淫魔器官,给 男人的肉棒带去的是怎样单方面的屠杀。存在快乐的地方不但会有天堂,更有无 边的地狱,在魅魔构建的快感地狱之中,猎物只有一个归宿——成为魅魔的食物, 被榨干身体里的每一滴精液。
 
  「不够不够不够……射的还不够多!你还能再射给姐姐的不是么?我的好弟 弟,呵呵呵呵呵呵呵………」维黛丝妖娆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中,后背的双翼欢快 的摆动,而榨精,永无止境。没错,姐姐和弟弟,我就是安迪,虽然我很不愿意 承认,但正在我身上对我施以榨精酷刑的维黛丝,的的确确是我的真?姐姐,一 个传说中来自地狱的魅魔。但是,谁去信什么传说啊……我姐又不是地下冒出来 的,只是三年前的那次旅行,改写了今后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