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一梦无痕](番外:公媳那些事儿)(老杨外传)(03-04)[作者:xiaoyaoii]
[一梦无痕](番外:公媳那些事儿)(老杨外传)(03-04)[作者:xiaoyaoii]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9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棒喝
 
  晚上被老杨这么一闹,小云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公公这么 失态过,公公在她的心中就像一座山,任凭风吹雨打,还是屹立不倒,平时的大 事小情,只要老杨出面,基本很容易解决,所以,家务是她完成,但琐碎的事情, 基本都是老杨出面的。
 
  就是这样的感觉,让老杨成为了这个家里的支柱,也是小云心中最大的依靠, 今天老杨的这样的表现,让她心中出满了忧虑,公公平时即使有点小病,也会自 己忍着,自己偷偷的吃点药,忍不住了,也不会和家里说,很多次都是通过一起 遛弯的邻居才知道公公身体不舒服,弄的小两口心中很是愧疚,小志只能当面和 老杨简单的交代下,但小云却是非常直接,记得上次老杨发烧,都烧到快40度了, 但是还是咬牙坚持,不是最后邻居注意,送到医院打点滴,肯定会出大问题,那 才把小云都急哭了,当面和老杨急了,但是她也知道,公公都是怕给自己添麻烦, 但越是这样,小云心里就越是在意公公的日常,只要有点稍不对劲,就会紧盯着。 
  她和小志感觉最是感觉内疚的就是老杨的身体,平时工作太忙,很少真正的 留意到老杨的身体状况,所以,才着急给老杨找老伴,但是老杨的态度坚决油盐 不进,让小两口也是苦不堪言。今天的老杨的反常,让小云更是心中不安,她真 怕再出现上次的事情,所以,一边收拾,一边紧盯老杨不放。
 
  现在的老杨,哪里还会有心情看电视,即使小孙女在旁边逗他玩,他也是有 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小家伙看到爷爷这个样子,也不去打扰他了,小朋友的眼 睛是最透彻的,他们可以真实的看到人的内心变化,所以,这个聪明的小家伙, 老实的自己玩了起来,不时的还抬头看看爷爷。
 
  终于,小云都收拾完了,感觉自己老公也快回来了,索性就又炒了点菜,放 到桌子上,用盘子扣好,她不可能让老公吃微波炉加热的东西的。一边把围裙放 好,一边走过来的小云,那动人的双眸充满这顾虑,但是她还是感觉公公不是身 体不舒服,因为刚刚稍稍的摸了下公公额头,根本没有发烧的感觉,但为了确定 下,她还是悄悄的走了到了沙发的后面,轻轻的用手有一次放到了老杨的额头上。 
  老杨的心中现在混乱的不行,首先是感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失态, 这么渴望触碰自己的儿媳,其次,就是他感觉自己没有办法面对这小两口,想着 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他都有种逃跑的想法。还在这矛盾的时候,就感觉额头一凉, 一股洗洁精和儿媳身上体有的味道传到了老杨的鼻子中,那种混合的味道让他有 点迷乱了,已经是有点浑浊的双眼,慢慢的开始出现陶醉的表情,这么多年的苦 行僧,让老杨的身体特别的敏感,如果心中没有那样的情愫,也还好说,但是自 己心怀不轨了,再这样被儿媳触摸,让他心中先是一喜,但是很快就是惊讶了。 
  小云把手放到公公的额头,刚刚洗过手,所以手上的温度比较低,但只是放 了一下,她感觉还是正常,用另外一只手也放到了自己的额头,感觉没有区别, 内心还在判断到底公公是怎么了,所以,手就没有拿下来。
 
  老杨现在内心已经是煎熬了,他希望儿媳多放一会,但又害怕这样的事情, 所以,他想要儿媳赶快把手拿走,就这么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直到自己都出汗 了,儿媳的手还在额头上,他实在忍不住了,稍稍起身,摆脱了小云的触碰,然 后,也没有看小孙女,扭头走向自己的房间了。
 
  『爸,爸,您要是不舒服,和我说呀,你干什么去?』小云急了,脑子里都 是上次老杨住院的画面,最后称谓直接变成了你而不是您了。
 
  『吱呀,咣,爸,我回来了,今天累死了,这一天,就顾着忙了,来闺女, 让爸爸抱抱』小志非常的巧合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回来了,把鞋子换好后,把包 放到旁边,快步的走到沙发前面,抱起了正在玩耍的女儿,『爸爸,不要亲,好 扎,嗯……』正在被强亲的小家伙,进行了反抗,小志那坚硬的胡子茬,让女儿 非常的不舒服,最后嗯嗯的发出了长音,嘟着嘴把小志用小手挡了出去。
 
  『回来了呀,快,快吃饭吧,我先睡了,今天有点累』老杨现在都没有敢扭 身,只是背着身应付了一句,头一不回的走到了自己房间,关好了门。
 
  『爸,爸,唉,你先把闺女放下来,先吃饭,等下我和你有事情说,快点, 去洗手去』小云叫了两声,但是老杨还是把门关上了,看到自己老公还在没心没 肺的逗女儿玩,她有点不耐烦了,本来今天公公就这么反常,这个老公倒是啥都 看不出来,让她有点生气。
 
  躺倒床上的老杨,现在已经无心去管门外的事情了,今天的事情让他感觉到 了恐惧,那种多年没有出现的欲望好像不明所以的就出现了,而且,被他集中到 了自己的儿媳身上,脑海中竟然都是儿媳那高挑的身影,那鼓鼓的前胸,漂亮的 脸蛋,挺翘的臀部,笔直的大腿,即使充满罪恶感,老杨还是无法去抑制这样的 画面出现,颤抖着拿出了烟,起身就要点燃,但是想到儿媳回家的话,他又狠狠 的把烟扔了出去,烟盒撞到墙上然后弹了出去。老杨双手抱着头,深深的扎到了 自己的两腿间,一种无形的压力好像要把他压垮一样。
 
  自认为是仁义道德的老杨,现在被这种万人摒弃的伦理情感压的喘不上气来, 双手用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内心五味俱全,但毫无办法可言,小云的身影就像 刻到了自己的脑海中一样,怎么都无法抹除,而那种伦理上的自责让他都有一种 想要去死的感觉。
 
  『我到底是怎么了,好不容易可以安心的过几天安稳的日子,怎么又会出现 这样的事情,难道老天就这么折磨我吗,老天呀,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呀』 口中的牙齿已经被老杨咬的咯噔咯噔的响了起来,那种从未体会到痛苦,简直可 以把老杨折磨疯了。不知道多久,老杨突然抬起了脑袋,眼中出现了希望的光芒, 『对呀,对呀,先生说我这是更年期,好好调理下就好了,这是更年期,更年期』 好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老杨口中不断的叨念着,现在老杨的动作感觉是受到刺 激一样,一边叨念一边起身,飞速的来到桌子旁边,就像在挖宝一样,疯狂的把 抽屉里的东西都扔了出来,那漫天飞舞的物品,散落了一地,找出了医生开的药, 颤抖着双手,直接都拿了出来,也不管是多少,直接弄了几颗,扔到了嘴里,水 都没有喝直接咽了下去。
 
  随着药粒的吞入,老杨的精神为之一振,虽然知道药不可能马上就见效的, 但是心中唯一的寄托,让他安心不了,说来也是奇怪,吃完药后,老杨的心情好 了很多,儿媳的身影好像慢慢的变淡了,突然的轻松,让老杨疲惫了很多,没有 去管那些地上的东西,转身躺倒了床上,带着一种好像得到解脱的笑容,慢慢的 熟睡过去了。
 
  『爸,爸,该起床了,爸……』不知道睡了多久,老杨被一阵阵的熟悉的声 音叫醒了,睁开了那有点浑浊的双眼,慢慢的视线里呈现出了儿媳小云的身影, 还是那种熟悉的笑容,明亮的大眼竟然带着羞涩,小云竟然穿上了第一次见到他 的时候穿的衣服,面容还是那么清秀,但是感觉眼中好像带着一点点春意。 
  『爸,起来啦,您看都几点了,太阳要晒屁股喽』一双柔滑的小手,竟然直 接抓到了老杨的胳膊上,不容分说的把老杨拉了起来。
 
  『我,我,小云呀,该上班去了吧,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起来』顺着儿 媳的力气,老杨坐了起来,奇怪的是房间内非常的整洁,『难道是小云早上收拾 的?我怎么睡的这么死呢,唉,又麻烦她了,平时这么忙还得照顾我,唉』起身 的老杨,看了看周围,一股内疚又出现在内心。
 
  『爸,来穿衣服吧,我来伺候您穿呀,咯咯咯』『什么?什么穿衣服?我就 没~ 脱』听着儿媳的笑声,老杨低头看了下,『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没有脱衣服 呀,怎么就这么光着睡了?我什么时候脱掉的?』现在的情景吓得老杨脑门青筋 乱跳,难怪儿媳说要帮他穿衣服,现在他完全是赤裸着的,内裤都没有穿。 
  『不~ 用,不用,小云呀,你出去,我自己穿,自己来,你别~ 别过来』老 杨双手慌乱的抓着自己身边的周围,本想抓到点东西遮盖下,但是手在床上晃荡 了半天,竟然什么都没有,枕头都已经在小云的身后了,『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我梦游了?』老杨迅速的用一直手捂住了自己裆部,感觉老脸火辣辣的,床上什 么都没有,唯一的衣服也在小云的手中,他想去拿,但是小云调皮的就不让他拿 到。
 
  『爸,别害羞吗,又不是没看到过,您就当我孝顺您了,来,爸,听话,我 给您穿上』眼前的儿媳,小脸微红,面带妩媚,那近在咫尺的距离,竟然是扭扭 而来,他竟然看到现在的儿媳下身只有了一条小小的内裤,而且上身也只是胸衣 遮身,看着儿媳扭动着臀部,慢悠悠的走到床边,让他一下子就感觉眼前有点发 黑,脑袋晕晕沉沉的,『你,你,你,』老杨的阴茎已经脱离了老杨的遮挡,直 直的冲着天空,坚硬无比,满头大汗的他,现在已经无法说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本来还要思考为什么儿媳穿成这个样子的,但已经没有办法去想了,当小云来到 面前,蹲到了老杨的双腿间,儿媳口中的热气竟然直接吹到了自己的阴茎上,即 使没有直接接触,也让老杨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
 
  『爸,您怎么了,您这个东西真大,怎么这么不老实呀,来听话,我给您穿 衣服』小云调皮的看了下那直直立在自己面前的大肉棍,没有其他的动作,而是 和老杨开着玩笑。
 
  『我,你,小~ 云~ 你~ 出去吧,我~ 自己可以的,把衣服给我』面部已经
 扭曲的老杨,开始手足无措起来,那就在眼前的衣服,他都已经无力去抢了,现 在欲火难耐,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的儿媳快点消失,不然,他真会被欲火 焚身的。
 
              第四章  孽-缘
 
  人世间,无数因爱成恨,由恨出孽的人往生轮回着,这也是缘,虽是孽缘但 还是会比情缘来的稳固,当今社会,所谓孽已经是能力的象征,不知道是世道变 了,还是人心不古。
 
  老杨现在已经完全被儿媳吓呆了,即使那源源不断的肉欲慢慢的开始溢出, 但是老杨还是无法面对这样的事情,这已经超过他的思维能力了,一切的行动, 现在都是被小云引导着,而他自己完全是个无任何思考能力的木偶了。
 
  『爸,您看我这样漂亮吗』小云竟然再次起身,轻动腰肢,慢捋青丝,一颦 一笑中带着万种的风情。
 
  『啊~ 我~ 』看着儿媳在自己眼前基本赤裸着身体开始来回的摆弄着自己的 身体,那饱满雪白的奶子,就这么随着身体的摇晃摆动着,她那细长柔嫩的长臂 竟然开始触动老杨的头发,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老杨的脸好像都要接触到了 儿媳的腰身,这样的冲击,让老杨感觉小腹发热,脊柱骨发麻,全身都已经被大 汗浸透了。
 
  『爸,您不是一直想摸我吗,来,儿媳我让你摸个够』小云不在廖首弄姿了, 又一次蹲到了老杨的阴茎前面,小嘴竟然还不老实的吹了几口,那暖暖的风带着 小云的身体的香味,让老杨现在手指都无法动了。
 
  好像被定住的老杨,现在眼里已经没有了恐惧和自责,换来的却是那活人的 渴望,他不知道儿媳到底要干什么,但是刚刚说的摸个够,让他感觉自己的愿望 马上要实现了,自己这样痛苦的忍耐,难道不就是想要亲身的体会下儿媳的身体 吗,难道不是想要真正的占有她吗,答案早已经在老杨的心中有了答案,但是他 现在不敢去自己触碰。

   『爸……』小云的双手拉着老杨的一只手,慢慢的移动到了自己的乳房附近, 『快了,快了,马上就可以摸到了』双眼喷火的老杨,现在心中多么渴望马上可 以抚摸到那一直向往的地方,但只是举手之间的距离,好像用了半生都还没有到 达,看着自己的手越来越近,马上就可以摸到自己儿媳的奶子的时候,老杨的阴 茎竟然里竟然出现了蠕动,一种极端的刺激,让他快感到达了顶端。
 
  『爸,您和小云在干什么』『啊~ 我,我不是,我~ 』一声熟悉的训斥,让 老杨瞬间从欲望中走了出来,那是自己儿子的声音,慢慢的抬头看向儿子,小志 现在满脸的平静,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门口,毫无表情的问着,好像就是个旁观者 的样子。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发生了,是那么的突然,老杨看到儿子的瞬间,下 体突然开始了喷射,一股股精液在阴茎喷薄而出,大有一泻千里之势。
 
  老杨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扭头看着刚刚还在抓着我自己手的小云, 就这么在他们面前强有力射出了。面脸白色液体的小云,现在已经是楚楚可怜, 再没有刚刚的妩媚的表情,而自己的儿子更加脸色铁青,慢慢的开始向自己走来。 
  『啊……』老杨机灵一下,坐了起来,全身的汗水好像都在流动,脑海中呜 呜作响,耳鸣就像连绵的炮火一样,让他根本就听不到周围的声音。
 
  痛苦?悔恨?自责?他心中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各种各样的唾骂的声 音向他的脑海中汇聚。『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呀~ 』完全被刚刚场景吓惊的 老杨,惊恐的退倒了床的最里面,当他感觉到墙壁的阻挡的时候,竟然还要后退。 不知道过了多久,全身颤栗的老杨,终于开始慢慢的恢复了一点点意识,他无助 的扫看了下周围,地面上还是散落着自己随意扔掉的东西,而窗外现在只是蒙蒙 亮,门口也没有自己儿子儿媳的身影。
 
  梦,当头棒喝的一梦,除去他自己的记忆之外,已经了无痕迹了。慢慢的恢 复了自己的感知,老杨才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汗洗了一样,全身都已经湿漉漉的, 床单都已经有点潮了,还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带着那黏糊糊的内裤,让他感觉非 常的不舒服,清醒后的老杨,感觉自己的脑仁疼的不行,好像是经过了一场殊死 的搏斗一样,身体的力量都被抽空了。
 
  时间的确是抚平一切的好东西,随着时光的慢慢流逝,老杨终于回复了正常, 不过身体的抖动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停止,他慢慢的爬到了床边,捡起了自己扔掉 的烟,微微颤抖着双手,拿出来了一根,点燃了,那呛人的烟气通过自己的喉咙 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被吐出。就这么大力的抽着,最后身体也 完全无法承受了,这才让老杨不停的咳嗽了几声。一直是趴伏状态的老杨,好像 是一个战场上临阵脱逃的士兵,带着侥幸的心里,不顾一切的享受着烟带来的刺 激,一根一根的抽着,最后身体好像完全不能容纳了,才让他停止了手中继续点 燃的动作,每一根都是烟都是抽到了熄灭,然后被老杨随手的扔到了地上。 
  好像感觉到了有了声明的老杨,终于慢慢的转动身体坐到床边,但那内裤里 面的液体好像随着他的动作已经开始流动了。老杨懊恼的一下把裤子和内裤一起 脱掉了,顺手把那充满白色垃圾的内裤扔到了垃圾桶里,低头看着自己那已经软 弱无力的老东西,心中不知道是无奈还是庆幸了。
 
  卧室里已经烟雾缭绕,如果现在有人向老杨的窗户看下的话,已经会认为这 卧室失火了,那烟气,大量的向外排出着。慢慢的,路上的车流声音开始增多了, 而那蒙蒙亮的天空,开始明亮了起来,老杨扭头看了下床头柜,现在刚刚不到4 点而已,梦中经历了一次众叛亲离,让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早已经在心中的 想法,更加坚定了。
 
  挺着了无力的身体,老杨站起来到了衣柜的前面,打开找到了一身干净的衣 服,换上后,轻轻的打开了屋门,走到了卫生间,简单的洗了个澡,温热的水滴 在身体上流动着,这才是活着的证据。那已经充满汗水的衣服,被他扔到了洗衣 机里,然后,步履阑珊的又一次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但当经过儿子的房间的时 候,他扭头看了一眼,很快的又转了过来,平时那是一个充满亲情的地方,现在 倒是让他充满恐惧。
 
  进屋关好门,简单的收拾了下地上的东西,直接攒起来都扔到了衣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