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窥欲奇缘](11)[作者:男人三十]
[窥欲奇缘](11)[作者:男人三十]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07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通妻之义
 
  林浩然发现丁香已非原壁的事情,并未对任何人提起,只是他再面对丁香的 刁蛮,总是久久不能平静。有时候他更愿意呆在北延城的医馆当中,至少这样他 可以清净一些。
 
  北延城中有这么两户人家,他们因臭味相投,结成异性兄弟。老大名叫刘铁 山,有一米八九的个头,浑身肌肉隆起,一口九环大刀使的虎虎生风。老二名叫 赵佑天,名字虽然响亮,却生的颇为瘦弱,看似一米八的大个,但看起来像是还 没一百斤。他家中排三,因平时爱逛青楼,又有一身武艺却游手好闲,人们更喜 欢称他为赵三。两人青楼相识,后赵三携妻光顾刘家,四人醉酒后乱搞一通,但 两人不以为耻,反称为『通妻之义』,结为异性兄弟。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妻子都颇为不俗。铁山的妻子刘吕氏,原名吕玲 儿,长得白白净净,身材有些丰盈,但妆扮却有些放荡,时常露出深深的乳沟, 赵三就是被她晃动的乳沟引诱,才和铁山有这通妻之谊。赵三的妻子红杏,原为 青楼花魁,当初赵三娶她的时候,险些气死自己的老爹,但赵三仍是把她娶为正 方,可见此女的容貌。红杏虽没有刘吕氏丰盈的胸部,却有着娇艳的蛮腰,在配 合其风情的模样和娴熟的技术,赵三如此之瘦,也不是没道理的。
 
  这天,赵三又携妻子和铁山联络通妻之谊。两人搂着对方的妻子正在小酌, 赵三喝了一杯酒后,道:「大哥,我今天可瞧见了一位天仙般美人儿。」
 
  刘铁山顿时来了兴趣,放下酒杯,摸了摸红杏的酥胸,道:「是何人?」 
  赵三也不甘示弱,把手伸进刘吕氏的肚兜里,道:「是谁我到不知,是在城 中医馆的门前看到的,好像马车上写着一个」贺「字。
 
  刘铁山听后,放下了探索红杏肚兜的手,道:「此人可是一身淡黄色衣裙, 二十一二的年龄?」赵三听罢,倒满了酒水,道:「正是。大哥识的此人?」刘 铁山没有端起酒杯,反而劝起了赵三。道「我说,仨儿,这人我们可碰不得。她 是贺老的独女,名为贺丁香,人家真是天上的仙女儿,与我们可不在一个层次。」 「凭什么龙肝凤髓我们便吃不得,我们兄弟二人在这北延城中也算一号人物,大 哥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赵三有些恼怒的道。
 
  刘铁山看赵三有些急眼,连忙拉住了他,道:「你且别急,听我说说贺老的 来历,药府真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接着把贺老的来历说了一通。
 
  赵三听完,表情明显沮丧了些,但仍不肯放弃,道:「这样,她不是嫁人了 吗?我们从林浩然下手,你且听听我的计划。」接着声音放低,说了起来。 
  刘铁山听罢,放声大笑:「二弟,好计谋!我们姑且试试,但此事万万不可 强求啊。」「这点我还晓得。」赵三说完,重新搂起了她的大嫂。不一会儿,竟 将刘吕氏一对豪乳解放了出来。
 
  铁山看见也不生气,有样学样将红杏也剥了个干净。不一会儿,屋里响起了 另人害羞的声音。
 
  林浩然第二天就将丁香打发回谷,说是父亲年长,不能没人照顾,自己现在 手头有个特殊的病人,忙完就回去陪她。丁香不疑,采买了些谷中物资,当天就 坐上返回的马车,只是临别时,让浩然早些回去陪她。医馆中并没有特殊的病人, 林浩然只是不想回谷,看着欺骗自己的恶人,却还要摆出恭敬的模样。
 
  傍晚时,林浩然正在书房品尝香茗。忽听下人来报:「少馆主,门外来了两 位病人,指明要让您医治。」林浩然不觉得皱了下眉头,但抱着医者的心态,还 是回道:「嗯,我一会就到。」林浩然放下茶杯,不情愿的向前院走去。到前院 后,林浩然看到一瘦高的男子,心中更觉得厌恶,只是顺着瘦高男子的指引,见 到一风情女子,心情才好了起来。
 
  来人正是赵三和红杏二人,赵三看到林浩然后,连忙媚笑道:「林大夫,贱 内十余日前感到胸口闷痛,如今看了五六位大夫还不见好转,听闻林大夫妙手回 春,特来请教。」林浩然看着赵三的笑容说不出的讨厌,但是见他妻子娇羞模样, 还是回了个笑脸:「我们屋里说话。」说完,将二人带入诊治室。
 
  赵三看着一排排的座椅,和络绎不绝的行人,一时间有些犯愁。正看向红杏 时,红杏开口道:「林大夫,有躺卧的地方吗?我坐久了胸口特别闷。」林浩然 听到红杏的声音,只觉得身子都酥了,连忙回道:「那我们进内室吧。」走进内 室,红杏在躺椅上躺了下去,林浩然坐到她身边的椅子上,这时赵三识趣的带上 房门,赢回了林浩然不少好感。
 
  林浩然伸手搭在红杏的脉搏上,并未发现她有任何不适,只是有些纵欲过度 的现象,只是红杏顺滑温暖的手臂,让林浩然一时不舍放手。
 
  红杏看着久久不语的林浩然,娇声道:「林大夫,我是胸口不舒服,你要检 查一下胸部吗?」其实红杏早已春心大动,平时面对的铁山、赵三之流,与俊朗 的林浩然比起,确实有着天差地别。
 
  林浩然松掉红杏的手臂,有些尴尬道:「如此多有不便吧。」红杏还没回答, 这时林浩然身后的赵三急忙道:「是有些不便,这样,我先出去,我出去就不妨 碍林大夫诊治了。」说完果然走了出去,并且还贴心的带上了房门。林浩然顿时 觉得,赵三献媚的笑容原来也不那么讨厌啊。
 
  待林浩然再低头时,只觉得浑身都火热起来,红杏已除去长衫,只带了个肚 兜包裹胸部,娇羞的模样让林浩然的小兄弟瞬间站了起来。红杏看林浩然不为所 动,不由得有些急了,连忙起身拉住林浩然的手,放在自己肚兜上:「林大夫, 就是这里,这里好闷,你快帮我看看吧。」林浩然隔着肚兜体会里面的柔软,只 觉得心都化了,不知觉间,林浩然双手都放到肚兜上揉捏起来。红杏看着林浩然 的表情,顺势将肚兜的绳子解了下来,林浩然只觉得手中一滑,握住了一对玉兔。 林浩然虽与丁香有了夫妻之实,但丁香稚嫩的身材与红杏成熟的少妇比起,自然 有着不小的落差,红杏饱满的胸部瞬间勾起了林浩然的欲火。
 
  只是林浩然想起了丁香,心头响起一声惊雷,自己可不能倒了大师兄的覆辙 啊。心念至此,他只有将恋恋不舍的手掌收了回来。红杏看到林浩然收回了手掌, 只觉得心头一空,但沮丧的心情听到林浩然的话语,又高兴起来。
 
  「我对你的症状已有些了解,这样吧,我准备些药材,明日下午你们夫妻再 过来。」林浩然说完话语,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他真怕再看一眼,自己就控制 不住心中的欲望。
 
  赵三看到离去的林浩然连忙走进屋内,道:「怎么样?他不会对你不敢兴趣 吧?」红杏看赵三急切的模样,有意调笑赵三一下,先说了声:「嗯。」然后才 悠悠道:「他让我们明天再来。」红杏看到赵三有悲转喜的样子,自己先没忍住 娇笑出来。
 
  赵三看到红杏娇羞模样,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掌,佯怒道:「晚上再收拾 你,小浪蹄子。」且不说赵三如何收拾红杏,林浩然注定今晚难眠。林浩然连夜 准备了两包药粉,一包沉睡散,可让人昏睡数个时辰。另一包,迷香粉,男女通 用的催情药粉。林浩然幻想着明日的情景,一时难以入眠。
 
  第二天吃过午饭,林浩然就交代下人,今日他有特殊的病人,任何人都不许 靠近后院,有何紧急情况都要等自己出来再讲。下人自然应允,接着林浩然就坐 在厢房等待起来。
 
  赵三和红杏还算准时,并没让林浩然等待多久。林浩然见到二人后,就客气 的将人带到后院,双方通报姓名后,林浩然亲自为二人倒了两杯茶水,当然是他 提前加过料的。又寒暄几句,林浩然见二人茶水饮完,就迫不及待的将红杏带入 内室。赵三非常识趣,并没表示要一起入内。原本他打算趴在门外,听听结果如 何,但又感到一阵困意,以为是自己昨晚操劳过度,就坐在椅子上小息片刻。 
  红杏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衣裙,胸前露出一大片白白的肌肤,面色有些微 红,娇羞的躺在躺椅上。林浩然虽有些迫不及待,但又不敢过于唐突,明知道红 杏身体无恙,却还是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为红杏号起脉来。
 
  红杏的呼吸渐渐有些急促,林浩然自然知道是迷香散在发挥药效,只是红杏 还以为是自己的春心荡漾,看着闭目号脉的林浩然,主动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酥 胸上,道:「林大夫,我现在胸闷的紧,你快帮我看看吧。」林浩然将手放在红 杏酥胸上揉捏几下,红杏『娇哼』一声,转过头部闭上眼镜。这时林浩然心中一 乐,但担心赵三还未入睡,到也不急。他用手指悄悄拨开红杏的外衣,露出她雪 白的肩头,然后解开红杏脖子处的系带,用食指在红杏高耸的乳沟处,轻轻往下 拉。手指触碰到红杏柔软的乳房,让林浩然心中一颤,不由得加大几分力气。不 一会儿,红杏的裹胸连同肚兜一起被林浩然拉了下来,圆润的乳房并不巨大,但 形状极好,淡淡的乳晕上红红的乳头已有些挺立。林浩然如获至宝,双手轻轻地 把玩,或是在乳尖处揉捏,红杏微微的娇喘和颤栗,深深的刺激着林浩然。 
  林浩然揉捏了一会红杏的酥胸,把手下移到红杏的罗裙上,红杏配合着抬起 腰身,让林浩然轻松地除去长裙。淡红色的亵裤,能够清晰的映出红杏黑黑的耻 毛,林浩然将手放在红杏高高的耻丘上,往小穴的部位移动。隔着亵裤,林浩然 感到红杏温热的小穴已有些湿润,在两片阴唇间轻轻地抚摸,林浩然在阴唇上端 感觉到有一粒微微凸起,用手指轻轻揉捏,红杏伴随着身体地颤抖发出一阵呻吟, 彻底点燃了林浩然的欲火。
 
  林浩然除去红杏的亵裤,自己来不及脱掉长衫,褪下底裤后,提着坚硬的兄 弟,向红杏泛滥的小穴插了进去。红杏温热湿润的小穴,让林浩然想了丁香,丁 香自幼习武,小穴及其紧致,但林浩然只觉得勒得自己有些不舒服,远不及红杏 娇躯的火热。
 
  林浩然抛去丁香的身影,张嘴向他期盼已久的乳房咬了下去,下身不停歇地 做着那原始地运动。
 
  红杏包住林浩然的头部,身体微微地扭动,呻吟道:「哥哥,你弄的奴家好 舒服……啊…啊…用力!」说完,用双腿夹紧林浩然的下身,发出一声嘹亮地呻 吟,泄了身子。
 
  林浩然听到红杏的话语,感到无比的亢奋,平时与丁香同房,两人都是尽量 憋着不发出声响,这样的火热,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听到红杏的话语,林浩然更快速地耸动下身。红杏的淫声浪语,和肉体碰撞 发出的『啪啪』声,让林浩然在红杏第二次高潮时泄了身子。
 
  一番激战后,两人相拥在一起。缓了几分钟,红杏捶着林浩然的肩头,道: 「林大夫果然妙手回春,奴家的胸口已经不闷了,只是林大夫医治的手段有些, 有些……」红杏话没说完,林浩然突然吻向了她的双唇,亲吻了良久,林浩然趴 在红杏的耳边,道:「夫人,这只是第一次的疗效,明日此时你再过来,我保证 你药到病除。」「明日奴家便不来了,只是我还有为姐姐,像我一样胸闷,希望 林大夫明日能去看看。」林浩然听到红杏的回话,开始有些失落,听罢又无比兴 奋,想不到自己如此幸运,连忙道:「好说,杏儿妹妹的姐姐就是我的亲人,明 日一定准时到场。」说完,又揉搓起红杏的酥胸,他可不想失去如此良机。 
  红杏感到体内的肉棒又有复苏的迹象,推开林浩然的身体,道:「刚才哥哥 辛苦了,现在让妹妹服侍下哥哥。」红杏让林浩然躺在躺椅上,自己起身握着林 浩然的鸡巴,不顾鸡巴上的淫秽,张嘴含了下去。
 
  林浩然口中的话语未吐出一字,就换成了舒爽的呻吟,此等享受,是他从未 有过的体验。
 
  红杏感到口中的肉棒又变得坚硬,吐出肉棒用手握着,嘴巴沿着肚脐一直向 上亲吻,直至林浩然的耳根才停止。不顾林浩然的阻止,又一路向下,重新将他 挺立的肉棒含入口腔,红杏吸允了一会儿,感受到林浩然的呼吸有些粗重,连忙 吐出肉棒。
 
  骤然停止,林浩然有些失落,还没来及开口,他又看到红杏除去外衣,爬到 了躺椅上,扶着自己的鸡巴,对着小穴坐了下去。男下女上的姿势林浩然从未体 验过,他看着红杏抚摸着自己的乳房,风情地扭动着细腰,只觉得二十多年的男 人白做了。
 
  红杏十多岁被卖入青楼,从小就学习如何伺候男人,多年的实践经验,对这 些事情早就了如指掌。她感到林浩然又有发泄的迹象,又站起了身体,趴在躺椅 上,引导着林浩然来个后入式。
 
  林浩然双手握着红杏丰盈的臀部,鸡巴深深地插进红杏的小穴,每一次深入 他都狠狠地拍打一下红杏的屁股,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驰聘的将军,当然征 战的对象是天下的美女。伴随着红杏的呻吟,林浩然又在她体内喷发出来。 
  周而复返,两人在室内大战了两个时辰,太阳高照时进入内室,再次出来时 已经夕阳满天。
 
  赵三醒来已有半个时辰,趴在门上又没听到动静,但看到天色已久,他想, 心中的事应该成了七七八八。当林浩然推开房门,赵三看着已成软泥的红杏,心 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赵三与林浩然说了些恭维的话,并相约明晚替刘吕氏医病,两人相谈甚欢。 临行前林浩然拿出准备好的红花散,告知红杏按时服用,必能药到病除。红花散 是女子避孕的药物,当然,林浩然告知红杏,此药是美容养颜的功效。
 
  林浩然送走赵三红杏夫妇时,双腿都有些打飘,但他想起明日的约会时,一 抹淫邪的笑容又出现在脸庞。
 
  一夜无话,第二天林浩然是在焦急的等待中渡过。吃过午饭,林浩然就开始 等待,直到日落西山时,他才等到赵三到来。与赵三一同前来的还有刘铁山,三 人又是一番寒暄,待刘铁山发出邀请时,林浩然就急忙的答应下来,收拾一番, 三人一同前往刘铁山的别院。
 
  入至厅内,林浩然发现桌上已摆好了酒席,除了期盼已久的红杏,屋里还多 了一位成熟妇人。两人妆扮都颇为豪放,让林浩然大开眼界,殊不知,青楼女子 也比她们矜持些。
 
  二女都一身轻纱,红杏穿着淡红色,成熟妇人穿着淡绿色。透过二人身上的 薄纱,可以隐约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肤。当林浩然看到淡绿色妇人胸前的巨乳,眼 睛都险些凸出来,淡绿色妇人胸前的巨乳,好似不满肚兜的束缚,好大一片肌肤 都跑出肚兜外面,随着她端茶倒酒的动作,胸前的巨乳又微微晃动着。
 
  待林浩然发现赵三等人注视着自己,连忙做出目不斜视的样子,可是,他的 小兄弟已经昂首挺胸了。五人围着圆桌依次坐定,赵三为林浩然一一介绍,待介 绍到刘吕氏时,林浩然的眼睛又止不住向她胸前偷瞄。
 
  推杯换盏间,几人相谈甚欢,二女只为三人添酒,席间很少言语,只是林浩 然挺着坚硬的兄弟有些坐立不安。待一壶酒饮尽,刘吕氏又添了一壶新酒,然后 刘铁山摆手支退二女,林浩然立刻如同嚼蜡,连杯中的美酒都如同鸠水。与两个 臭男人寒暄半晌,林浩然看着窗外天色漆黑,心里说不出的失落,直到红杏的一 句话语,才将他解救出来。
 
  「大哥,吕姐姐说她胸闷,想请林先生诊治,不知可方便?」林浩然听到红 杏的话语,眼睛闪过一道喜色,看到刘铁山点头应允,急忙与红杏一起走进卧房。 
  走进屋内,林浩然闻到一股异香,熟知医道的他立刻知道这是催情药粉,心 道:这兄弟二人准备的到也齐全。顺着红杏的指引,林浩然来到床榻前,掀开帷 幔,他看到身穿薄纱的刘吕氏,心跳立刻加快起来。
 
  薄薄的绿纱掩盖不了刘吕氏丰盈的身材,胸前的巨乳由于躺着的原因,半个 乳房都滑落到肚兜外面。林浩然强忍住心中的欲望,只坐在床榻边缘,伸手搭在 刘吕氏的玉臂上。
 
  这时红杏麻利地爬到床内侧,伸手把林浩然的手放在刘吕氏胸前,娇笑道: 「吕姐姐只是胸闷,哥哥怎么检查起脉搏了。」林浩然听到红杏喊他哥哥,再也 顾不得矜持,双手都放到刘吕氏胸前揉捏起来。手中柔软的触觉,让林浩然有些 癫狂,红杏配合的解开刘吕氏脖子上的系带,林浩然看到裸露出来的巨乳,顿时 觉得夫复何求!
 
  刘吕氏脸色通红,紧闭着眼睛,头部扭向别处,一对巨乳微微滑向两边,但 高耸的面积,还是林浩然生平仅见。白白的乳房,乳晕颇大,顶端的乳头如同成 熟的葡萄,林浩然双手握住,再也控住不住心中的欲望,张嘴咬了下去。
 
  玩弄了一会刘吕氏的巨乳,林浩然伸手拉下她的长裙,脱下长裙的一刻,林 浩然心脏都差点停止,因为她裙下竟未穿袭裤。刘吕氏耻毛颇盛,但成熟的气息, 更加刺激到了林浩然。伸手抚摸了几下,觉得温热的小穴已经湿润,林浩然在红 杏的配合下,迅速脱掉衣衫,提着忍耐多时的兄弟,向刘吕氏压了下去。
 
  随着林浩然的动作,刘吕氏大声呻吟时,她的双乳尽情晃动起来,林浩然握 住巨乳又是一顿猛啃,心中大呼过瘾。插弄了几十下,林浩然觉得后背触到柔软 的肉体,回头时才发现红杏已除掉肚兜,正贴在他的背上。心中暗道:怎忘记了 这个尤物。拉过红杏,一顿忘情的热吻,伸手搭在红杏胯下,才发现红杏也是赤 裸的穿着长裙,强烈的刺激林浩然险些发泄出来,幸亏出门时吃了些壮阳的药物, 否则怎对得起这春宵一刻。
 
  林浩然脱光红杏的衣衫,突然想起昨日拍着红杏屁股抽插的方式,立刻拔出 肉棒,引导着刘吕氏趴在床榻上。但林浩然没想到的是,肉棒刚脱离刘吕氏的身 体,立刻被红杏弯腰含入口内,如此享受让林浩然大呼过瘾。
 
  红杏吸允了一会林浩然的鸡巴,也并排趴在刘吕氏一侧,林浩然看着两位美 人撅起的肥臀,一时间竟不知道选哪个入内。所幸在这个洞口抽插两下,立刻转 换下一个小穴,此等疯狂行为,林浩然认为,男人本该如此!
 
  抽插着两位美人的浪穴,林浩然用力拍打着她们的肥臀,但如此高涨的情绪, 突然被一声怒吼冷落了下来。
 
  正在林浩然疯狂抽插的时候,赵三和刘铁山突然闯了进来。刘铁山看着室内 香艳的一幕,怒吼道:「林先生,我兄弟真诚对你,你为何如此待我!?」说完 就要向林浩然冲去。
 
  林浩然看着怒气冲冲的刘铁山,说实话,论功夫他还真不惧刘铁山二人,只 是此刻仍插在刘吕氏体内的肉棒,是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颇为尴尬。
 
  赵三看到尴尬的林浩然,出声道:「兄长莫慌,林兄弟为人颇为正直,此事 定有隐情。」林浩然心道:有隐情个屁,我就是看在你二位妻子的容貌,才教你 这个朋友的。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但刘铁山听到赵三的话,突然道:「定是这二位贱人勾引林兄弟。」说完, 从室内拿出他的九环大刀「我要杀了这两位贱人,休坏我兄弟感情。」赵三连忙 拉住欲要冲过去的刘铁山,道:「哥哥,不可啊。」这时,林浩然终于拔出了肉 棒,连忙道:「兄长息怒,不能杀人,听我解释啊!」杀别人林浩然自然不管, 但要断了他风流之人,林浩然到有些真急了!
 
  赵三听到这里,将刘铁山拉出卧房,对林浩然道:「林兄弟,你先穿好衣物, 跟大哥解释一下。」林浩然虽心有不忍,但也只有穿好衣服,对瑟瑟发抖的二女 点一下头,向外屋走去。只是他没看到,红杏二女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相识一笑。 
  待林浩然走入餐桌,发现赵三已倒好了酒水,连忙端起酒杯敬了刘铁山一杯, 心虚道:「刘兄弟,我这些其实只是……只是医治手段。」说完,将杯中的酒水 一饮而尽,只是他心虚的话语,别说赵三二人可信,就是他自己也是一分不信。 
  果然,刘铁山听了林浩然的话,又提起他的大刀,道:「我还是先去宰了那 两个贱人,再来跟林兄弟喝酒。」这时,不待林浩然出言相阻,赵三拉住刘铁山, 道:「大哥,我二人为何不携林兄弟结拜金兰,行那通妻之义?这样不就可以不 对此事耿怀了吗?」林浩然听到可以继续和二女风流,连忙开口,道:「就是, 就是。我们结拜。」只是,刘铁山却,道:「通妻之义是好,只是不知林兄弟是 否娶妻?」林浩然此时才明白何为通妻之义,只是他就算想把丁香分享给二人, 但他没有这个胆量啊。只好悻悻道:「二位兄弟,不是林某不肯分享妻子,只是 我那妻子不是一般人啊。」刘铁山听到,道:「林兄弟莫非看不起我兄弟二人!?」 林浩然怕煮熟的鸭子别飞了,连忙解释道:「不是看不起你二人,只是我那妻子 来头不小。」接着将丁香和贺老解释了一遍。
 
  刘铁山和赵三早就知林浩然的来历,听罢,赵三装模作样道:「此事确实难 办,但林兄弟为人却值得结交。」林浩然连忙点头应是,接着赵三又道:「要不 然这样,林兄弟将嫂夫人带来,刘大哥浴室有个暗间,我们只偷偷看下嫂夫人的 玉体,就算是行了那通妻之义了。」林浩然本没那个胆量,但看到刘铁山想开口 拒绝,连忙出声答应了下来。他是真舍不得内室等待的佳人啊。
 
  此事说定,三人连饮三杯,然后刘铁山将林浩然带入庭院中,在香炉中点燃 香烛,三人纳头便拜,齐声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结尾异 性兄弟。林浩然二十五岁,排行第二,刘铁山老大,赵三真正坐实了行三的排名。 
  三人结拜后,携手走进客厅,赵三倒满酒水后,刘铁山喊来内室的二女,二 女只穿轻纱,未着篇缕,大胆的装扮不只看直了林浩然的眼睛,连赵三都一阵恍 惚。二女一左一右坐落在林浩然身边,娇声喊了一声「叔叔」让林浩然险些酥了。 二人以口为樽,相继喂了林浩然一口美酒,让林浩然大呼「不亏为通妻之义」。 几人看着香艳的一幕,心思早已不在剩下的酒席中,连饮几杯后,携手走进内室。 赵三和刘铁山的花样,让林浩然大开眼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