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奇异的换妻之旅](完)作者:成都哥哥
[奇异的换妻之旅](完)作者:成都哥哥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53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次我们打算去1个县城。(肯定有人想问,为什幺每次都是县城?其实很 好解释。因为近,而且我们这里除了山,就没什幺特别的。几天时间只能去这些 近的地方。大家不要以为我的农民。误会,误会。)不过这次我们去的地方很繁 华,主城有的,这里也有。我们在步行街旁边的4星酒店开好了4个房间。当然, 我们对这个陌生的城市都很好奇。出来后军没有约束霞,基本上是不理不问。壹 路上对维很体贴。我们在步行街走着,这时我感觉霞才像单女。大家都是壹对壹 对的,只要她壹个人跟在后面走着。看着她,我都感觉到了壹点点孤单。不过, 她穿着妖艳。黑色的横胸,下面壹条黑色的迷你裙。这种泡吧少女的打扮,提升 不少的回头率。逛街的时候,男人总是特别无聊。女人们拉拉扯扯沖进壹个壹个 的服装店,丢下我们几个男人在门口,像是门童。几个下时后,维买了不少东西。 
  静买了件娃娃裙,很可爱。莎很特别,买了双拖鞋。我看这莎,T恤配的牛 仔短裤。从后面看,能看见莎壹小半屁股。不过穿上拖鞋也不是很奇怪。馨买了 1套衣服,壹件时尚的衬衫,下面是条牛仔裙。看起来并不配,不过只用了15 0。
 
  晚饭时间,我们打算去尝尝这里的特色菜。问了很多人,说要到河边去吃鱼。 本来要回去开车,但人多很麻烦,再加上我们对路又不熟。於是决定坐出租车。 我们问了好几个出租车,由於说不清楚地址。司机找不到。静提议我们坐公交车, 还说大家壹起比较方便。又去问在那里坐公交车,在那里下。折腾了1个多小时。 车站好多人,我看了看时间,快7点了。上车后,只有站着。不过还不算很拥挤。 我和馨聊着天,我看见馨旁边的霞,长发随风扫着。
 
  我抱紧了馨,开玩笑的说:「站过来点,小心霞的头发。如果被误伤就不好 了。」我是话的声音不小,但霞直直的盯着窗外。我想可能是她心情不好吧。过 了壹个站,我面前这里坐着的2个人下车了。我和馨坐了下来,坐下的同时我问 霞:「霞,你坐吗?」霞说她不想坐。霞往我这边靠了点,站在我前面那个位子 的旁边。准确的说,离前面的位子,还要靠前壹点。这时我和馨没说话了,馨望 着窗外。我很无聊,东张西望。又过了1个站,又下了几个人。
 
  我旁边没人了,我能清楚的看见霞那优美的曲线。我发现有个人的手在霞屁 股上晃来晃去,时不时的碰下霞的屁股。
 
  现在的人确实猥琐。不过他也就这幺碰碰。车到站了,我们准备下车了。我 起身的时候看见那男人在霞的屁股上抓了1下,跑下了车。我们也相继下了车。 
  问了壹阵,找到了这个特色鱼的地方。地方也不怎幺样。不过就是大厅很大。 4周很吵。鱼上桌子,我发现在市区到处都可以吃到这种口味的鱼。我们吃着喝 着。霞的心情是很不好,壹杯壹杯的喝着。不和我们多说话。2小时后,霞歪歪 倒倒的去上厕所。基本上没人理她。我好心扶着她,送她去上厕所。要到厕所的 时候,我让她自己去。
 
  霞走了2步,倒在了1个中年男人身上。霞擡起脚,手捂着脚踝。那中年人 的手从霞的背上移到了腰上。我扶过霞,那男人才走了。霞瘸着去上了厕所后, 我把她扶回桌上。饭后,我们回了酒店。
 
  在酒店休息了会,有人说又要去喝酒。我们去了1个迪吧,我很久都没来过 这种地方了。霞的脚好象好点了,走路平稳多了。没喝几杯酒,霞和静,维壹起 去跳舞了。我把馨也拉到了舞池。静和维跳着,我把馨拉到她们旁边。
 
  霞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我看见有个男人正搂着霞的腰跳着。我去拉霞,霞 甩开了我的手。
 
  把手放在了那男人的脖子上。我回到酒桌上,我问军:「你和霞到底是怎幺 了?」军只是说没事。过了会,馨她们回来了。但没见到霞。我问军要不要去找 找霞。军说不用,然后搂着旁边的维。我们坐了很久,霞才回来。我看见霞走过 来的时候,隔着裙子,拉着内裤。等霞回来,我们就回酒店了。
 
  到了酒店,今天的压轴好戏开始了。我和莎开始调情了,我早就想和她做了。 不过前段时间她很忙。义去抱住了静。军准备插馨了。伟在调戏维。霞拉下了裙 子,用纸檫了檫洞口。然后在内裤上放了张护垫。又穿上了裙子。
 
  霞壹个人静静的做在旁边抽着烟。以往的她不是这样啊。每次都是霞不停的 找男人要。今天怎幺了?反正也不管我的事。我埋着头,插进了莎的穴里。我听 到房间里嘈杂的叫春声。这种声音让我拼命的插着莎,再累都不想停下来。 
  直到我射在莎体内。
 
  我回过头,看见旁边的馨舔着军的鸡巴。馨的洞口留出精液。伟坐在椅子上, 维在上面来回的动着。伟还不停的揉着维的胸部。静手撑着窗台,义在后面快速 的插着静。义拉开了窗帘,不过也没人能看见。十几曾楼,谁开得见啊?我把馨 的头挪过来,让馨帮我舔着沾满精液和淫液的鸡巴。舔了会,我起身把霞拉了过 来。我把霞按到床上,霞叫我等会,说着进了厕所。我追进厕所,看见霞洗着穴。 
  我问:「你在迪吧做了?」霞回答:「没有啊,刚才留了些水。有些干了, 把我的毛毛都粘住了。」我问:「在迪吧的时候,你干什幺去了?」霞回答: 「我和那个男人和喝了几杯。他调戏了我好久,还想用手指插我的穴。
 
  我挣紮了会,还是被他弄了。「我把鸡巴塞进了霞的嘴里,口交壹会后。我 带霞出去。义已经射了。我让霞趴在静刚才那位子。我插着霞。军走到我旁边, 手套弄着鸡巴。军在旁边又不说话,就壹直看着我们。我草草射了后,军插进霞 的穴了,射在了里面。霞这时蹲了下来,过了会双手撑在了地上。我休息了壹会, 拉着馨和静去旁边的房间睡觉了。
 
  刚睡下,霞就来找我。叫我陪她出去走走。我说:「你怎幺不找他们呢?」 
  霞冷静给我说:「他们还在做。」我无赖的陪霞到了1个酒吧。我们坐下后, 壹边喝酒,壹边聊着。我其实已经喝不下了。我问:「你和军怎幺了?」霞告诉 我:「军现在不爱我了。他把维接到家里来住。我和军有半个月没同房了。」霞 好像很难过。我说:「军可能是想换换感觉。你忘了,军以前说壹般不会离开你 的。」霞说:「这次不会了。谁比我了解军?」我微微看见霞流下了眼泪。我安 慰霞:「军又没和你离婚,你不要想得太多了。」霞用手檫干眼泪,勉强的笑着 对我说:「帮我看看有没有帅哥。」我说:「你又来了。」我本来想说,军不喜 欢她烂交。我还是没说出口。我伸起头,望望4周。我给霞说:「后面有1桌男 人。」
 
  霞看了看,檫干了眼泪。拿着酒杯就过去了。我1个人喝了2杯。霞过来叫 我过去。我过去坐下后,霞坐在我身上。霞给那4个男人说:「这是我的朋友。」 我看见霞的腿张开,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我完全没心情听他们说什幺,我看着 他们不停的说着。我壹个字都没听进去。过了会霞把我的手拉着,放到了她左胸 上。霞对着4个男人说:「他是我朋友,也是我性伴侣。」4个男人望着我,我 微微笑了笑。很尴尬。霞把我的手拉进裙底,我缩了回来。霞说:「你不想摸啊? 他们很想摸我哟。」我笑着摇了摇头。霞坐在了我旁边这个男人腿上,把这男人 的手拉进了裙底。我都不想看。过了会霞说:「轻点。」我转头看见霞握着那男 人的手。霞说:「我们去找个包房玩吧。」
 
  那男人把手拿出来。甩了甩。用纸檫着中指。这4个男人把我们带到了里酒 吧不远的壹个唱歌的地方。不是KTV,这里环境很差。所以费用都是这些男人 出的。在包房里,把音乐开得很大声。几个男人都来扯霞的衣服。我静静坐着。 看见他们贪婪的舔着霞。过了会,有个男人出去了。3个男人壹直玩弄着霞。我 很奇怪怎幺不插呢?直到那个男人回来,拿出壹小支润滑油。玩弄着霞的屁眼。 手指沾满润滑油,在霞的屁眼进进出出。直到伸进3个手指。有个男人坐在沙发 上,霞很配合,把那男人的鸡巴塞进自己的菊花。马上就有个男人插霞的穴。还 有2个男人吸霞的奶子。哇,太忙了。1个男人射后,马上下个又上。3个男人 都射了。最后那个男人插起了霞的菊花,射了后。把鸡巴伸到霞的嘴边。说不定 还有屎。我在想。霞不想给他口交。僵持着。我递给那男人壹瓶啤酒。我叫他用 酒洗洗。
 
  简单清洗后,把鸡巴塞进霞的嘴里。过了会,我叫霞回去了。霞同意和我回 去,而且这4个男人只是嘴里说着不要走,并没拉着霞。在霞穿衣服前,有个男 人过来抱了抱霞。友谊可贵啊。霞穿好衣服,把内裤塞到刚才抱她那男人手里。 霞问:「你有女朋友吗?」那男人说:「没有。」我看是假的。霞吻了他壹下, 拉着我就走了。
 
  回到酒店,霞说想和我壹起睡。睡不到这幺多人。最后霞离开我的房间。我 挤到馨和静的中间睡下。我看见静戴着耳塞,我刚才睡下的时候把静弄醒了。静 把壹个耳塞放到我耳朵上,拿出手机放了壹首歌。《下雨天南拳妈妈》。我看着 静,光线很暗。我把手放在静的腰上,静侧身对着我。我的手沿着静右边的腰至 臀,来回的游走。我看着静,这时我觉得我好象特别的爱她。这首歌很好听。 (大家有空听听。幻想下,歌词就是你最爱的人,想给你说的话。)歌声让我有 壹种沖动,我想和静过壹辈子。我们反复的听着这首歌。我忍不住了,我把静紧 紧的抱在了怀里。抱了很久,我松手。手从静的背滑到了屁股上。抚摩着静光溜 溜的身体,很舒服。我爬到静身上,插了进去。
 
  我们还是听着这首歌,我缓慢的插着。静壹句话都没说,我却觉得很感动。 为什幺呢?壹只耳朵是好听的歌,壹只耳朵听着静轻微的叫春声。我贴着静的耳 朵,很小声的问:「如果我向你求婚,你会嫁给我吗?」说完我看着静。
 
  慢慢的静流出了眼泪。静贴着我的耳朵说:「我会嫁给你。」我紧紧抱着她, 射在了静体内。和静吻了半个小时,我才昏昏的睡去。
 
  醒来后,2个女人开始打扮着自己。我去了那边的房间。进门,我看见义和 莎正在穿衣服。我问义:「军去那里了?」义说:「带着维去逛街了。」我问: 「壹会我们干什幺呢?」义说:「我也打算陪她去逛逛。」义看着莎。
 
  看来他们也想自由活动。我继续问:「那伟他们呢?」义回答:「我不知道。」 我走出房间,走到另壹个房间。敲开了门,看见伟光着身子跑来开了门。我走进 房间,摇醒了正在睡觉的霞。我坐在床边问:「你们今天打算干什幺?」
 
  伟很迷茫的望了望我和霞。想了会问:「这地方有什幺好玩的吗?」我看了 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了。我怎幺知道这里那里好玩呢?我想了会,开玩笑的 说:「有个酒吧很好玩。」说完我看着霞。伟很认真的说:「那我们就去那里玩。 那里有什幺好玩的?」
 
  我叫他问霞。突然电话响了,馨打电话叫我过去。挂了电话,回到房间。馨 问我今天怎幺安排的。我都不知道怎幺安排,义和军都出去了。还安排什幺?我 敷衍的说:「我们出去逛逛,然后找个地方吃饭吧。」馨叫我去叫大家壹起。我 说:「义和军他们出去了。我去问问伟去不去。」说完又去征求伟他们的意见, 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好的建议。
 
  我给伟说:「我们打算去逛街,然后吃饭。你有没有更好的建议?」伟却说: 「我和霞去酒吧。你们去不去?」我想了想昨天晚上。算了吧,还是不和他们去 酒吧了。我问:「静你要带去吗?」伟叫我带着静。
 
  我带着馨和静在街上漫无目的逛着,静壹直挽着我的手。使馨很不高兴。馨 反复说:「静我们去看看衣服吧?」
 
  但静始终挽着我,壹刻都没松手。拒绝了馨很多次。没办法,我怕万壹吵起 来。我带她们提前去吃饭。进了1家普通的餐馆,点了很多菜。我正在想现在好 了,静终於没挽着我了。过会吃了饭马上回酒店。
 
  菜壹上桌子,静就给我夹了很多才。这下麻烦的事情来了。馨叫服务员送了 12瓶啤酒,和静拼命的喝了起来。
 
  静壹直陪馨喝着。静时不时的还问我这样好吃吗?
 
  那样好吃吗?今天格外的体贴。我现在壹直註意着酒瓶和杯子。喝到第8瓶, 馨爆发了。馨说:「你们什幺意思啊?当我不存在吗?」我马上给馨夹菜,我说: 「怎幺会呢?你少喝点酒,吃点东西吧。」馨还是耿耿於怀:「你们自己吃吧, 我走了。」起身准备走,我拉住她。我想对她表示点关心:「你去那里啊?我们 壹起回去吧。你壹个人我不放心。」我靠近了馨壹些。馨壹脚踢在我脚上,甩开 我的手。走了。旁边很多人都看见了,这使我心情很不好。我想馨可能回酒店了。 
  我和静吃完饭后,立刻回了酒店。我在几个房间都没见到馨。我给军打了电 话,馨没和军在壹起。我又给伟打了电话,伟告诉我馨喝醉了。静陪我去找他们。 
  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找到这个酒吧。不是昨天那个酒吧了。大门口给伟打电话, 伟出来把我们接了进去。这个酒吧很大,伟把我们带到壹个角落。我用手扶开帘 子,看见霞正在给壹个陌生男人口交。馨被2个男人按着乱摸,馨的衬衫已经被 解开了。裙子在腰上,内裤脱到了脚踝。我很生气,我对伟说:「你就是这样照 顾我的女人的?」伟说:「她又不是没和其他男人做过。我以为……」没等伟说 完。我接着说:「你他妈的什幺意思?你带她出来乱搞,你还有有道理?你他妈 的还是我兄弟。」那3个男人望着我。我去拉馨。馨甩开我的手,怎幺都不肯跟 我走。我又去拉馨,馨嘴里说着什幺但我听不清楚,她还是甩开我的手。反复几 次后,馨低着头,吐了。旁边的2个男人坐开了些。吐完,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 我叫伟看着馨,我去买解酒药。静跟着我。买了药后,回到酒吧刚才的位子没见 到他们。我很着急,给伟打了电话。结果他们换了壹桌。我还以为去开房了。 
  我对伟,没那幺生气了。伟没来接我们,我和静自己在酒吧里找。这里每桌 都有帘子,找了很久才找到。我看见伟正在插着霞,霞趴着在给壹个男人口交。 馨侧睡在沙发上,有个男人已经插进了馨的穴里。馨还握着另壹个男人的鸡巴。 我并没有声张,我叫静去给军和义打电话。然后我用里拉开,正在插馨的男人。 那男人开始骂我。我壹边给馨整理衣服,壹边叫霞他们快点穿好衣服。我整理好 馨的衣服,霞和伟并没停下。我当时就壹脚踢在伟的屁股上,我叫伟和霞穿衣服。 伟提起裤子,就给我壹拳挥来。我看见有个男人还在摸馨的乳房。我拿起瓶子就 砸到那男人的头上。瓶子碎了。霞见打起来了,才慌忙的穿上了衣服。伟过来抱 住我,我推开伟。把敲碎的瓶颈,往那男人扔去。那人壹挡,脸上还是流出了鲜 血。我都不知道他怎幺流血了。旁边2个男人帮忙了,壹脚踹在我面,我当时就 爬在了沙发上。那3个男人涌上来,乱拳交加。我抱头转身壹阵乱踢。没人打我 了,我才松开手。这才看见,保安来了。伟和壹个男人纠缠在壹起。保安拉开了 他们几个。最壮观的就是旁边围观的,好多人。
 
  我们被带到办公室,牵扯到壹系列的赔偿问题。我根本没心情听他们算赔偿 的金额。我郁闷的抽着烟,只到静带来军和义来把我们带走。
 
  回去后,馨还是保持醉酒状态。说着酒话。根本听不清楚。无法沟通。这些 年,我所有的不满。在这时爆发了。
 
  我反复的想着馨的不好。静带着伟和霞来到了我的房间。伟给我道歉,霞在 壹旁帮伟说好话。我根本不想听他们解释,我牵着静的手,去了伟的房间。我坐 在床边想了很久。我单独过去找到伟,并把伟叫出来。我带伟走到酒店外,我递 给伟壹根烟。我问:「这几个女人你喜欢谁?」
 
  伟说:「她们对我来说,只是伴侣。其实我都喜欢。」我们沿路走着。我又 问:「你会和她们其中壹个结婚吗?只是假设。」伟说:「结婚可以假设吗?结 婚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我问:「那静呢?你会和她过壹辈子吗?」伟看着我, 停住了脚步:「不,我不想。」我说:「这几个女人中,让你选壹个。你会选谁?」 伟说:「如果可以选,我想选莎的不离不弃,选馨的持家,选霞的激情。不过, 真的可以选吗?」我问:「静的什幺?」伟说:「在壹起久了,可能什幺都没有 了。」这时我也想起,我和伟也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以前有什幺事,伟都会出现 在我面前。那怕他帮不了我,也会过来陪我。我们沈没了好久,伟说:「今天我 对不起你。」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原谅他?我心里不爽。我不原谅?欲行不忍。 我说:「我喜欢静。你会怎幺做?」伟看着我,低声说:「让给你吧。我们是兄 弟,有什幺事我不帮你?」我报住伟,用力在伟的背上捶了几下。我放平心态, 我问:「你喜欢和陌生男人玩女人吗?」伟说:「刺激,只是刺激而已。」我说: 「你想怎幺玩就怎幺玩把。把静交给我。」伟笑了,不停的和我说着。我们回到 了酒店。
 
  我直接回了静那边的房间。静睡在床上,光这身子。戴着耳塞。我想她还是 在听《下雨天》吧。我拿下静的耳塞,我对静说:「你知道我刚才去那里了吗?」 静回答:「你伟那边了吧?」我说:「你怎幺知道?」静说:「馨在那边啊。」 我告诉静:「我和伟谈了谈。伟要我以后好好照顾你。」静很激动的坐了起来: 「什幺意思?」我说:「我告诉了伟,我很喜欢你。他决定退出。」静扑到我身 上,抱着我。义带着莎过来了,义说:「静,我想你来。过来让我爽爽。」说完, 按下静就开始抓奶子。静挣紮开,马上过来抱着我。莎摸着静的头:「怎幺了? 你们又不是没做过。我不介意的。」我给静说:「去吧。叫他戴套子。」静始终 都不愿意。莎拉开我的拉练,开始给我口交。静看着我。我说:「呵呵,今天怎 幺了?」义扶着静的腿,开始玩弄静的穴。静还是看着我,不过没有反抗。 
  义开始舔静的穴,静的手用力的抓着我的手臂。嘴里发出轻微的叫声。义准 备插静的时候,静说:「戴套。」
 
  义说:「那有套啊?」静说:「不戴不准进。」我给义说:「你壹会射在体 外吧。她这几天是危险期。」义插了进去。莎见义开始了,也坐了上来。我看着 旁边的静,静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这种感觉好奇怪。像背这2口子强奸了壹样。 莎很有经验,她在我上面,把我的鸡吧向后压。我感觉到鸡吧的上半部分很有力 的摩擦。静的手把我抓得很紧,这时我把目光回到静身上。我看见静闭上了眼睛, 双脚夹着义。静的叫声越来越大。可能马上就要高潮了。义说话了:「我要射了。 你脚夹着我,我怎幺拿出来啊?快让我把鸡巴拿出来。」静并没松开脚,静的另 壹只手抓住了义的手臂。高潮了吧。没过多久,义瘫在了静身上。义还是射在了 静体内。静的手慢慢松开了。我把莎拉下来抱着,用力顶莎。我的双手移到了莎 的屁股上,我用力的抓着莎。也射在了莎体内。
 
  做完后,义坚持要和我们壹起睡。4个人睡1张床,确实很挤。睡前,义还 拉着静去洗澡。没多久就出来了,我也和莎去洗了洗。我们挤在壹张床上,我睡 在莎和静的中间,义在静的旁边。上床后,我用手在莎的下面轻轻抚摩。义爬到 静的下面,开始舔了起来。静套弄着我的鸡巴。义在静的下面,没舔到2分钟。 就直接插了进去。静的手也从我身上,转移到义的脖子上。我把莎拉起来,让莎 趴在床边,正对着静的洞口。我开了灯。我想让莎清楚的看见,义插静。我用手 指插了几下莎的穴,很多水。我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塞了进去。很快的插着莎。壹 直保持着这种姿势,我射了。我感觉2脚发软。不过很奇怪,莎好象没有高潮。 休息了会,义和莎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我和静也睡了。
 
  壹觉醒来,望着旁边的静。她还没醒。摸了摸她的脸,她动了动。我掐这静 的脸,直到她醒来。醒来后压在我身上,开始和我调情。我阻止了她。我叫她起 床,我想去看看馨。女人出门的时候,总是特别麻烦。没等静化好装,我就壹个 人过去了。我敲开门,馨来开的门。馨看见我,面无表情。开门后就回去躺在床 上。惊醒了伟和霞。我站在馨的旁边说:「我和话想给你说。」馨没有理睬我。 
  我停顿了很久。这时伟起来了,拉着霞往厕所走。嘴里还自言自语:「反正 都醒了,去洗脸了。」他们关上了厕所门,我才开口:「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 什幺吗?」馨没回答,看都没看我壹眼。我继续说:「静挽我会,你有这幺大的 反应吗?」馨看着我,目光犀利。我坐在馨的旁边,馨对我说:「你是不是太自 私了?哪天晚上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为什幺要这样对我?」我想了很久, 我说:「欠钱的时候,你的冷漠。还有那次,你在我们的房间和伟他们睡了。你 有没有想到过我?生活中你都以你为中心,你把我放在什幺位子?」我牵强的说 着。
 
  我问馨:「你知道昨天发生什幺了吗?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馨生气了, 叫我滚出去。我只好先行离去,现在再继续说下去,只会引起更大在「战争」。 
  我回到房间。身上的疼痛,让我不断想起昨天的事。过了会,军打电话叫我 们去他的房间。我带着静走到军的房间。义和莎到了。但不见伟和馨,霞也没过 来。军打了很多电话叫他们过来,每此的结果都是壹样。伟说馨心情不好,他和 霞陪着馨。最后军和我们出去玩,他们3个没去。壹路上,我反复的想着,我和 馨应该结束,还是继续。
 
  心情很低沈。我对今天的所以事情,都没兴趣。我只知道吃饭,我们还去划 船。就连我今天说了什幺,我好像都忘了。晚上我们吃消夜,我沈闷的喝着酒。 壹杯壹杯的喝着,连续6杯下肚。我喝不下了。我回过神来,我拿出电话看了看 时间。9点过了。我拨通伟的电话,得知他们去喝酒了。又是酒吧。这说明什幺 呢?我失落的挂了电话。假装若无其事。我壹直忐忑了40多分钟,我忍不住了。 我撒谎离开了。没走多远,我拿出电话,问着伟地址。马上赶了过去。
 
  到了酒吧门口,我才挂掉电话。伟告诉我壹个包房号,我壹路询问,到了包 房。我站在包房门口,我正在思考,进去后怎幺办?还没想清楚,我就不由自主 的慢慢推开房门。看者房内暗红色的灯光,闻到浓浓的烟味。壹种萎靡的感觉涌 了上来。目光转向他们,壹群衣冠不整的男女。大脑壹片空白。我关上门,慢慢 走到他们身边。看着桌上的K粉,盘里的药丸,还有壹些酒瓶。伟招呼着我: 「坐下来玩啊。」我坐在了沙发的边缘。我註意到,除了馨和霞。还有2个岁数 大点的女人。有个男人在和馨划拳,划完就去脱馨的衣服。霞坐在最里面,用手 套弄壹个男人的鸡巴。伟和壹个陌生男人在调戏壹个女人。还有个女人做在另壹 个陌生男人身上,那男人抚摩着她的大腿。我坐在这里,除了伟外。其他人都不 理我。
 
  坐了会,静打电话来了。我急急忙忙跑到酒吧门外接了电话。静壹直说要来 找我,我好不容易才脱身。回到包房,有个少妇跳着艳舞。其他人都在忙着。我 还是静静的坐到刚才的位子。这少妇的舞蹈吸引了我。我看着她灵活的扭动着臀 部,不时的还用手轻轻带起裙子。我看着她,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她的内裤。很诱 惑。
 
  我走到这少妇的背后,双手放在她腰间。我面对了沙发,我看见霞和壹个男 人已经开始了,霞让我感觉好麻木。
 
  我看见馨在给壹个陌生男人口交,我以前从没见过馨如此放荡。伟和壹个男 人壹起在插另壹个少妇,伟在下面插进那少妇的菊花,上面那男人在少妇的穴里 抽送。我把身前着少妇的裙子,向上拉了拉。掏出硬了的鸡巴,在她屁股上摩擦。 这少妇把我的鸡巴拉到穴口,我蹲下了点。她晃动着身子,我的鸡巴隔着她的内 裤,在她穴口摩擦着。这少妇好骚,我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她向前走了点。她 把手放在桌子上,脱下了内裤。趴在桌前,壹只手摸着穴。
 
  这时我过去就插她。插着,我闻到微微的尿臭味。不过完全不影响我的心情。 少妇的穴有点松,插起来不是很舒服。
 
  不过她叫得很大声。馨被男人拉到我旁边,那男人以同样的姿势插着馨。那 男人没多久,就射在了馨屁股上。我把鸡巴拔出,插进了馨的穴里。这完全是2 种感觉,馨让我舒服很多。射在馨体内后,我才发现。那男人的精液,把我的毛 都粘在了壹起。我速度去厕所洗了洗,出来后。我看着馨,我感到很难过。我觉 得淫乱的生活完全没什幺意思。整理好衣服,我壹个人回到了酒店。房间里依然 是静,不过我却感到很孤独。
 
  醒来后,我们回去了。壹路上馨都没和我说话。回到夜总会,馨收拾了她的 东西。我什幺都没说,我壹直看着她。直到她走出房间。心里有种很痛的感觉, 我却没有阻止馨离开。后面的几天,静都陪这我。静把所以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虽然有静陪我,但我觉得还是少了点什幺,心里空荡荡的。
 
  半个月后,我领了工资。工资只有4000。军已经没有心思管这个小型夜 总会了。对於军来说,他父亲的生意和这个小夜总会比较,显然这里是微不足道 的。
 
  军如果放手,我在这里将是个多余的人。这段日子,伟经常来找静。静把所 以的钱都给了伟。他们分手了。还有霞和军,他们离婚了。不过霞还在军家住, 军还不算很绝情,没把霞赶出家门。军和维在壹起了,维现在很少出现在我们面 前了。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的变故,我们也没有经常聚在壹起了。现在出现在生 计问题,才是我最担心的。静卖了那套小房子,把卖房子的钱给了我。静真的让 我非常感动,那20多万的银行卡递到我手里,我流下了眼泪。这壹刻,我好象 感觉到静真的是我的女人。
 
  之后的几个月,我在城市的另壹边开了1个小酒吧,壹个很小很小的酒吧。 我和静靠此维持生活。夜总会那边,我也没丢下。两边都在跑。静没来夜总会了, 在管理酒吧。由於两边都在跑,有时候累了或者晚了,我也就没回去。
 
  伟到是经常找静,经常到酒吧去。有天早上我回去,看见伟和静光着身子睡 在床上。地上有3个装着精液避孕套。
 
  我问问伟,馨现在怎幺样。伟告诉我,馨有了新男朋友。
 
  现在馨在帮她男朋友打理生意,和时会和伟在壹起。伟简说完,穿着衣服就 走了。我本来想问问静,为什幺还要和这个拿走所以钱的男人睡在壹起。义打电 话来了,义问我:「霞说要在这里做小姐。」我觉得很奇怪,为什幺霞要来做鸡? 我叫义等我过去再说。
 
  我赶到后,霞给我说:「现在我和军离婚了,我现在没有收入。我不想去做 那些很累的事情。我想来这边接点客。」霞今天没化装,看上去很憔悴。我叫霞 问问义,因为义才是老板。霞给我说:「我不想这里做,你能给我安排上门服务, 或者出去开房。不要在包房里就好了。」义和我站在旁边听着。我征求了下义的 意思,答应了霞。霞说,请我和义吃饭。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和霞去了壹个 小饭馆,霞告诉我:「前段时间,我出去玩。回来后没吃避孕药。我怀孕了。 
  这个月,我大姨妈没来。我验了很多次,肯定是有了。「我在想,这管我什 幺事?霞又说:」我现在什幺都没有了,我想找点钱,搬出军的家。我不想看到 以前永远的壹切,现在属於另壹个女人。「我都不知道该说什幺,我安慰霞:」 过了的事,别去想了。「霞的电话响了,霞接了电话匆忙离去了。我吃完饭,回 到了夜总会。今天没有什幺特别的事情发生,我还是照常壹样帮忙招呼客人。其 实在这地方久了,完全没新鲜感了。在这里壹切都很自由,但要避免和这里的鸡 发生关系。为了避免发生什幺麻烦的事情。都快天亮了,这里也安静了下来。不 想回家了,就在这里睡了吧。
 
  我壹个人睡在床上,难免有些寂寞。拿出电话,看着储存的电话号码。我想 打个电话叫个人来陪陪我。这时候了,谁能来陪我呢?静?她现在肯定在睡觉。 
  维?很久没见到她了。馨就不用考虑了。霞?不知道霞在干什幺。我听到隔 莎的叫床声,让我热血沸腾。我慢慢的想着这几个女人,想着他们淫荡的样子。 想了会,画面停在馨那里。我很想她。有大半个月都没见到她了。想起和馨以前 发生的壹切,我觉得真的是我对不起她。我拿着电话,看这馨的电话号码,名字 还是存的老婆。沖动的想给馨打电话,让她过来大战300回合。我又怕馨不理 我,再说她已经有新欢了。心里很烦,穿着内裤就楼下吧台里找到半瓶洋酒。不 停的喝着往楼上走。这酒好辣,难道这假酒就是装的酒精?喝了壹小半,借着酒 性。我拨通了馨的的话。听见馨睡意朦胧的喂了壹声,我很是激动。我假装酒醉: 「老婆,我好想你。我想看到你。」馨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等了很久 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壹个男人到声音。「这幺早,谁给你打电话啊?」馨回答那男 人:「以前的同时,我们是很好的姐妹……」后面听不清楚了。过了会,馨给我 说:「我过会给你打电话。」说完挂了电话。心情更低落了。喝着这难以下咽的 酒,我壹直在想馨会不会打电话来。喝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喝完。连酒都折磨 我。我准备把酒瓶从窗子扔出去,还没到窗边,电话响了。我立刻接了电话,馨 问我在那里。我叫她来夜总会。简单的2句话,让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我把房 间简单收拾了下,立刻洗了个澡。睡在床上等馨。都快睡着了,馨打来电话,叫 我下去开门。我穿起裤子,连内裤都没来得急穿,就跑下了楼。
 
  开门见到馨。她穿着连衣裙,看上去比以前成熟多了。我沖上去就抱着她, 我说我很想她。她推开我,自己往楼上走。我跟着她。走到房间,我从后面又抱 住了她。我不停的道歉,我说以前都是我不好,我错了。反复的说着。
 
  馨这次没有推开我,对於我说的话,她也没什幺反应。我把身子帖在她后面, 手慢慢向胸部靠。馨转过身,平静的对我说:「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不可能回 到你身边。」说着,坐在床边。我坐在她旁边,我问:「现在过得好吗?他对你 好吗?」馨回答:「过得壹般吧,不过比以前忙点。我在帮他打理生意。现在的 生活还不错。他很爱我。虽然我们壹起经营壹个小生意,日子过得还说不错。」 
  我看见她脸上微微露出笑容。我问:「那平时都没时间出去玩了吧?」其实 我知道她有时和伟在壹起。馨说:「不啊,晚上有时也会出去玩。只是没以前那 幺闲了。」我继续问:「现在还和伟他们壹起玩吗?」这很明显,意思就是还和 伟他们做爱没有。馨转过头看着我:「有时会和他们壹起玩。伟每次都喊我不回 家。我这几天很少和伟出去玩了。」我问:「不回家,怎幺给他解释啊?」馨说: 「就说和那些好姐妹在壹起啊。笨。」现在和馨聊天的感觉完全和以前不壹样了。 以前怎幺就没这幺聊过呢?我正想着,馨说:「现在你和伟还见过面吗?」我说: 「见过壹次,我问问你现在过得怎幺样。」馨马上说:「那次你们在酒吧打架, 现在你和他没事了吧?」我问:「那天的事你都知道?」馨:「是啊。」我问: 「那你。
 
  ……「我想问,那天你怎幺让这幺多男人搞。我没说出口。馨沈默了会:」 那天我在酒吧找到伟和霞,又喝了很多酒。后来头又昏又痛,那男人来摸我,我 都没力气反抗。「我说:」都说因为我,要是……「馨打断我的话:」算了,以 前的事情不提了。「我抱着她说:」对不起。「馨问我:」今天叫我来干什幺? 「2个人能干什幺?无非就是那些事。我说:」我想你了。「馨调皮的问我:」 想我哪里了?「我壹听,有机会了。我抱着她睡了下来,我说:」想你哪里,壹 会你见知道了。「我直接拉起她的裙子,脱掉她的内裤。我就舔了下去。很香, 她壹定知道过来是为了干什幺。洗得很干净。没舔多久,就很多水了。我马上就 插了进去,馨的衣服都没脱。好像回到了才谈恋爱的时候。和她做的时候,依然 和以前壹样。我感觉这时才是我所认识的馨。我隔着衣服,揉着她的胸。感觉比 以前大了。壹边插,壹边问:」怎幺大了?「馨回答:」以前你……啊啊……嗯。。 都不。嗯……经常按摩它……现在天天都有人……啊。啊……帮它按摩。「她的 放荡让我很沖动。很快就射了。射了后,我并没有拿出来。继续插。摩擦龟头, 让我的脚都有点抖。才射这会,并不是很舒服。麻木的插着,我不停的吻她。 
  我此刻觉得做爱太无聊了。馨却很满足,不停的叫着。我说:「你都没有以 前紧了。」说完,感觉下面紧了很多。我只要加快速度,就松了。我问:「他的 很大吗?」馨说:「不啊。」我问:「那说怎幺回事?」馨没说。我加快抽插速 度,问:「谁把你弄大了?」馨说话了:「……啊啊……啊……你不……认识… …
 
  啊……啊……「我憋足了气,射了。起身看见馨洞口壹圈白浆。我问:」你 自己去找过男人的?「馨闭着眼睛说:」是他的朋友。和他做了1个星期。下面 就打了。「我问:」他知道吗?「馨:」不知道,我们下午见面。完事就回家了。 「
 
  我帮馨清理了下。我问:「你受得了吗?」馨说:「开始的2次壹点痛,后 来就舒服了。」我睡到床上,我觉得很困。抱着馨,我睡着了。
 
  等我醒来,馨没在。我出门看了看,还是找不到馨。我拿起电话,上面有2 条短信。「我以前壹直都想听你说爱我、想我,那时的你,始终都想不到。现在, 都不可能了。我不能忘记以前的痛。我先走了,回去还要事。以后再联系吧。不 过,到时要看我有没有心情见你。」第2条是15分钟后发的,「为什幺分开, 你才会想我?今天你壹直给我道歉,别想那幺多了。都已经过了。今天你让很舒 服。
 
  如果以后都像这样,我有空会见你的。有空再联系吧。「馨和壹起不壹样了, 再也不是以前单纯的她了。
 
  晚上营业的时候,派出所的来了。来了很多人。这时我们都被拿下,统壹被 带回去盘问。警察的面孔,从来没这幺严肃过。盘问着我,问我在里面是干什幺 的?是不是组织卖淫的马仔。我只是个跑腿的,都是莎在组织。我正想着。警察 对我大吼道:「快点说。」我告诉警察我只是管理服务员的,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警察也没再为难我,只是让我在原地蹲着,双手抱头。蹲了很久很久,我被放出 去了。说有人保释我。我站都站不起来,挣紮了很久我才走出这过房间。在派出 所的门口,我看见了军和他父亲。为什幺他就没被抓呢?让军也进去蹲蹲啊。 
  我松了口气,以为没事了。军过来扶着我,对我说:「义可能出不来了。可 能要关几年。」「太夸张了,红包送了啊。怎幺抓我们了。」我对军说。军小声 说:「你不要管了,别在这里乱说话。我看看能不能保莎出来。」我註意到军的 老头子壹直在打电话。可能是有点严重。我很紧张,以前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 我壹根接壹根的抽着烟。抽了1包半。莎出来了。莎看起来也很慌恐。
 
  军把我和莎带上车,关上车门给我们说:「我会想办法帮义的,现在那边肯 定要关了。以后你们怎幺办?」我回答:「我在那边还有过酒吧。」军说:「那 你先照顾莎,把莎接过去。」我说:「莎,你觉得方便吗?」军生气了:「你以 为旅游啊?目前这情况,没办法。别他妈说这幺多了。我会害你们啊?」递给我 壹张银行卡。见到军很紧张,我也没多说。带着莎回酒吧。
 
  回去后第壹件事,查卡上有多少钱。打电话问了密码。壹查,只有1000 0。军不错了,什幺事都考虑到我们的。
 
  把莎带到卧室,莎呆呆的。其实我们住的地方就在酒吧上面。只有壹间屋, 16个平方。生活还是很艰辛。
 
  晚上我睡在2个女人中间,我摸莎。莎阻止了我,她说没心情,担心义。我 也感觉到我们还没过「危险期」。
 
  也没心情做哪些事了。后面的几天,莎都在屋里,哪里都不去。吃饭都说给 她送上去。军打电话来说义要关2年,还表示他已经尽力了。他说我们没事了, 义壹个人全认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莎,我还说军在想办法,看能不能让义减 刑。昙花壹现,就2个月,什幺都没有了。还好这个酒吧不组织卖淫,要不然… …我都不敢想了。
 
  伟还是会来找静,为此,我很生气。静说以后会少和伟见面。莎慢慢恢复了, 开始帮忙招呼客人。这2周,我和静做爱的时候。莎都在旁边看着,真不知道莎 在想什幺。这天晚上,我和静做完。我摸了摸莎的下面,是湿的。
 
  挑逗了很久,莎才让我插进去。莎始终都没有高潮,不管我好快。
 
  第2天,我给馨打了电话。我叫馨把那大鸡巴的男人叫出来,我想看看莎有 没有高潮。馨给我说,带那男人出来,我不能和馨做。怕他告诉馨的男朋友。约 定了时间,我带着莎到了约定的酒店。莎并不知道什幺事,进房间后,看到馨和 那男人有点迷茫。不过没多久莎就懂了。那男人比我高壹点,可能有1米8,G OLDLION套装,衬衫、裤子、皮带、皮鞋都是。我叫莎去洗澡,我悄悄过 莎说:「他的很大。可以让你高潮不断。」莎去洗澡了。我给那男人说:「你壹 定要让我的女友高潮哟。」他过来和我握手。这种情况,我是老手了。什幺3、 4、5P,我都玩过。我给他说:「要不要现在进去培养下感情。」这男人很大 方,脱了衣服就进去了。我看见他的鸡吧确实有点大。他进浴室关门后。我问馨: 「你说怎幺给他说的啊?」馨说:「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是个坏得不能再坏的人 了。你想找过大的,让女友高潮。」我问:「就这样,他就和你来这里了?太假 了吧?那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吗?」馨说:「我说你是我以前的男人。」我说: 「他就没问你其他的?」馨说:「问了啊,他问我,你以前带我出去找过大的没?」 
  我问:「你怎幺说的?」馨说:「当时我没答应。」我问:「我应该以你男 友的身份称呼他吗?」
 
  馨说:「算了吧。他就是我朋友。」只听见里面传来了叫声,已经开始了。 我问馨:「那壹会我们怎幺办?我要是壹起上,你忍得住吗?」馨说:「你就在 旁边陪我。不然我走了,以后你别想见我了。」完全是折磨。我开始揉馨的乳房, 双手都在忙。这时浴室门响了,我立刻坐好。只见那男人抱着莎出来了。他把莎 放到床上,温柔的擡起莎的双脚,放到自己肩膀上。然后插了进去。我看见他的 鸡吧又粗又长。我和馨看着。我开始问那男人:「朋友,我女友怎幺样?」他说: 「很漂亮啊。」我说:「以后我们经常出来,搞搞联谊啊。」那男人说:「好啊。」 我说:「要带你老婆哟。」
 
  那男人看是沈默了。我说:「开玩笑的,你老婆漂亮吗?」馨说话了:「不 错,胸部很大。摸起来很舒服。」我问:「你怎幺知道?」馨告诉我:「我摸过 2次。」那男人插的速度慢了下来,可能是我们说话影响了她。我忙说:「你认 真做吧。我们不说了。」看着他的背影慢慢快了点。我很轻的过去抱着馨,坐在 椅子上玩馨的胸。馨不时的发出嗯嗯声,不过声音很小。那男人听见了,回头看 了下我们。馨连忙站了起来,我看见馨屁股后面湿的壹小块。
 
  穿浅色确实不好。我给馨说:「去吧,都湿了。」说着我把馨推到床上,慢 慢拔光了馨的衣服。拔鸡巴喂到馨的嘴边,馨舔了几下。我叫那男人来插插馨, 我去插莎。换了后,莎明显没那幺兴奋。我拔出后,还是叫那男人上。我问那男 人:「我能插插馨吗?」那男人完全没有思考的点点头。我插着馨,那男人射在 了莎的身上。他们去洗了。
 
  我已经硬了很久了,没坚持多久。我也射了。洗完后。我对那男人说:「朋 友,希望你不要把馨的事告诉她男友。
 
  如果你大势宣传,以后就不敢带莎来见你了。「那男人很友好的给了我壹根 烟:」不会的。这些不用你说,我都懂。「
 
  我点了烟:「你愿意带你老婆来壹起玩吗?」他说:「以后再说吧。」馨很 他就走了。我也带莎回去了。
 
  那次后,我没带莎去找过那男人。太复杂的生活不适合我。那次后,莎心情 好了很多。帮我们经营着这个小酒吧。等义回来。我现在幸福了,2过女人。不 过我也该考虑结婚了。我很伟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军还经常打电话来问候下。有 时还有军喝喝酒,见军的时候,我都说带莎壹起去。其实我还是有点在乎静,说 不定会娶她。从军哪里得知,维怀孕了。军的妈壹直照顾着维,怪不得很久没见 过维了。军还告诉我,霞搬出去了,军帮霞租了过房子。
 
  馨,有时能见到她。每次见她的时间都很短。馨是坏女人吗?好女人又是什 幺样子?我觉得莎是好女人,对义不离不弃。其实有些女人就很壹个男人睡,也 并不代表她就好。偷情,就1个小时的时间。很多女人都偷过,只是男人不知道 而已。就想男人出去搞女人,是壹样的道理。大家不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只要 女人对你好,你也对她好就行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