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梦想之都](180)[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80)[作者:ray162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4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apter180遇袭
 
  高强对于郭玄光的工作非常满意,声音里也带着笑意:「喂,小郭啊,事情 办得不错!你待会儿先送人回去酒店,然后回来俱乐部,我会在这等你的!」 
  如果不是这通电话,郭玄光还真的把送人的事给忘了。当他风风火火地赶回 魅力之夜的时候,他对着高强劈头就问:「司晴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因 为那老虫?是老虫害她的嘛?」
 
  高强看了郭玄光一眼道:「司晴?你也认识她?不过这也正常,都是联大的 学生,有些交流不奇怪的。不过这事你怎么会扯到老虫头上了,跟老虫有什么关 系?」
 
  郭玄光激动起来,大声道:「怎么会没有,我来的时候就是他在七楼的。 
  还有司晴那个样子,分明就是被、被……虐……整死的,不是他是谁?「 
  高强笑道:「你呀,想问题要细致一些,一腔热血解决不了问题的。老实告 诉你,那女孩子是自己把自己给弄死的。你不用胡思乱想了,以老虫的经验和能 力,怎么会弄出这些事来,你忘了我们的第一准则吗,安全!好了,你先给我说 说那招警官是怎么说的,然后我会再提醒你一些事的。」
 
  郭玄光唯唯诺诺地听完了高强的话,心里仍不相信司晴不是他杀的事实。 
  他怎么也不相信一向看起来斯文的司晴会这样子,像是一个被虐者似的躺在 那X架上受刑。
 
  虽然郭玄光的心里如风起云涌一般,但是这事确实也没有引起什么事情。 
  随后学校里是风平浪静的,居然没有传出一丝司晴不幸的消息。
 
  郭玄光猜想肯定是因为高强的关系,这事就给摁下去了。司晴父母虽然悲愤, 但是一来高强手段厉害,二来女儿在SM俱乐部里身亡始终是尴尬和难以解释的 事,最后也只能忍气吞声了。那招警官应该和高强关系匪浅而且来头不小,要不 如何能迅速地把尸体处理掉。
 
  高强不说,以上的事郭玄光也只是推测,他也不敢真的去追问。郭玄光只是 觉得,最近的事真的如过眼云烟,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心里还记着刘 莹的温暖,但是此时是人去楼空;司晴和陈亮本来还是一对冤家挺开心的,现在 却变得阴阳永隔。
 
  于是最近这几周,郭玄光变得好像坐立不安的样子,老是愁眉苦脸的。 
  郭玄光从郭玄光口中也知道了司晴的事,不过他却潇洒很多。「人来人往的, 你不用那么愁嘛!我不常说你不要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何况那是一颗根 本不属于你的树,想那么多干啥!」
 
  郭玄光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只是他在这些人身上投入的感情比郭晓成要深, 所以一时间无法抽身。幸亏还有学习这主要的东西把郭玄光给拉了回来,而且郭 晓成爸允诺他的暑期工也令他十分向往,开始数着手指头等待着暑假的来临。 
  司徒帼英细细一数,来到翡翠宫也两个月了,社长的任务也算是基本完成, 不知何时要离开这里。这天司徒帼英就如往常那样上班,临近下班的时候,居然 看到了天眼的社长。
 
  令司徒帼英更加吃惊的是,社长是和她要跟踪的那个肥女人一起出现的。 
  看两人的神情就知道她们是认识的,而且还谈笑风生地走入了电梯。不过社 长连半眼都没有瞧瞧司徒帼英,只是顾着和肥女人说笑。司徒帼英也机灵,眼神 只是那么一闪烁,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三天之后,司徒帼英就收到了社长让她离开翡翠宫的正式通知,还再拿到了 两万块作为奖金。司徒帼英可不是只认钱的人,看着社长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她 觉得这天眼侦探社是越来越神秘了。
 
  既然天眼的任务结束,翡翠宫是肯定不用再待下去了。想到终于可以摆脱玲 珑和经理等人的纠缠,司徒帼英终于松了一口气,唯一有些可惜的就是还没来得 及搞清楚那经理和端木安的关系。不过司徒帼英也不担心,反正在翡翠宫也有段 时间了,里里外外也挺熟悉的,有机会再回去探探就行了。
 
  于是司徒帼英就发了短讯给翡翠宫和玲珑说不干了,然后就把与假身份有关 的东西全部销毁,彻底地消失了。接下来司徒帼英当然是回归到那无聊的日子当 中,每天继续在办公室里发呆。
 
  可惜完成了翡翠宫的任务之后,社长再也没有什么工作给司徒帼英。突然闲 下来的司徒帼英每日只能在办公室里打发时间,觉得有些不大自在。她不时还惦 记着与玲珑同居的日子,甚至还想得有浑身发烫的感觉。
 
  这天司徒帼英正在网上随意地浏览着新闻,在娱乐版里看到了一则关于「紫 荆侠」的报导,不禁自言自语道:「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做善事你就做 呗,弄成这个样子无非就是想出名罢了。」
 
  不过看着看着,司徒帼英好像是越来越开心的样子,手指头还把桌面敲得 「咯咯」响。只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还露出会心的微笑。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郭晓成一把抱着郭玄光道,「我居然会做,我居然会做那题……这回我一定 是扬眉吐气了,我保证这学期肯定不用补考了!」
 
  郭玄光推开郭晓成道:「得了吧你,有哪回儿你不是这样说的,等成绩出来 了你再庆祝吧!」
 
  郭晓成举起一根手指摇着道:「NO,NO,NO,这回绝对不一样!」 
  无论郭晓成怎么说,郭玄光是不会放在心里的。因为郭晓成那家伙每次考完 试都重复着这样的话,成绩也自然是重复着的。不过郭玄光对自己的成绩还是颇 有信心的,等今天结束了最后一科的考试,他就会全力以赴准备暑期工的事了。 
  郭玄光等待这一天已经有些时间了,暑期工是通过郭晓成父亲的关系给他在 联邦集团属下的一个电脑公司找的。更加令郭玄光期待的是,他将会前往在政投 市的分公司上班,在那里他可是有一位老朋友的。
 
  于是过了周末以后,郭玄光就独自一人出发了。郭晓成一来嫌弃政投市不如 梁山市那么好玩,二来他父亲也要求他暑假跟着去谈谈生意,因此就让郭玄光单 飞了。
 
  虽然从来没到过这偏远的城市,但是郭玄光早做好准备,还找了联邦的学生 公寓作为住所。星期一早上十点,郭玄光就前往这间叫做「金锐」的电脑公司与 经理见面。
 
  金锐在市中心的一栋办公大楼租用了整个楼层,还是相当气派的。简单介绍 以后,郭玄光就被派往「信息工程部」跟着原来的两位员工干活。碰巧的是,其 中一人虽然是政投市本地人,但是是在联大毕业的。虽然毕业已经有十年了,毕 竟算是师兄,一下子就熟悉起来了。另一人年纪也是三十左右,从首都过来的。 
  虽然金锐刚在政投市成立分公司没多久,不过工作还是挺多的,这第一天上 班郭玄光就跟着师兄到一个分区的税务局谈网络扩建的事了。
 
  来到了税务局后,师兄两人自然递上了名片。郭玄光只是给临工,当然没有 名片,只好在一旁看着。接待郭玄光三人的是一位戴着金丝眼镜面容清秀的女子, 她接过名片后马上伸出手满脸笑意地道:「您好,您好,两位陈工,这边请!」 
  郭玄光看到那女子礼貌地和两位同事握了握手,自然也微微向前一步,正想 伸出手去。谁料那女子正眼也没瞧郭玄光一眼,转身就领着两位陈工上楼去了。 
  「哼哼,陈工陈工,什么工程师,还不就是个搞电脑的,说得好像什么重要 人物似的。」郭玄光自觉没趣,赶紧把手僵硬地收了回来。不过他也不那么介意, 想着你不理我我也就不理你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比起一个分区税务局,魅力之夜在规模上当然及不上。不过一理通百理明, 郭玄光仔细着听着师兄的陈述,不断地和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作对比,发现其实也 相差不远。
 
  事情谈得很顺利,下午两点半就已经结束了会谈。陈师兄就道:「小郭,那 今天就这样了,也不用回公司了,你自己安排吧!」
 
  郭玄光本来是准备周五看看有没有时间再去学校探访刘伶,现在既然有空, 那么当然是提前执行了。不过很不巧她却扑了个空,刘伶此时居然不在政投市。 
  「校长前两天出国度假去了,应该是还有个把月才回来。她也应该休息休息 了,整天没日没夜地工作,连周末也常常在学校了!」
 
  虽然缘悭一面,郭玄光也不是太介意,干脆就在政投市内到处走走。说实在 的,这里比梁山市可差远了。如果说梁山市五光十色,这里就如黑白单色一般。 
  虽然政府引入外资大力发展,但是其实整个城市还是相对落后的。不说别的, 光是治安就是个问题。临行前郭玄光父母还特别叮嘱他要注意,不要到处乱跑。 郭玄光见惯了大城市的风貌,自然对政投市不感兴趣,逛了一下就干脆回家算了。 
  接下来的几天郭玄光就跟着两位陈工到处跑,税务局、海关、银行还有电讯 公司都去了好几回。郭玄光当然是受益匪浅,不过像第一天那样的冷眼也遭了不 少。说实在的,像郭玄光这样跟着转的,人家一看就知道是跟班的,哪会搭理你。 
  不过郭玄光可能是最闲的跟班了,基本上就是跟着到处走,什么活也不用干。 不知是因为师兄怕郭玄光技术不过关还是其它原因,无论他怎么请缨,两位陈工 还是包办了所有东西。
 
  郭玄光不是怕辛苦的人,只是觉得技痒难忍。幸亏每天都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也不至于让他觉得憋闷。时间一晃就过,很快就到了周五。
 
  早两天陈师兄已经和郭玄光约好,今天晚上他和另一位陈工请客,去KTV 搞一个欢迎会。因此他们三人借着外出的机会,4点多就已经开溜了。
 
  不过郭玄光想:「三个大男人,到KTV玩啥?如果郭大少在就好了,最起 码肯定可以叫上几个女的一起玩!」
 
  出乎所料的是,当郭玄光三人到达KVT的时候,他们订的房间已经有女士 在那了。一经介绍,原来是两位陈工的家里人,妻子和孩子。美其名曰「欢迎会」,
 其实却是个「家庭同乐会」。两家人有吃有喝的,玩得是不亦乐乎。
 
  郭玄光不是怕热闹的人,不过对着两家人有大有小的,怎么也有些尴尬的感 觉。郭玄光想着反正自己也没事干,算了,就这么着吧。
 
  大伙儿尽兴以后,两位陈工就各自领着家人回去了。虽然两人都有车,不过 他们好像都觉得郭玄光是本地人似的,也没说送送郭玄光。
 
  郭玄光和郭大少外出后向来都是自个儿回家,因此也不介意。不过这里可是 政投市,当郭玄光走了两步想找公车站的时候,发现四周乌灯黑火的,也不知打 哪儿去了。
 
  其实打个电话给师兄这事就了了,不过郭玄光没有这个想法,而是掏出了手 机查地图。当然网络上什么咨询都有,很快郭玄光就找到了车站和去车站的最短 路线。于是郭玄光就按着GPS的指引,快步向车站走去。
 
  与梁山市不同,夜幕下的政投市显得十分安静,就算是周末也是如此。 
  除了刚才KTV附近的一小片区域,路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正当郭玄光走过一条小巷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有人说: 「喂,小伙子,你掉东西了!」
 
  郭玄光一愣,放慢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来回头想看看怎么回事。 
  就在郭玄光转过身来的那一刹那,他只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接着就 听到「呲」地一声,一股浓雾般的东西扑面而来。
 
  幸亏郭玄光反应不慢,赶紧侧身一闪。虽然躲开了浓雾的直接攻击,但是鼻 子里早已涌入了不少强烈的气味。郭玄光暗叫不妙,只感到头部一阵眩晕。 
  朦胧之中他看到袭击的人是一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瘦弱男子,但是样子却无 法看清了。
 
  那人也不着急,看清楚郭玄光脚步不稳的样子后才又再举起喷雾扑了上来。 此时的郭玄光已是脚步蹒跚,想避也避不开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斜刺里突然冒出个人影来。只见那人举起手刀劈在瘦 弱男子的前臂上,一下子就把喷雾打掉了。紧接着这人抓住瘦弱男子的手臂一扭, 就把整条手臂扭到了他背后,顺势把他推到了墙边。
 
  郭玄光此时连视线也有些模糊,但是还能看清这第三个人穿着一套超人般的 衣服。而且这人身手敏捷,一下子就把袭击他的人制服了。紧接着郭玄光听到第 三人娇叱一声道:「哼,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我就知道你会不思悔改的,你别 以为躲到政投市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郭玄光感到这女超人的声音十分熟悉,似乎在哪听过。但是此时他已经支撑 不住,身体慢慢地软了下去。虽然他仍有些意识,不过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此时那瘦弱男子吃惊地道:「你、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的?」 
  女超人道:「哼,你叫做陈大,九个月之前在梁山因为公车非礼案被判刑了, 前些天刚放出来。你是政投人,当然要回来这里咯。」
 
  陈大显得更是惊慌道:「你、你、你到底是谁……谁……你、你为什么知道、 知道这些事的……」
 
  「我还知道那事其实你有个同党,只是因为你把事情都揽上身了,因此就你 一个判了刑!」
 
  「什么……你……你……没有、没有……没有同党,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别说屁话,我只问你一句,那天那个西装男是不是你的同党?」
 
  「什么同党,没有……没有……没有同党!」
 
  「我知道你是代罪羔羊,你不过是代人受罪而已。你放心,我不会透露你任 何事情,只要你给我一个肯定答复。」
 
  「哎哟我的超人姑奶奶啊,我求求你了,你不要问了,案子都判了,我也放 出来了,过去的事不要提了好不好?」
 
  「非礼案放出来不到两周,再犯下个迷魂抢劫案,你说你这回要去里面多久 了?」
 
  「你……你……哎呀好了好了,是那个学生打扮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学生?你说那个学生?你确定?可别骗我!」
 
  「确定、确定,我现在还哪敢骗你啊!」
 
  「谅你也不敢,如若不然我肯定回来找你的!」
 
  「是是是,我不敢不敢,那姑奶奶能先放了我吗?」
 
  「哼哼,我当然要放你的,我抓你干嘛,这可是警察的事!」
 
  女超人说完,拿出一条带子把陈大扎了个严严实实地丢在一旁,然后拨通了 报警电话。没多久,郭玄光就被送到了医院,经过了治疗睡了一晚后才恢复了精 神。
 
  「这女超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郭玄光觉得昨晚的事有些像发梦一般,无 论陈大还是女超人都有些不可思议。最巧合的是这两人居然都和梁山市有关,似 乎之前在梁山市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郭玄光一边和警察做着笔录一边回想起昨晚的事,可惜遇袭后他的意识也不 太清醒,只记得女超人提过梁山市,具体是什么就想不起来了。
 
  虽然女超人的话郭玄光想不起来,但是陈大抢劫的事实却是不容狡辩的。 
  加上陈大早有不良记录,这回进去没有个三五年恐怕是出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