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人妻杏儿]作者:怪侠
[人妻杏儿]作者:怪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人妻杏儿
 

 时间:2003.3.29.
 排版:tim118
 字数:28571字
下载次数: 586



 


  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白晰的脸蛋儿,一头乌黑的长髮 盘起,线条优美的身材被一袭婚纱包裹著,小鸟依人般靠在一个男士身旁,这就 是杏儿的结婚照。
 
  杏儿和丈夫张炜结婚快三年了,非常相爱,因为分别在两家公司做文员,收 入不高,所以至今没有孩子。
 
  杏儿在宏达贸易公司作总经理秘书,天天早出晚归,十分忙碌。这天是她2 5岁的生日,到了晚上,丈夫阿炜做好饭等杏儿回来吃饭。这时杏儿突然打来电 话,说:「老公,我晚上要加班不能回来了,你先吃吧不用等我了。」说完就匆 匆挂了电话。
 
  杏儿所在公司是一家不大的贸易公司,她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人,叫石俊 雄,很好色,经常骚扰漂亮的女职员,也包括杏儿。不过,杏儿还是那种保守的 女人,一直没让他得手。石俊雄一直心有不甘,这天故意留下她,想趁机沾点便 宜。
 
  杏儿今晚穿著一身深蓝色的无袖套装,两条白皙的大腿被肉色丝袜包裹著显 得非常诱人。
 
  石俊雄看著杏儿一身无袖连身套装,长髮飘逸,高耸的胸部,显得性感十足, 顿时感到欲火中烧,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欲火爆发出来。
 
  石俊雄借口让杏儿拿讲话稿给他看,低头从杏儿领口上看见白皙丰满的胸部, 还有一点点的乳罩,深深的乳沟,甚至一点点乳头。石俊雄的鸡巴立即直了起来, 欲火在胸中燃烧。他望望四周,仔细倾听了一下,确认公司员工都走光了,四下 无人,嘴角露出笑容。
 
  杏儿似乎感觉到了,站起来借口去拿文件,想要离开。
 
  石俊雄说:「这裡不好,不要这样写!」
 
  杏儿听到稿子有问题,立即停了下来,还往前凑了凑,但稍稍紧了紧领口。 
  石俊雄暗笑,心想,等会儿就叫你脱光,我看个够。他知道杏儿胆子小,就 故意发怒:「做工作怎麽能这麽不经意呢?你怎麽写的!」
 
  杏儿被他的训斥吓坏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麽。
 
  石俊雄又说:「你过来,我告诉你。」
 
  杏儿只得又回到他身边,低下头看稿子,却忘记了胸口的春光又被石俊雄看 了个够。
 
  石俊雄一边说,一边转到杏儿身后,从后面双手抱住杏儿,不让她动。 
  杏儿被这突然袭击吓蒙了,尖叫了一声。这时公司的人已全走光了,这声尖 叫在这座空旷的大楼裡显得那苍白无力。
 
  石俊雄的手一把就摸到杏儿的乳房,嘴还在杏儿的脖子上乱啃,下体紧紧地 贴在了杏儿丰满的臀部上。
 
  杏儿吓得浑身哆嗦,却也不敢大声叫喊,挣扎著推开石俊雄,说:「石总, 我有老公的,放开我,你不能这样!」
 
  石俊雄不理会杏儿,衝上去抱住她,把她拖到牆角,左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 抓住了渴望已久的那对东西,柔软的感觉令五十多岁的石俊雄颤慄。
 
  杏儿的胸部柔软、光滑、白晰,石俊雄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粉红的乳头,来 回磨擦,慢慢地杏儿的乳头霎时变硬了。
 
  杏儿这时拼命地在石俊雄怀裡扭动著,泪水顺著她那白晰的脸膀淌下。石俊 雄飢渴的吸吮著杏儿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杏儿牙齿紧闭,不让石俊 雄进去。石俊雄将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杏儿体会自己双唇正被丈 夫以外的石俊雄亲密的吸吮,觉得羞愧难当,使力推著。
 
  石俊雄用舌头撬开了杏儿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杏儿的舌尖,杏儿的 双唇被紧密地压著,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
 
  杏儿虽已结婚,但没要孩子身材一直很好,浑身上下渗透著诱人的少妇气息, 但杏儿一向洁身自爱,婚后被别的男子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只觉几乎要晕眩。 
  全身发热,防御心渐渐瓦解。
 
  石俊雄将杏儿的香舌一吸一吐,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裡,杏儿的欲火 渐渐荡漾开来,口裡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石俊雄的口中,任他 吸吮,自己的唾液也吐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石俊雄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 头,两人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慢慢的石俊雄的下体变得坚硬无比,便侧过身体抱住杏儿,石俊雄的手慢慢 地上滑,压在杏儿尖挺的胸部,轻轻的揉捏著杏儿粉嫩的乳头,杏儿的脸更红了, 便侧过脸。
 
  石俊雄亲吻著杏儿的耳垂,双手解开了杏儿的衣扣,脱掉了上衣,雪白的乳 罩出现在了石俊雄的面前,苗条的背部没有一点多馀的脂肪,皮肤也是那麽的光 滑白晰,杏儿的心跳不禁加快了。
 
  石俊雄则是粗暴的一把拉下杏儿的乳罩,杏儿「啊」的轻叫了一声,本能的 用手摀住了自己那对白晰的乳房。
 
  石俊雄粗鲁的把还穿著短裙子光著上身的杏儿推到办公桌上,双手把杏儿的 手拉开,那双手毫不留情重重的在杏儿白嫩的乳房上用力搓揉起来……顿时双乳 被捏挤变形,手一鬆又弹性十足弹起来,浑圆尖挺的乳房,白嫩的胸部,形成了 强烈的视觉刺激。
 
  石俊雄衝上去,使劲儿地亲吻著杏儿的双乳。
 
  「喔…不要…我先生等我回去」杏儿不断喘息挣扎,神智渐渐模糊。
 
  石俊雄吻了一阵儿,低头看见杏儿两条白嫩的大腿,轻轻地掀开她的短裙, 两条白嫩大腿被肉色丝袜包裹著,中间一条白色蕾丝内裤出现在石俊雄的眼前, 内裤紧紧地包裹住杏儿丰满的下体,中间微微地凸起,露出一两根弯弯的黑亮柔 软的阴毛。
 
  「放开我……石总……不要呀…求你…」石俊雄没理杏儿,右大腿顶在她的 双腿内侧,接著就把杏儿反过来按在办公桌上。
 
  杏儿上身被按在桌上,由于桌子较高,双腿悬在半空。石俊雄把手伸进杏儿 的裙子,摸到内裤的边缘,轻轻向下扯了扯,便摸到杏儿丰满的屁股。
 
  石俊雄一把扯掉杏儿那件裙子,接著双手用力将杏儿的肉色丝裤袜撕乱扯下, 可怜地挂在杏儿白嫩的足踝上,杏儿全身只剩下那条白色的蕾丝内裤了。 
  石俊雄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内裤微微隆起的地方,杏儿身体颤动著,慢慢地石 俊雄感觉手指抚摸的地方开始发潮,内裤有点儿湿了,显出湿湿的一条小缝。 
  石俊雄手指用了点儿力,触觉到两片柔软滑腻的肉瓣,轻轻地来回磨擦,杏 儿浑身发抖,一隻手紧紧地抓住石俊雄的手,双腿不安地扭动,嘴裡发出令人销 魂的呻吟。
 
  石俊雄站直了身子,索性把自己的全身衣裤全脱掉,把他的鸡巴拿出来托在 手上。他的鸡巴足有20多厘米。
 
  这时,石俊雄一手伸手摸杏儿雪白的乳房,一手套弄自己的鸡巴,然后俯下 身去,握著那快要射精的龟头在杏儿那尖挺白嫩的乳房上来回的磨蹭,手快速的 套弄著鸡巴,还不时的让龟头在杏儿的乳头上轻轻的磨著。
 
  杏儿羞得用双手掩住了脸,她觉得此时自己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而石俊雄 就像一头即将撕碎自己的野狼。
 
  杏儿睁开眼睛看见石俊雄那鼓胀的龟头充血的发亮,整根鸡巴只见青筋条条, 嘴裡迷糊的叫著:「老公啊,你的杏儿就要被人插入了。」杏儿闭上了眼睛,紧 咬双唇,脸上一行泪水流了下来。
 
  石俊雄粗暴地一把扯下杏儿的白色蕾丝内裤,一副精美绝伦的肉体呈现在他 面前,只见杏儿双眼含春,乳房高耸,修长圆润的双腿,淡淡的阴毛,掩著小丘 般的阴部,肥美的阴唇夹著殷红的小阴缝。
 
  石俊雄欲火高胀,猛地压到杏儿诱人的肉体上,粗大的阴茎紧抵在杏儿的穴 口不停的磨著。这要命的磨擦,杏儿最后一道防线快要崩溃了,双手掩住她那涨 红的脸庞,无力地出声道:「不要进去,可千万别欺负了我!」
 
  当自己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被大大分开时,杏儿知道那头一丝不挂的野狼已 经发动它的攻击。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石俊雄那粗壮的身体已压了过来,感 受著迎面而来的混浊的气息,杏儿可以感受到石俊雄那股灼人的衝动。只觉乳尖 一阵悸动,全酥身麻,觉得若有人此时使劲大力握住搓揉自己的丰满乳房不知多 麽销魂,就在石俊雄再次将龟头对准杏儿穴口的时候,杏儿轻轻地啊了一声,石 俊雄猛地沉下屁股。
 
  顺著滑不溜丢的淫水,石俊雄的大阴茎插入了杏儿的阴道,紧紧地抵住杏儿 的子宫。在恍恍惚惚之中,突然整个阴户遭到石俊雄毫不怜惜地攻佔,杏儿不禁 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以消减石俊雄那巨大生猛的阴茎所带来的几丝疼痛。 
  「完了,终于被老公以外的石俊雄侵佔了。」杏儿的脸上呈现複杂的表情, 五十多岁的石俊雄一点也不显得老,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著杏儿的宫颈,面 对著年轻白嫩的杏儿,就像一件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虏获到的战利品,而现在正 等待著自己去探索、享用。他的每一次的抽动都是那麽地有力,杏儿的阴户经过 石俊雄卖力地干过一阵之后,心情有了奇妙的变化,秀美的双目含春,将两隻手 轻搭在石俊雄的双肩,微睁著眼,享受著石俊雄时快时慢的抽插所带来的蚀骨的 快感。因承受不住未曾有的舒畅,杏儿用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去吸取每一丝石俊 雄传来的气息。
 
  石俊雄的每一次衝撞,杏儿总轻叫一声,一向保守的杏儿此时已完全进入状 态,雪白的小腿紧夹著石俊雄的腰肢,一再地催促石俊雄侵入自己的更深处。 
  没有片刻的停留,石俊雄解开杏儿钩住自己的双腿,将它们架在肩上,开始 大起大落的抽送。受到石俊雄没命狠插的杏儿,阴道被拉出大量的淫水,那淫水 沿著雪白屁股沟儿,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湿了一大片。
 
  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杏儿,突然发现石俊雄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抽动的速 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杏儿知道石俊雄就要射精了,一时间,吓得欲念全消,双手 急急地推著石俊雄道:「石总,快抽出来,千万别射在裡面,我会……」 
  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达到高潮石俊雄根本顾不了那麽多,急于一洩为快 的他,不但没有因杏儿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杏儿抱得更紧,屁股的起落更加 地剧烈。突然,石俊雄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龟头涨到了极点,终于扑赤扑赤射了 杏儿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杏儿几乎昏死过去。
 
  「好爽」石俊雄搂著杏儿光溜溜的身体,不停地摸著两个大乳房,杏儿两条 白嫩的大腿无力的垂在办公桌上,雪白的小腹上还溅落一些白色的精液,高潮过 后,杏儿的神智有些清神了,看见眼前发生的情景,嘤嘤的抽泣起来,慢慢的穿 上衣服。
 
  这时,石俊雄过来搂住杏儿,杏儿抽出手,狠狠打了石俊雄一记耳光踉踉跄 跄地衝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杏儿来到石俊雄办公室。
 
  「老板这是我的辞职信,」杏儿将信扔在石俊雄的办公桌上。
 
  石俊雄抬坯起他那有点秃的肥头,「辞职?为什麽?」
 
  「你说为什麽!无耻!」杏儿秀目含怒,气愤地说。
 
  「唉!杏儿,昨天晚上是我不好,因为你太美丽了,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对不起,」
 
  「快点别说了,你签了字我要走了」
 
  石俊雄看杏儿去意已决,只好摇了摇头说:「辞职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麽事?」
 
  石俊雄一边色迷迷的在杏儿秀美的身上上下打量著,一边打开了电视,画面 上顿时出现一个石俊雄趴在一女人身上抽动的镜头。
 
  杏儿一看正是她和石俊雄的。
 
  「你!」杏儿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
 
  「杏儿,如果你不想让你心爱的丈夫知道的话,就乖乖的听我的。」说完就 将正在发蒙的杏儿搂在怀裡,抱到自己的大腿上。
 
  杏儿一脸茫然,她深深爱著丈夫张炜,也不想失去丈夫的爱。「天啊,我该 怎麽办?」杏儿无助地想。
 
  石俊雄见杏儿发呆,知道她怕丈夫知道,于是进一步诱惑:「只要你再答应 我一次,我就允许你辞职,还会给你一点补偿,保证不再打扰你。」
 
  杏儿仍然无语,但轻轻挣扎了几下。
 
  石俊雄又说:「我也保证不把昨天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你丈夫。」
 
  这句话起了作用,杏儿停止了扭动。
 
  石俊雄大胆地将手伸进杏儿的衣服裡,解开胸衣,轻轻抚摸杏儿白嫩丰满的 乳房。
 
  杏儿皱了皱眉,这种抚摸让她难过,她握住了石俊雄的手。
 
  「怎麽,不愿意?」石俊雄冷笑著,「是不是让你老公来看看录像带啊?」 
  「不,不要!」杏儿痛苦地摇摇头,轻轻鬆开手,同时闭上了眼睛。
 
  石俊雄的手逐渐向上,揉捏著杏儿粉红的乳头。杏儿的乳头逐渐变硬,呼吸 有点急促了。
 
  这时,石俊雄将杏儿抱到沙发上,杏儿顺从地躺下了。
 
  石俊雄抬起杏儿丰满的大腿,把手伸进杏儿的短裙内,脱下了杏儿的蕾丝内 裤,杏儿将头侧向一边,双手捂著自己赤裸的下体。
 
  石俊雄将杏儿的双手拿开,将嘴凑上前,用手分开杏儿的阴户,伸出舌头对 著杏儿两片花瓣猛舔。杏儿『啊』的叫了一声,两条白嫩结实的大腿紧紧地夹住 石俊雄的头。石俊雄一边舔著,一边解除杏儿身上的衣物,杏儿这时已双面潮红, 只得任其所为。
 
  石俊雄将身上衣服脱光,挺著他的大鸡巴对著杏儿的洞口,『滋』的一声插 进了杏儿的阴户。
 
  「啊——」杏儿叫了一声。
 
  杏儿的身体对石俊雄来说已是轻车熟路了,粗大有阴茎很容易就进入杏儿紧 小的阴道中。石俊雄把杏儿紧紧的抱住,结实的臀部向杏儿的下体一次次的衝击。 
  杏儿在石俊雄不断的重压之下,渐渐的把两条白嫩的大腿分得越来越大,最 后把腿张扬了开来,勾在石俊雄粗壮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勾住,丰 满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著石俊雄的衝击,而向上迎击。
 
  石俊雄趴在杏儿身上很起劲的抽送著,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玩别人漂亮的妻子, 他很兴奋。
 
  石俊雄把他的大鸡巴从杏儿的阴道裡抽了出来,然后站在沙发旁,把杏儿丰 满的大腿架的肩上,用力前压,将杏儿双腿一直顶在胸前,石俊雄用手把著自己 翘得高高的阴茎,对著杏儿迷人的蜜洞,更加轻鬆的就把自己的大鸡巴送进杏儿 的身体,抽插的起伏也更大,两隻腿的肌肉绷的紧紧,每插入一次都触到杏儿的 花蕊。
 
  杏儿也随著石俊雄的抽插而把头髮摇来摇去,一隻手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揉 捏著,一隻手放在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石俊雄每一次压下来就会将杏儿的手指 紧紧地压在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杏儿白晰的屁股一阵紧缩。
 
  杏儿嘴裡呻吟著,石俊雄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进杏儿阴道底 深处的时候,都要很沉实的顿一下,然后臀部很劲的左右拧动一下,好让杏儿蜜 洞裡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膨胀到极点的鸡巴。
 
  杏儿逐渐迷离,开始迷迷糊糊的呻吟了,屁股为迎合石俊雄的衝击而上挺, 腿也不再间或张合的分开,而是紧紧地著石俊雄腰部,白嫩的大腿也开始随著屁 股肉的抖动而抖动并渐渐鬆开。
 
  石俊雄一次比一次深的往杏儿身体深处送入,最后他把身子紧紧的趴在杏儿 娇躯上不停抖动的身上,脸上的表情既兴奋又舒悦——他射精了,将他的精液全 部射进了杏儿的身体裡.
 
  两人抱紧沉浸了片刻,石俊雄先抬起下身,将阴茎从杏儿的阴道裡抽了出来, 拿起杏儿的白色蕾丝裤,按在杏儿阴道口处,擦拭著流出来的精液,然后放在鼻 子底下闻了闻,朝杏儿淫笑了几声,之后翻过自己还有点湿漉漉的包皮,用杏儿 的内裤将自己的阴茎擦乾淨.
 
  这时杏儿脸上红潮褪尽,还有点害羞,又似下意识的把双腿夹紧……
 
  杏儿因不堪宏达公司总经理石俊雄的骚扰,毅然离开了公司。经好友王丽介 绍,来到华通宣传策划公司,仍然担任总经理秘书。
 
  华通宣传策划公司总经理孙天刚是个40出头的中年人,相貌堂堂,只是也 有个动手动脚毛病。这一直让杏儿十分担心。
 
  「杏儿,正忙著呢?」
 
  杏儿抬眼一看,原来是王丽,就放下手裡的滑鼠道:「是啊,孙总要我这两 天把公司今年的业绩赶出来,有事吗?」
 
  「孙总让你忙完了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知道了!」
 
  杏儿乱七八糟的忙了一早上,直至下午才把业绩单整理出来,然后赶快列印 出来,向孙总办公室走去。
 
  临进门前,杏儿下意识的将及膝的裙子向下扯了扯。
 
  「咚、咚」,杏儿敲了敲门,裡面传来,「请进!」
 
  杏儿走了进去,把门关上,「孙总,您要的今年的业绩已经做出来了,王丽 说您还有事找我?」
 
  「啊,是杏儿啊,是的,是有事找你,你先把业绩单拿过来看看。」
 
  杏儿走到办公桌前,刚要把业绩单递上去,孙总示意要杏儿走到他身边去。 
  杏儿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走近他身边,并把业绩单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孙总低下头看了看,道:「杏儿,把这上面的资料详细解说一遍给我听。」 
  杏儿低下头,道:「好的,孙总。」
 
  「今年公司总的业绩还不错,比去年上升了六个百分点,但上半年的业绩不 太理想……」杏儿无神的念著。
 
  这时杏儿感觉到孙总的一隻手隔著裙子落在了自己的臀上,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杏儿屈辱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杏儿甚至被孙总扯掉了内裤,要不是杏儿当时 挣扎起来,还不知会发生什麽事情。
 
  杏儿也想过再次辞职,可是老公阿炜的公司自去年起就开始不景气,不但工 资现在少得可怜,还随时有下岗的可能,而且他们在去年按揭贷款了一幢房子, 到现在还有十多万元没有还清呢,杏儿怎麽能……唉……
 
  杏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念著。
 
  孙总的手不安分地动著,他见杏儿没有反抗,于是手往下移,从杏儿裙子下 伸了进去,在杏儿两腿之间滑动著。
 
  今天杏儿正好没有穿长筒丝袜,只好强忍著自己不去挣脱这只可恶的手。这 时孙总的手已经向上伸至杏儿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起来,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 杏儿的下阴处。一阵阵淡淡的快感不由的自杏儿的双腿间产生,传入杏儿的大脑。 
  又来了,杏儿羞恼的想著,怎麽被这种人侵犯也会有这种感觉?
 
  杏儿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索性不再念那讨厌的业绩单,只希望孙总的侵犯 快一点停止。然而孙总的手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
 
  杏儿突然想到上次孙总把她内裤扯掉的事,不由得担心起来。要是今天他又 这样怎麽办?而且这裡是办公室,要是有人敲门进来的话……,想到这裡,杏儿 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但愿不要出什麽事情。
 
  快感不停的传来,杏儿感觉到下体不争气的开始流出液体来,羞愧的低下了 头。
 
  「嘿嘿,杏儿,你的身体还是这麽的敏感啊,只一会儿就开始出水了,这真 是让人感到兴奋啊!」孙总淫邪的笑著。
 
  杏儿的脸上开始发烧,一定红透了,这讨厌的老色鬼。受到这种侮辱可是身 体却变得更加敏感,这该死的身体。
 
  上次也是这样,在孙总淫秽的语言和笑声下,杏儿的身体一次次的背叛了杏 儿的意志,不得已屈服于孙总的挑逗之下,那一次差一点就……
 
  这时,孙总的手指隔著内裤摸起杏儿的下体来。
 
  杏儿可以感觉到杏儿的内裤已经湿湿的贴在杏儿的阴唇上,孙总的手指在杏 儿的两片阴唇之间轻轻划动,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后他的手指每次划 动时都陷入了杏儿的阴唇之内,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强烈。
 
  孙总突然将他的手指收了回去,杏儿一时没回过神来。
 
  这时,孙总突然将杏儿拉向他坐著的两腿之间,依然背对著他,对杏儿说道: 「上身趴在桌子上!」
 
  「不要,孙总。」
 
  「别怕,杏儿,我只是想看看你下面的样子啊,嘿嘿!」
 
  啊,最可怕的事就要来了。杏儿想反抗,可是一想到那些理由,就再也没有 力气了。最后,杏儿只好安慰自己说,只要不让他突破那最后一关就好了。杏儿 却不知道,每次这样一想,自己心理上的抵抗力就弱了一分。
 
  杏儿慢慢地趴在了桌子上面,脸上不由的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下身一凉,杏儿的裙子被掀了起来。紧接著,一双手将杏儿的内裤往下扯, 杏儿的双腿条件反射的夹了起来,不让他把内裤脱掉,可是,最后还是被孙总巧 妙的褪了下来。
 
  这时,杏儿下身已无寸缕,整个的暴露在孙总的眼裡.
 
  上次杏儿的内裤虽然被孙总扯掉了,可是由于杏儿的挣扎,他并没有看到杏 儿的下体,可是这次,还是被他给看到了。
 
  杏儿虽然趴在桌上,可是依然感觉到他的视线正紧紧盯著自己的那裡. 杏儿 紧张极了,可是杏儿的阴道却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每次抽搐,杏儿都可以感觉 到下体不停的渗出水来,不一会儿,渗出的水自杏儿的大腿根处向下流。 
  「啊,杏儿,你的下面真美!屁股翘翘的,腿又细又长,真不愧是公司裡最 美的女人,咦?你下面的小嘴裡怎麽流了这麽多口水啊。我帮你擦擦。」 
  杏儿羞得做不出声来。
 
  这时,孙总的手拿著杏儿的内裤帮杏儿把下体的水清理乾淨,而少了他的挑 逗,杏儿的下体也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抽搐。
 
  很快地,他的双手又放在了杏儿的臀上。
 
  一股股热气喷在了杏儿的后面,痒痒的,很舒服,他一定是在离杏儿那裡很 近的地方看,可是那裡是丈夫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地方啊。杏儿娇羞的想挣开,可 是杏儿的臀被他的手牢牢的固定住,一点也动不了。杏儿心裡不由的产生更加强 烈的屈辱感。可是水又不争气的开始流了出来。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杏儿绝对想像不到事。突然杏儿的下面被什麽东西贴住, 紧接著一个热乎乎,软软的东西在杏儿阴唇上蠕动,很快的它就钻进了杏儿的下 体,不停的动著。
 
  「啊……」好舒服,杏儿的大脑裡面暂时地空白了一下,但是很快杏儿就醒 了过来,他该不会是把那个放了进来吧,可是不像,杏儿下面的这个和那东西形 状又不太一样,而且软软的,该不会是……他的舌头吧!
 
  杏儿和丈夫结婚也三年多了,可是连杏儿丈夫也从没有用舌头舔过杏儿那裡, 今天孙总他竟然……
 
  「孙总,啊……不要……舔那裡……呀……」此时,杏儿舒服得连说一句话 的力气也没有了,如果这时有人脱了杏儿的鞋子,就会发现杏儿的脚指头也舒服 得一根根翘了起来。
 
  孙总真是个魔鬼。他用双手将杏儿的阴唇拉开,然后他的舌头象蛇一样在杏 儿阴道裡钻来钻去,将杏儿的理智一点点除去,欲望的火焰渐渐的燃烧了杏儿。 
  「呼呼,你的爱液可真是甜美啊。」孙总将杏儿下体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进 了肚子裡,好像杏儿的爱液是什麽琼浆蜜液一般。
 
  他的言语刺激著杏儿的感官,下体的感觉更加剧烈的衝击著杏儿的脑海。杏 儿认命的想著:既然下体已经被他看过了,而且他正在用嘴亲杏儿底下,我为何 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只要不让他的那裡进入杏儿的下体就行了呗。
 
  想到这裡,杏儿配合地将臀部翘了翘,以方便孙总的舌头在杏儿底下活动, 甚至,杏儿悄悄、慢慢地将双腿分了开来。
 
  「嘿嘿,这才是杏儿的乖宝贝。」孙总怪笑起来,他好像发现杏儿的企图似 的,舌头更卖力的蠕动。
 
  一阵阵昏晕的感觉向杏儿袭来。
 
  「啊……我……不行了……」杏儿使劲喘著气,这时杏儿的喉咙好像也渐渐 地失去了作用,杏儿知道这是快要到达高潮的表现。
 
  突然,一根手指在杏儿肛门处轻巧的划动起来;而同时又有两根手指将杏儿 这时因兴奋而突起的阴蒂捏住不停的捻动著。
 
  杏儿的呼吸几乎要停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向杏儿涌来,阴道裡不由自 主地痉挛起来。
 
  「呜……」杏儿舒服得甚至发不出声音来。
 
  杏儿无力地瘫在了桌子上。
 
  这时高潮的馀韵还未从杏儿体内消失,身后却传来「悉悉嗦嗦」的动静声。 
  杏儿的心裡猛的一惊,这分明是正在脱衣物的响声呀。
 
  孙总他想要干什麽,难道他要……不行呀,杏儿不能再让他得寸进尺了,否 则杏儿以后还怎麽面对杏儿最深爱的老公呢?
 
  杏儿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想要挣扎,可是偏偏身体却软得一点劲也使不上来。 
  「杏儿,舒服吗?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呢!」孙总在身后笑得更加淫 秽。
 
  孙总的手从杏儿腰后伸了过来,强迫著将杏儿的身体按住。
 
  杏儿勉力的用手支撑起上半身,软弱得道:「不要啊……孙总,杏儿是有老 公的人,而且……这裡会有人来的,您就放过杏儿吧,不然……杏儿会报警的。」 
  「嘿嘿,我已经吩咐过王丽,这裡谁都进不来。至于报警嘛……如果你尝了 我的大肉棒……嘿嘿,一定会捨不得报警的,刚才你已经爽过了,可是你看看我 这裡,硬梆梆的怎麽办?」
 
  杏儿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孙总下身赤裸著,那裡这会儿正直直 的挺立著,又粗又长,而且上面还佈满粗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样,还有他的龟 头,竟有杏儿的半个拳头那麽大。
 
  杏儿想,天啊,这要是真的让他插进底下,那能承受得了吗?如果这裡有张 镜子的话,杏儿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此时杏儿感觉自己就像一隻落入虎口的小 兔子,身子无助的发抖著。
 
  孙总淫笑著将杏儿的两腿分开,杏儿的阴户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杏儿不由的惊叫了一声,慌忙用手遮住屁股。杏儿想合上双腿, 可是孙总站在杏儿两腿中间,根本合不住。
 
  孙总笑嘻嘻的站著,蛮有趣的看著杏儿的表现,突然说道:「要不这样吧, 我们俩来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今天放你走,如果你输了,你就乖乖的让我插 一下,怎麽样?」
 
  他故意把「插」字咬的很重,听的杏儿下体阴道内不禁一颤。这可恶的色鬼。 
  可是杏儿还是急忙的点起头来,只要能让他不那样,杏儿这时什麽都能答应。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火狱碎魂鬼 金币 +10补上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