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色情>【还情系列(全5 篇)】

【还情系列(全5 篇)】-




还情系列
菊事警事 PP 的故事刑事黑皮鞋
还情,自然就是还人情的意思。这个系列是应几个好朋友的要求写的,他们
是主人菊菊和ROY 、喜欢被打屁股的北京乖宝、热衷刑具的解差和酷爱黑色皮鞋
的阿伙。现在除了有时候能在聊天室遇见解差以外,其它几个朋友都不知所踪了,
在这里衷心祝愿朋友们快乐平安!
还情系列之一菊事。送给菊菊主人
黑蠍子序
秋天来的很快,匆忙之间银杏树的叶子就已经泛出耀眼的黄色,天空蓝的让
人心慌,透明的阳光里流动着慵懒的味道。
在闹市区那间花店的橱窗里,各式各样的鲜花盛开着装点这条有些嘈杂喧嚣
的街道。到了傍晚时分,下班的人们会经过这里,买一束初绽的花拿回家去,在
花逐渐的绽放中,找寻一份美丽的心情。
毕竟是秋天了,天黑的很早,花店里的客人也逐渐少了。
「盛开的菊花象徵的是精神,感性和品格的……」在店堂后的花房里,那个
高大的男子手拈一朵绯红的菊花站在窗前慢慢的说。他忽然回头向着屋里暗处道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程南。」
屋子里没有开灯,十八岁的少年程南被用绳索五花大绑着坐在幽暗的角落里,
衣服被剥光了,露出他有着结实肌肉的年青身体,窄小的裤头包裹不住他挺拔勃
起的阴茎,而从短裤中探出头来。
程南的嘴里含着一朵正在盛开的白色菊花,有些苦涩的菊梗被咬在齿间,使
得唾沫无法下嚥,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此时,他听到那个男人的问话,却因为口中的花朵而无法回答,只有「呜呜
~ 」的应着。
「你的胸前又让唾液给弄的髒兮兮的,真是个没品位的孩子!」男人走到程
南的面前,抓住捆绑他的绳索,把他揪了起来,用手指抚弄着程南被唾液滴的湿
淋淋的胸膛。
「唔……」程南含着菊花的嘴里呜咽着。
「我再从头来教你吧!」男人从身后拉下程南的短裤,将自己的下体贴在了
程南颤抖着的身体上,用满是唾液的手指在程南的后庭抚摸着。
「啊~ !」程南因为下体的侵犯而叫喊着,嘴中的那朵沾满了程南唾液的菊
花随着他低沉痛苦的呻吟而掉落下来。
程南的挣扎中却激起了那个男人狂热的欲望,他一手环抱着被捆绑着的程南,
另一只手扶起他的右腿,然后,扭动屁股将自己的阳具插入程南的体内。
「啊!啊!」少年的身体在馥郁的菊花中遭受着蹂躏。

前几天,和外校的学生打群架,结果被学校开除了。
程南打架的理由是因为受不了每天每天都这样平凡的过日子。也就仅只是这
样而已。
「真是家门的耻辱啊。真搞不懂程南这孩子到底有什么不满的……」家里人
自然理解不了他的想法,母亲更是为这事头痛。「真的是教我们这做家长的不知
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我已经快十八岁了,上学实在也没有什么意思,你们不必为我操心。」程
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一个朋友赵铭帮我找了份工作。」
「社会上的事很複杂的,你应付的来吗?」父亲有些忧心儿子。
程南不耐烦的道:「是是知道了,我会注意的。」社会上有什么事是自己应
付不来的呢?那时候,程南只是单纯的这样想。
第二天的清晨,程南跟着赵铭来到了位於闹市区的花店。
「就是在这里上班吗?」程南跟着赵铭走进店里,那些美丽的花朵使程南的
心情很是愉快。
「老闆待会就来了,你先把工作服换上吧。」赵铭把程南领进了后面的货仓
兼更衣室。
「还要穿这个?太古怪了吧。」程南摇头道。「我可不穿。」
赵铭道:「这是规矩呀。我昨天已经给老闆打过招呼了,你今天第一天上班,
可要用点心啊。」
「不然,你帮我换吧?」程南冲着正准备换衣服的赵铭色色的笑着道。
赵铭的脸泛着微红,没有说话。
「什么嘛,我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程南不以为然的道。「以前都一
起洗澡的呢!」他顺手关上了更衣室的房门,握住赵铭去取工作服的手,笑着道
:「还记得那次在澡堂子我们做的游戏吗?」他拉开赵铭的衣服,将赵铭推到墙
角。
「不行,程南。」赵铭想推开程南。「啊!老闆马上就来了。」
「老闆?哈哈~~八成是个中年妇女吧。」程南按住赵铭的双手,用舌尖逗弄
着赵铭的乳头。「那不正好!我们就来吓吓他吧。」
「不不~ 」赵铭摇着头,身体却在程南的爱抚下兴奋起来。「啊啊~~啊~ 」
他情不自禁的呻吟着。
程南褪下赵铭的裤子,将那根挺的笔直的阳具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一边亲吻
着赵铭昂扬的阴茎,一边道:「要给她看什么样的场面呢?你说呀。」他将赵铭
的阴茎放进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允吸了一下。赵铭的身体兴奋的颤抖着。「真好
玩。我看那个老闆一定会以为走错门了。哈哈~~」他再一次将那根坚硬的棍子含
进嘴里,前后推送着。
「啊~ !不……啊~ 啊啊~ !」赵铭逐渐的走向高潮,他呻吟着呼唤着程南
的名字,大股的精液激射而出。
「嘿嘿~ 流了这么多。我看你也很会享受嘛。」程南用满是精液的手指在赵
铭的下体抚弄着,黏湿的液体被涂在了赵铭的肛门上。「你一定更想要比手指更
粗的东西吧。」程南的手指塞进了赵铭的身体。「想要的话就求我啊。说求你插
我!说啊!」
赵铭被程南撩拨的更加兴奋起来,他极力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不
……」
门突然推开了。
程南吃了一惊,回头看去,门口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修长健壮的身
材,穿着一身乾净得体的衣服。「?这个人该不会是……」程南这样想的时候,
赵铭已经急忙的穿好工作服,道:「老闆!」
青年向赵铭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有些吃惊的程南道:「昨天赵铭给我提起你
的事情。我叫刘佩峰,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上班吧,虽然是个很小的店铺,我想
如果大家用心的话,一定会做的很好的。」
「怎么搞的……」程南的心里有些慌乱,刘佩峰一副自然的样子反而让他不
知该如何是好。
「有什么问题吗?」刘佩峰问道。
「没,没有了。」程南手忙脚乱的穿好工作服。「我叫程南,很高兴能来您
这里上班。」
刘佩峰笑了笑道:「那么,程南。刚开始,我需要告诉你一些关於鲜花的知
识,这样工作起来会方便很多的。」

「首先,你要认识身周这些花卉的名称。」刘佩峰打开通往花房的玻璃门。
「现在是秋天,所以菊花会多一些,尽管如此,菊花也是分很多种类的……」
跟在刘佩峰身后的程南答应着,下体没有发泄的涨痛使他心不在焉。做了一
半突然停下来,好难过啊!程南望着脚下的一束淡绿色的菊花出神。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刘佩峰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程南吓了有一跳,连忙说:「没事,没事。」
「可是你的脸色……」刘佩峰很关心的问道。
程南脸涨的更红了。「我真的没事啊!」
「真的吗?」刘佩峰的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奇怪的微笑。「砰!」的一声,货
仓的门被推上了。
程南的心里突的一跳,他反应也算不慢了,立刻道:「啊……我突然想起件
事情要办,我先离……」他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刘佩峰一把拽住了程南的手腕,程南还来不及反抗,身体已经
被刘佩峰拉进怀里,程南的工作服被扯开,没有系好的裤子划了下来,刘佩峰伸
手握住了程南依然坚挺着的阳具。「弄成这个样子,怎么能说是没事呢?」刘佩
峰的手在程南敏感的身体上抚弄着。
程南的身体几乎立刻起了反应,他支吾着道:「那,那是!那个……」
「无所谓,你不用多做解释。」在他身后的刘佩峰将他的左褪抱了起来,程
南的身体完全仰躺进刘佩峰的怀里。
「你、你做什么!」程南僵立着的下体兴奋的颤抖着。
「呵呵~~做什么?」刘佩峰的手熟练的抽送着程南的阴茎。「像你这个样子,
怎么能很好的为我工作呢?」
程南感到下半身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情不自禁的呻吟着,身体完全依偎
进刘佩峰的怀中。刘佩峰闻着少年头发上淡淡的香味,同时,双唇印在了程南微
张的嘴唇上,他的舌头在程南的口腔中滑动着,握住程南下体的手更有力的抽动。
「不……不行了……要出来了!」程南只觉得一阵一阵电流通过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绷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哦啊啊啊啊!」白色的黏液喷射出来,洒落在
两个人的身上。
「这样就好了。」刘佩峰送开已经没有力气的程南,伸手揩去脸上被溅到的
精液。「看来你已经发泄完了,不过,你今天的过失要从你本月的工资里扣除的。
现在,为了让你更快的熟悉工作,我需要让你听话一些。」双手被反剪到了身后,
一根棉绳在他的胸膛上横捆了两道,然后将双手捆住,绳子从肩头拉到前面,穿
过捆住胸口的绳索,又绕回后面,将两手向上缚紧。
「请放过我吧!」程南根本不是刘佩峰的对手,裤子被脱下来,刘佩峰提起
程南,让他跪在地上,双脚也被栓上绳子,然后和大腿根捆紮在一起。程南近乎
哀求的道:「放了我吧!我会好好工作的,工资我不要了。」
「钱倒是其次。」刘佩峰从一束红玫瑰中拉出一只来,在手中玩弄着。「就
是你那付满不在乎的样子叫我看不下去!」他猛的用玫瑰花向程南的身体抽来。
「啊……」程南只觉得花的刺划过的疼痛,惊叫了一声,低头一看,只见自
己结实的腹肌几道血红的划痕。「啊……啊……」
「这个季节的玫瑰都是从温暖的南方空运过来的,很珍贵的。」刘佩峰亲吻
了一下那朵玫瑰稚嫩的花瓣,又一次挥起玫瑰向程南抽来。「呵呵~~像这玫瑰一
样鲜艳的红色,让我尽情的欣赏一下!」
「啊唔!」程南被捆绑着的身体根本无法躲避,花枝扫过他的身体,接连的
刺痛使他痛苦的呻吟着,红色的玫瑰花瓣漫空散落。
「呵呵~~果然绽放出了鲜艳的红色啊!」刘佩峰满意的看着程南赤裸的胸膛
上一道道血色的伤痕,又在花丛中挑出一朵盛开的白色菊花。「要不要加进一些
白色来试试?」他捏住程南的下巴,将白色的菊花轻柔的插入程南的嘴里。「不
能不小心用力咬断而让她掉下来,要温柔的含着……」刘佩峰一边说,一边俯身
亲吻着程南胸膛上的伤口。
嘴里放着东西,唾液很快的涌出又无法下嚥,慢慢的从嘴角溢出。刘佩峰的
舌尖在程南的身体上贪婪的搜寻着,「唔~ !」程南咬着那朵盛开的白菊,忍受
着对方嘴唇带给自己的奇异的快感。
刘佩峰注意到了程南又一次开始勃起的阳具,他用舌尖舔了一些程南龟头上
的液体到嘴里,微笑着道:「你不会是受了伤以后反而更有感觉吧?」
程南紧张的躲避着,急忙道:「不、不是……啊!」可是他一着急,忘了嘴
里含着东西,那朵盛开的白菊从他的口中掉落。
「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刘佩峰握住程南的阳具,用舌头反覆逗弄着他的
马眼,然后将那朵掉落的白色菊花插了进去,哦!那朵盛开的白菊。

「啊啊啊!好、好痛啊!」被绳索捆绑着的程南挣扎着。
「不要乱动,乱动可是会伤到尿道的。」刘佩峰威胁着他道。「难道你想让
这白色的菊花也染上血红色吗?」
程南再也不敢乱动,他挺着身体,看着自己下体那朵美丽的菊随着自己的身
体颤动。
「对,就是这样!不要呼吸……」刘佩峰用手指抚摸着白菊娇嫩的花瓣,「
你看,它这不是在你的身体里尽情的盛开了吗?」他又轻轻的晃动着插在程南阴
茎里的菊梗,一阵酥痒的感觉让程南忍不住呻吟着。
刘佩峰看见程南脸上愉悦享受的表情,轻笑了一下,他抬起程南的双腿,因
为程南的脚踝被捆在大腿根部,所以现在他整个身体都后仰着,刘佩峰掰开他袖
珍结实的屁股,看着那粉红色窄小的私处道:「接下来就换这里了。」说着话,
他的一只手指已经轻轻顶进程南的屁眼。
「啊!」程南疼的叫喊着。「不行!那里……啊!」
又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哦!你是说这里还是第一次吗?」刘佩峰看着程南
痛苦的样子,将手指塞入的更深。「那真是太好了,看来这会是个很令人满意的
插花作品!」
一只雏菊花塞在程南的嘴里,刘佩峰手拿一束嫩黄色的雏菊,又将几只雏菊
插进程南的肛门。
程南挣扎着,隐约可以看见那些花影的颤动,嘴里的菊梗散发着淡淡的苦香,
让他忽然沉浸在花的蹂躏之中。「呵呵~~多么美丽啊!」刘佩峰将手中的菊扯碎,
洒在程南赤裸的身体上。「你不这样认为吗?赵铭。」他忽然回头对着更衣室的
门口道。
更衣室的门慢慢的打开了,涨红着脸的赵铭直起身来。「对、对不起!我、
我是那个……我」赵铭支支吾吾的说。
「不需要道歉!」刘佩峰看了一眼赵铭道。「你对这个秋天里最美丽的花也
很有兴趣吧。」
赵铭向屋子里看去,沉醉在菊香中因为兴奋而轻轻呻吟的程南微闭着双眼,
黑黑的眉毛皱着,嘴角咬着的那朵雏菊绽放着耀眼的黄色,英俊的脸上痛苦和欲
望交织的表情使他的心也激动起来。
「你仔细的看吧!」刘佩峰又将手中的菊花轻柔的洒落在程南的身上。「你
的朋友现在正呈现着无比高贵的美丽!」菊花瓣落在程南的身体上,带给他细微
的触动,却如同拨响了生命中最美妙的琴音。「唔……」如同置身梦境的程南兴
奋的呜咽着。
赵铭走近程南的身边,亲吻着他下体那丛美丽的菊花,那萦绕的香也让他兴
奋起来,赵铭用牙齿咬着绽放在程南阳具上的那朵白菊,一点点的抽了出来,那
满涨着的液体也随之喷出,溅了赵铭一脸。「啊啊~ !」程南克制不住的喘息着。
赵铭用舌尖逗弄着程南依然挺直的阳具,呼吸急促的说:「程南……我……我已
经受不了了!」他一边用手继续套弄着程南的阴茎,一边褪下自己的工作服,分
开双腿坐到程南的身上,导引着那根坚硬的肉棍进入自己的身体。
程南已经完全沉浸在这快乐的花丛中,他奋力的抽送着。
「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啊。」刘佩峰看着在两个男孩在满室的菊花中造爱,
浑身的血液也跳跃澎湃着。他拔出程南身体里的雏菊,温柔的道:「不知能否让
我也参与进来呢?」他侧下身体,掏出自己早已经昂扬起来的阴茎,顶入程南的
肛门,并迅猛的抽动起来。
程南被抑制的身体奇迹般的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快感和刺激,身后这个奇妙
的人将自己带进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沾染了满身的浓郁的花香,让此时的程南为之疯狂。这个生命也许会因此
变的不同。
菊香在秋天的都市中蔓延,如同这场爱,肆意纵横……(完)
还情系列之二
警事。送给ROY 主人
黑蠍子序
虽然是初春天气,却已经分明感觉到了热。山野中到处都是迫不及待的绿色,
村子里的人三五成群,端着饭碗,聚集在谁家的门口,一边吃饭一边话着家常。
然后随着暮色四合,又都纷纷散去,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的回家休息了。
在村子的最东头,有一幢两层的小楼,这在这个偏僻的山村里显的与众不同。
好在这家人花了一大笔钱买下这块地,又承诺说要在农忙完后出钱给村里盖一所
学校,大家也就不去探问什么了。
「啊……啊啊……」小楼的窗户上蒙着厚厚的窗帘,甚至看不见屋子里的光
亮,只能隐约听见断续的几声男人的喘息和呻吟。
「啊……啊啊……」丁鹏痛苦的呻吟着。身上的警服凌乱不堪,裤子被褪下
来,那个叫做刘海潮的人从身后抱住他的身体,正疯狂的用阴茎捣着他的肛门。
他无法反抗,因为双手带着手铐,而自己的阴茎更在吴戈双手的套弄中兴奋的颤
抖着,这一切让他感到沉重的耻辱。「啊——!」丁鹏因为刘海潮更有力的抽插
而惨叫着。
「叫的太大声了!警察先生。」漆黑冰冷的手枪顶在了丁鹏的头上,丁鹏倒
抽了口凉气,只得忍着疼不叫出声来。
「如果这里的事情被外面的人知道了,比较麻烦的应该是你吧。」刘海潮一
边挺直身体在丁鹏的体内射出精液,一边冷酷的说。「落入被自己追捕的抢匪手
中被强奸的场面,你一定不希望被同事或者朋友看见吧。」
吴戈手里的枪顶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脸来,丁鹏痛苦的闭上眼睛。吴
戈忽的凑近前来,将吻印在丁鹏颤抖的嘴唇上。
「嗯……呜呜……」丁鹏根本无法逃避这一切。吴戈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
徘徊,自己的身体迎合着,兴奋着,丁鹏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己。
被人囚禁、被人玩弄,命运在偶然之间就这样改变了。

「我是西区警局的杨家俊。」那个警察也就二十来岁年纪,长的颇为清秀,
要不是身上穿着警服,还真看不出他是个警察。此时,他掩身在一辆汽车的后面,
手里拿着步话机,语气急促的说。「目前有两名抢匪正潜伏在花园路银行里,其
中一人手中似乎持有霰弹枪。」他一边说,一边关注的看着他的同伴:一身警服
的丁鹏正双手握枪监视着银行里的动静。
丁鹏比同伴看上去健壮许多,更像一头随时准备冲击目标的野兽。「不管了,
强行突破吧!」他有些不耐烦这样僵持下去。
「你说什么?不行,千万别莽撞。」杨家俊忙阻止自己的夥伴,他望着面前
这个浑身都散发着使不完的冲劲的警察,忍不住道:「对了,你知道吗?今天是
我和你遇见一周年的纪念日。」
「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在想这些。」丁鹏没好气的说。这个搭档什么都好,
就是老记挂着这些琐碎的事情。「已经僵持了快两个小时了,既不知道是否有人
质,也没有见对方提出什么要求。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说着话,丁鹏又要
冲进银行里去。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想和你的关系更进一步。」杨家俊从汽车后面跑
了过来,拉住丁鹏道。我想和你单独庆祝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对你~ 」
丁鹏还没有弄明白杨家俊话的意思,突然听见「砰!」的一声枪响,杨家俊
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丁鹏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顾一切的扑到杨家俊的
跟前。「家俊,你怎么样?」他一边检视着同伴的伤口一边道:「你忍一忍,我
去叫救护车。」
幸好没有伤中要害,子弹擦过杨家俊的左肩,大片的鲜血很快把警服殷红了。
「这帮可恶的匪徒!」丁鹏骂了一句,杨家俊急忙道:「不要啊!」可是丁鹏已
经举枪冲到银行门口,玻璃门打开了,丁鹏双手握着枪,戒备着里面的环境,愤
怒的叫着:「有种的就给我滚出来!」
里面一片寂静。「你们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丁鹏一边审视着身周,
一边向里走去。
「呦!有个警察进来了。」藏身在柜台后面的刘海潮向外望着,对藏在过道
另一边的吴戈道。
「一个人吗?长的怎么样?」帅气的吴戈探头去看。
刘海潮连忙警告他:「他过来了!」可是已经晚了,丁鹏已经走到了吴戈的
身后,大喝一声:「不许动!」他用枪指着蹲在那里的吴戈道:「是你打伤我的
同伴吗?」
「哦,快救救我,我受伤了。」此时的吴戈急忙捂着小腹弯下身去。「我不
是抢匪。」
啊?丁鹏吃了一惊,原来银行里还有客人!他急忙走过去,扶起地上的吴戈。
「你……你没事吧。伤到哪里?」
吴戈慢慢的抬起头来,不禁被眼前英俊的警察所迷惑,他忍不住伸手扶住丁
鹏健壮的胳膊,答应着道:「哦,我没事。」
「抢匪呢?」因为同伴受伤而愤怒着的丁鹏显然没有意识到对方说话的口气,
而焦急的询问着。「你看见长什么样子了吗?」
「啊……他马上就要过来了。」吴戈看到悄悄走到丁鹏身后的刘海潮举起了
装钱的皮箱。
「什么?」丁鹏没弄清楚对方话的意思,而此时,他忽然看到吴戈的眼睛里
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他心里暗叫「不好!」欲待起身,可是双臂被吴戈牢牢的
抓住,他正要摔开对方,后脑挨了刘海潮重重的一击,丁鹏一声闷哼,倒在了地
上。
「你也太乱来了。」刘海潮瞪了吴戈一眼。「节骨眼上还在打量帅哥。」
「抱歉。实在是忍不住啊。」吴戈还在望着地上昏迷了的丁鹏。
「是不错。」刘海潮踢了踢脚下不省人事的丁鹏道。「这个警察应该可以派
上用场的。」
偏僻山村的小楼里,丁鹏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觉得头痛的厉害,他忍不住呻
吟了一声,想要起身,才发觉手上带着手铐,丁鹏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
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醒啦?」刘海潮叼着烟笑瞇瞇的看着丁鹏。「托你的福,我们才能轻松
的逃出来。」
一边的吴戈也笑着道:「你对我真是关心的很,多谢你啦!」
丁鹏想起来了,在银行里,自己被人偷袭。原来自己变成抢匪的人质了,他
拚力的挣扎着,才发现两只脚上也带着手铐,不管他如何挣动,手脚上的刑具都
紧紧的箍住他的四肢。他有些懊悔自己因为家俊受伤,而一时冲动才会鹵莽行事,
又因为对方长相的单纯而轻信了吴戈。
被手铐锁住手脚的警察丁鹏因为自己的处境而愤怒着,并苦苦的思索着脱身
的方法。

「自己一个人陷入沉思是不好的,还有,你彷徨愤怒的样子很酷啊!」吴戈
走到警察丁鹏的身边,手扒着他的肩膀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副摸样让我很
兴奋呀!」
丁鹏甩开吴戈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怒喝道:「滚开!」
吴戈闪开丁鹏的攻击,笑着道:「啊哈!很有个性的样子。」
「吴戈,你被拒绝了。」一边吸烟的刘海潮笑嘻嘻的道。他逼近丁鹏,用手
捏着丁鹏的下巴,抬起他的脸来,「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他不怀好意的道。
丁鹏的手脚被手铐锁着,怒视着刘海潮。刘海潮深吸了一口烟,猛的把嘴覆
盖在丁鹏的嘴唇上。「呜……呜呜!」丁鹏被这突来的动作弄的措手不及,对方
的舌头探入自己的口腔,搅动允吸着,口水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呜咳……」
一股香烟的烟雾被刘海潮吐进他的嘴里,他克制不住的呛咳着,奋力推开刘海潮,
丁鹏气喘吁吁的道:「咳!你干什么?」
刘海潮不以为意的道:「把烟圈吐在你的口中啊。」
丁鹏意识到了某种自己没有预料到的危险正在向自己逼近,被强迫吸入肺中
的香烟烟雾使他不停的咳嗽着。
「喂!你到底要咳到什么时候?」刘海潮用枪指着丁鹏,不耐烦的道。「从
现在开始,你要服侍我。如果你敢抗拒,我就把你的屍体送到警局去。」冰冷的
枪管顶在了丁鹏的额头上,「而且,我还会在你的屁眼里插上东西。」刘海潮继
续说道。「哈哈~~也许你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他的心直往下沉,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搭档杨家俊。一直以
来,他都朦胧感觉到自己这个工作和生活中最好的朋友对自己的那份关心和爱护,
但是他拒绝承认,更拒绝接受。而如今,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开始怀想起
与家俊一起的种种。
刘海潮坐在他身前的地板上,解开裤链,然后将丁鹏拖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揪着丁鹏的头发把他按在自己的阴茎跟前。
「呼!」没有反抗的余地,刘海潮的阴茎捅进丁鹏的嘴里。「嗯……」丁鹏
笨拙的允吸着那散发着骚臭的肉棍。对不起!他心里默默的对家俊说。可是为什
么要说「对不起」呢?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
吴戈按住被强迫为刘海潮口交的丁鹏的身体,将他的警裤褪到了小腿上,「
真不愧是个警察。」他抚摸着丁鹏浑圆结实的屁股讚歎着。「身体锻炼的真好!」
「我觉得好舒服啊。」刘海潮向吴戈炫耀着。「看不出他的舌头也这么强劲
有力,底下一定更厉害吧。」
吴戈用手套弄着丁鹏的阳具,笑着道:「哈哈~~表面上是个认真的警察,私
底下也是喜欢这种淫乱的吧。」
丁鹏忍受着羞辱,握着刘海潮坚硬的阳具在嘴里抽送着。他呼吸着男人下体
特有的气味,脑海中却总是想起杨家俊熟悉的身影,记得有一次在家俊的家里过
夜,家俊也曾象吴戈那样抚摸过自己,不过此时的情形却大不相同,当时,自己
可以在享受着快感的同时默不做声,而此刻自己却是一个人质俘虏,被抢匪蹂躏
戏弄。
「哈哈~~他的前面居然反应很强烈呢!」吴戈看见丁鹏的阴茎坚硬的挺立起
来。「不知道后面有没有感觉啊?」说着话,他把手指插进丁鹏的肛门。
「啊……!」丁鹏疼的大叫着。
「哈哈~ 前面都湿了啊!」刘海潮翻起丁鹏的身体,打量着丁鹏坚挺的阳具。
「这可不好啊!你可是要为我服务的,不能自己享受啊。」他拨弄着丁鹏坚硬的
下体,取出一根细皮绳子将丁鹏的阴茎从根部捆紮起来。
「住手!你要干什么?」丁鹏挣扎着道。猛的肛门处一阵剧痛,丁鹏疼的浑
身颤抖,惨叫着。「啊……!」
「谁叫你停下来的?」吴戈把手枪塞进丁鹏的肛门,使劲朝里推进。「如果
你再乱动,我就开枪了!」
「住手!不……不要……啊啊……」丁鹏终於忍不住哀求着。
刘海潮得意的道:「如果不想吃子弹的话,就乖乖的为主人服务吧。」
「呜……」丁鹏忍着下体的折磨,再一次将刘海潮的阴茎含进嘴里。「呜…
…嗯呜呜……」
吴戈用枪管在丁鹏的身体里抽送着。「我这样子帮你助兴,有没有让你更舒
服啊?」他笑着问道。
「小心点。」刘海潮对吴戈说。「可不要让他因为太兴奋而弄疼我。」
吴戈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的表情,然而沉浸在兴奋中的刘海潮没有留意到,
接着说:「他是我的玩具,要弄坏也要由我下手。」

「啊……啊……」带着手铐的双手被吊在房樑上,丁鹏不得不掂着脚尖尽力
维持着身体的重心。刘海潮从身后将丁鹏拦腰抱住,将自己的阴茎顶在丁鹏的肛
门上,扭动屁股塞了进去。「哇啊!」丁鹏忍不住痛苦的叫着。
「真是太棒了,小警察。」刘海潮抬高丁鹏的屁股,以便插入的更深。「你
绷的好紧哪!」他的阴茎开始在丁鹏的体内做活塞运动。
丁鹏在被侵犯的同时,自己的阴茎却在皮绳的束缚中更加坚硬起来。他因为
自己的这种反应而感到羞辱,他努力的想克制欲望的侵袭,但是吴戈一把握住了
丁鹏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啊?」丁鹏抗拒的摆动着身体。
「警察哥哥的这里看起来很好吃啊。」吴戈嘻嘻的笑着,用手指抚弄着丁鹏
阴茎头上分泌出的黏液。「我很想尝尝看哩。」说着,他低下头去,用舌尖开始
逗弄丁鹏的阴茎。
丁鹏感到一阵酥麻的快感,他本能的抗拒着道:「啊……不要……快停下!」
「为什么不要?」吴戈的舌头上还沾连着亮晶晶的黏液。「看!你的老二在
召唤着我的品嚐呢!」
「啊……啊!」阳具被吴戈完全含进口中,熟练的允吸着。丁鹏手脚上带着
手铐,掂着脚尖吊在空中,被两个抢匪前后夹击,不可自制的走向高潮。
身后的刘海潮感觉到了丁鹏的亢奋,也更用力的撞击着他的身体。「我也要
射了!」他更用力的抽插着。
「呜啊!」丁鹏的被刺激的直到颠峰,痛苦和快感交织着,使他在那一刻甚
至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和遭遇。「啊啊……」在两个男人和精液的包围中,他
的意志抗拒着,而他的身体却屈服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每天等待着丁鹏的都是无休止的侮辱和蹂躏,
身上的警服凌乱着,沾满了精液和污渍。警局会採取什么行动呢?这里又是什么
地方呢?没有人帮丁鹏解答这些问题。他只有一天一天这样捱下去,寻找着逃走
的机会。而在两个男人的抚摸中,他更多的想到的却是杨家俊。他的伤要不要紧,
此时的他,有没有想起我呢?
站在窗边的吴戈看见刘海潮在穿外套,问道:「刘哥,你要上哪里?」
「啊,想出去办点事情。」刘海潮随口道。「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你看好这
个傢伙,别忘了要多留意四周的动静。」
「知道了。」吴戈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越发的对刘海潮不满。这个任性的傢
伙,中是一个人任意做决定,居然这样直接给我下起命令来了。这次抢到的钱也
一样,到现在还全部放在他的身上。要没有我……他按捺着心里的怒气。不过,
至少还有这个意外的收穫。想到这,他看了一眼被用手铐锁在墙角的丁鹏。
「喂!」走到门口的刘海潮回身道。「话先说到前头,不准动他!他是我的
玩具!」
门关上了,吴戈站在那里,嘴角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不准动他?他慢慢的
转向丁鹏。「起初见到你的人可是我呀。」他伸手将丁鹏揽进怀里。「换句话说,
第一个发现你的人是我呀。」他不禁想起那天在银行中他和丁鹏初遇的场面,丁
鹏投向他歉意而关注的目光。「也许,那就是人家所说的缘分吧。」他微笑着道。
「缘分只是一个瞬间吧。」丁鹏看见刚才的情形,察觉到了些什么。
「我绝不把你交给别人。」吴戈捧住丁鹏的脸,无限爱怜的道。「因为你只
属於我!」
「呜~ !」还想说话的丁鹏被吴戈按在地上,深深的吻着。
这个时候,被囚禁在深山里头的警察丁鹏,决定为了自由开始自己的复仇计
划……
(完)
还情系列之三
PP的故事。送给爱被打屁股的北京乖宝
黑蠍子上
周末的下午,刘宝刚刚放学,走到校门口,就遇见了来接他的张仲。
刘宝看看左右没有熟悉的同学,就连忙走过去道:「你怎么跑来我们学校了。
不是说好我去找你的吗?」
张仲是刘宝在一个酒吧里认识的,当时他和几个好朋友去庆祝生日,张仲走
过来,跟他聊天,他虽然很害怕,但是他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二十四岁的年纪,
长的很帅气,酷酷的样子。刘宝在高二的时候开始明白自己的性取向有点特别,
可是从没有这样和一个男生接触过,一切对他都新鲜刺激。所以,当张仲把电话
留给他之后,他很快的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两个人开始了朋友间最初的交往。
看得出张仲很喜欢他,刘宝也因此觉得很幸运。就是,他对身体的接触总有
些淡漠,每次总是无法达到高潮,缺了些什么?刘宝自己也不清楚,但就是感觉
怪怪的。时间一长,刘宝对性生活索性抗拒起来,总是想各种方式拒绝张仲的要
求。
「今天去我家,好吗?」张仲微笑着道。
又来了!刘宝不情愿的道:「上个周末不是才做过吗?」
「你说的真奇怪,难道吃饭睡觉都可以一次性的吗?」张仲又色色的笑着对
刘宝道:「你的洞好像比以前好插多了。」
刘宝涨红了脸,小声说:「哪有那样的事,不要胡说。」
张仲家里有四个孩子,全是男生,他排行老二。父亲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在
郊区买了一幢环境幽雅的别墅,四个男生每人都有一间别緻舒适的卧室。
张仲的房间是淡淡的苹果绿色,刘宝拉开墨绿色的窗帘,看着窗外初春的景
色。
「今天我要送给你一件礼物。」张仲道。「因为我很想和你继续交往下去,
这个也许可以当永久的纪念。」他将一个精巧的礼物盒交到刘宝的手里。「我可
是花了不少钱哦!甚至还在我老爸的公司里去打工呢!」
「真的吗?」刘宝开心的接过盒子。尽管在性方面没有满足感,但是被人呵
护还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何况……他拆开了礼物,哦!一枚戒指!那柔和的光
泽让刘宝的心剧烈的荡漾着,戒指上还刻着两个人名字的英文缩写。
「反正我是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张仲看着惊喜的说不出话来的刘宝,微笑
着道。「所以就把我们两个的名字都刻在上面了。希望你不介意!」
刘宝感到眼圈有点发热,他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情不自禁的扑进他的
怀里。「谢……谢谢你!」刘宝呜咽着说。「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张仲忽然大叫了一声,把刘宝吓了一跳,擦着眼泪诧异的看着张仲。
「我忘记买保险套了!」张仲拿起外套向外跑去,「我马上就回来,你千万不要
开门,也不要出来乱转。」他每次都会对刘宝这样说。「万一那个变态的人回来
就糟了!」
张仲的脚步声一路走远,房门都忘了关,这傢伙成天就想着做爱。刘宝忽然
觉得一阵空虚,他放下手里的戒指,起身去关房门。门在关上的刹那,忽然一只
脚插在门缝里。
「啊?!」刘宝吃了一惊。
接着,房门被外面那只脚挤开,「嘘——!」今年才二十岁的张昆坏坏的笑
着站在门口,示意刘宝不要出声,然后笑嘻嘻的道:「我就是那个变态!」不等
对方反应,他就把刘宝拉进隔壁自己的房间里,。
张昆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刘宝道:「乖宝,和我一起玩玩,好吗?」
自己恋人陷入困境的张仲,此时才刚走出那幢别墅的大门。

「快呀,把裤子脱下来!」张昆长的比二哥张仲还要英俊,他一边命令刘宝,
一边解下自己的裤带,向刘宝的屁股上抽去。
「啊!好疼。」刘宝觉得被皮带抽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忍不住道。
张昆坐到沙发上,将刘宝拉过来,按在自己的腿上,拉下刘宝的裤子,他那
白皙浑圆的屁股上一道红红的痕迹。「疼吗?我来帮你揉揉吧。」张昆说着话,
开始用巴掌扇刘宝的屁股。
起初还是轻轻的,可是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重,手掌击打在屁股上,发出清
脆的「劈啪」声,刘宝轻轻的挣动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那隐隐的疼痛,
却使他的下体逐渐燥热起来。
屁股上很快泛起两处可爱的红晕,张昆让刘宝光着屁股站在房间中央。「先
休息下,我们再来!不然屁屁麻木了就不好玩了。」
刘宝低着头,站在那里,裤子被完全褪下来了,堆在脚腕的地方。而自己的
小弟弟却高高的昂着头。他不禁呻吟了一声,想转身躲开张昆的视线。
「啊!」可是张昆已经发现了他昂扬着的阴茎,笑嘻嘻的道:「原来这样你
才可以有感觉呀。」他用手弹弄着刘宝坚硬的阳具,「难怪二哥会苦恼呢!他不
知道你有这个爱好吧?」
刘宝体味着屁股上的烧痛,又被张昆玩弄着下体,不禁轻声的呻吟着。
「来,把这个带上!」张昆解开裤子的拉链,从裤裆里掏出一个装饰着一对
猫耳朵的发卡,带在刘宝的头上。
刘宝涨红着脸,看着眼前这个坏坏的男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很渴望
这个坏小子再继续刚才的游戏。
「真是个乖宝宝!」张昆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现在屁股上的疼应该轻一点
了吧,那我们再继续刚才的游戏吧。」
张昆从衣柜里取出一根巴掌宽的竹板来,拿在手里掂量着,走到刘宝的身后。
「啪~ !」的一声脆响,刘宝疼的大叫,但是下体却更加挺立起来。竹板一下一
下抽打在他的屁股上,那阵阵的烧痛使他沉醉在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兴奋中。
张昆的下体也已经膨胀坚硬起来,他扔下竹板,从身后将刘宝揽入怀中道:
「用我的鸡鸡来打你的屁股好吗?」
刘宝被张昆搂在怀中,呼吸着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味,感觉着身后那个坚硬的
棍子不停的耸动,嘴里轻轻的答应着。
「我回来了!」隔壁房间响起张仲的声音。「啊——!宝宝,你在哪里?」
张昆歎了口气道:「这傻子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果然,张仲已经冲进了张昆的房间。「你要我说多少次才会明白。」他气急
败坏的对张昆道。「不要动我的宝宝!」随即,他看见了拖着裤子,站在房间里
的刘宝,他头上还带着滑稽的猫耳朵发卡,而下体那可爱的阳具正高高的挺立着。
看到刘宝的裸体,张仲的欲火也焚烧起来,他不再理睬张昆,一步冲到刘宝
跟前,拉起他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真是让人一点都不能大意的兄弟。」张仲
抱怨着道。
「但是……那个……」刘宝怯懦着想说什么。
「这个打扮像什么呀。」张仲没有留意刘宝的欲言又止,伸手卸下他头上的
装饰,将刘宝按在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的脱下衣服扑了上去。
在张仲温柔的抽送和爱抚中的刘宝,想到的却是张昆打在自己屁股上的那迷
人的痛楚,他觉得,将来的事情,也许需要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了……(完)
还情系列之四
刑事。送给喜欢刑具的解差
黑蠍子一
冰冷的手铐将双手锁在了一起。
丁鹏从清晨的惺忪中醒来,「你干什么?」他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却发
现双脚也被用绳子捆在床腿上。
「你不是喜欢这样的感觉吗?」杨家俊胳膊上的枪伤已经痊癒了,他用力的
拽着丁鹏被铐住的双簧艘,一条绳索穿过手铐,系到丁鹏的脖子上,使他不能伸
手去解开脚腕上的绳索。
「我去监狱里看过吴戈了,他说他这样对付你的时候,你可表现的很亢奋呢!」
杨家俊微笑着道。「我对你的感情一直以来你是知道的吧,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回
应过我的爱。我还以为你不愿结合艘这种事情,而你居然和抢匪恩爱起来了。」
丁鹏手脚挣动着,却无济於事。他解释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
的……」
「哈!吴戈说的没错。」杨家俊打断了丁鹏的话。「就是这样的罢,你看你
这里都硬起来了。」他用手抚摸着丁鹏已经顶起的裤裆道:「告诉我,你和那两
个人是怎么做的?」
丁鹏推开杨家俊,痛苦的道:「不要再提那些事情。你让我到你家里来养伤,
难道就是要问我这些吗?」
「我和你相处那么长的时间,你竟然和我以外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杨家俊
忍不住恨恨的道。只穿着内裤的丁鹏被捆在床上,对他来说充满了邪恶的诱惑。
他再次伸手去抚摸丁鹏魁伟的身体,但是丁鹏始终推拒着。
「是不是你已经习惯手铐了,不是很有感觉啊?」杨家俊退开一步,将自己
换下的一条内裤扭成布条绕过丁鹏的双唇,让他咬在嘴里,然后在脖子后面用力
拉紧,打了个死结,令他无法张口叫出声。杨家俊歎息着道:「那么,你就这样
子躺在床上,想念着你的爱人吧!他可是为了你才出卖同夥而去自首的呀!」
房门重重的关上了,剩下丁鹏一个人在手铐和绳索之间煎熬着。
「我回来了!」傍晚的时候,杨家俊提着一个大蛇皮袋子出现在丁鹏面前。
「看来很乖的样子啊。」他解开「呜呜~ 」做声的丁鹏嘴上的捆绑,然后用力的
亲了一口。「我给你带来了惊喜!」
丁鹏挣扎着道:「快放开我,我憋尿!」
「不忙不忙!」杨家俊笑着道。「带上这个再去。」他从袋子里掏出一副笨
重的脚镣,在丁鹏的眼前晃动着。
丁鹏吃惊的看着眼前乌黑的粗铁链,「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东西?」
杨家俊神秘的笑了笑,将脚镣扣在丁鹏的脚腕上,丁鹏本能的挣动着,但是
双脚被捆在床腿上,根本无法躲避。脚镣牢固的锁住了双腿,杨家俊这才松开他
脖子上和脚腕处的绳索。
丁鹏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一迈步,随着铁链的声响,丁鹏脚下忍不住一个踉
跄,那副脚镣竟然出奇的沉重。
杨家俊哈哈笑着道:「感觉不错吧。我带回来费了好大的劲呢!」
丁鹏「哼!」了一声,,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有所反应,他不愿意
杨家俊发现自己正兴奋起来,急忙拖着艰难的步子朝门口挪去。
杨家俊拦在他的面前道:「不要急吗?还有好东西呢!」
「不要闹了!」丁鹏推开身前的杨家俊,向卫生间走去,脚镣哗哗做响,杨
家俊迷恋的看着丁鹏魁梧的声影,又从袋子里取出一样东西,尾随着丁鹏走进卫
生间。

感觉到杨家俊走到了身后,丁鹏急忙提好裤子要走出卫生间。杨家俊却从后
面按住他,使他不得不扶住墙站住。
两块沉重的木板放在了他的双肩上,木板从两边合拢,中间的两个半圆的孔
洞正好卡在丁鹏的颈项上,在长方形木板的前方还有两个小圆孔,自然是用来困
住双手的。
「啊!枷锁!」丁鹏失声道。
杨家俊得意的道:「这个可是真傢伙,我问一个在电影场当剧务的朋友那里
要来的。」
丁鹏扛着沉重的木枷,脸上泛出激动的红色,下体传来一阵阵的燥热。手铐
被解开了,丁鹏居然没有抗拒,任凭杨家俊将他的双手用木枷困住。
被锁在木枷上的双手又被带上了手铐,等到丁鹏惊觉,肩膀上的木扭的插销
已经扣死,他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杨家俊也没有想到丁鹏一点都不反抗就乖乖的带上了枷锁,不用再说什么,
吴戈讲的都是真的,此时丁鹏裤裆里涨硬的阳具就足以说明问题,他不仅有些嫉
妒那个年轻清秀的绑匪了。
扛着巨大沉重的枷锁,丁鹏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但是他能感觉到杨家俊的双
手正隔着内裤揉弄着他已经勃起的阴茎。「不……不要……」丁鹏喘息着说。
杨家俊把手伸进了丁鹏的内裤,一把抓住了那根坚硬的流着淫水的肉棍。「
还说不要,你的弟弟可比你诚实啊。」杨家俊用里扯碎丁鹏的内裤,那只粗直的
阳具立刻挺立在他的面前,他忍不住讚歎了一声,把丁鹏的阳具拿在手里玩弄着。
「快停下!」丁鹏几乎是在哀求着。「家俊,你听我说……呜……呜呜!」
杨家俊不耐烦的把丁鹏撕破了的内裤塞进丁鹏的嘴里。「为什么要停下?」
他质问着丁鹏。「你和那个抢匪就可以,难道我就不行吗?」他的眼圈不知不觉
红了,「我爱你你知不知道,你宁愿被人强迫也不愿意和一个爱你人在一起吗?」
丁鹏的嘴里塞着自己的内裤,呼呼的喘着粗气,被面前含着眼泪的杨家俊怔
住了。
「好!你既然喜欢被强暴,我就成全了你!」杨家俊擦去眼角流下的泪,恨
恨的道。
带着枷锁,被按在马桶上,丁鹏的屁股完全暴露在杨家俊眼前。他本能的挣
扎着,可是根本无法和愤怒着的杨家俊抗争,他只觉得一根冷硬的棍子在自己的
肛门处停了停,随着一阵剧痛,那根棍子插进了他的后庭。
丁鹏痛苦的叫喊却被嘴里塞着布团压抑住,变的只是几声闷哼而已。头发被
揪住,杨家俊拉着他直起身来,肛门里夹着棍子,他摇晃着站都站不稳,可是下
面的阳具却更加昂扬的挺立着。
「你果然喜欢被虐待啊!」杨家俊不怒反笑,他伸手拽着丁鹏脖子上的枷锁,
拉着他向卧室走去。
拖着沉重的脚镣,抗着木枷,丁鹏不得不像只羊一样被牵进杨家俊的卧室,
而每一步迈出,插入他的肛门的棍子都会无情的摩擦着他的肠壁,他痛苦的呻吟
着。
「不要顾着爽,双腿夹紧一点。」杨家俊冷冷的道。「要是掉出来,我就要
插两根进去了。」
「呜呜~~」丁鹏连忙摇着头,尽量收紧臀部的肌肉,夹住屁股里的棍子。
杨家俊猛的回过身来,注视着丁鹏。眼前的丁鹏带着手铐脚镣,一面笨重的
枷锁将他锁着,赤身裸体的站在朋友面前,屁眼里还插着一根木棍,而他的阴茎
竟然因此而亢奋的颤抖着。
忽然没来由伤心的杨家俊,有一刻冲动他想去解开丁鹏身上的刑具,紧紧的
拥抱这个自己深爱了许久的男人。
而看到丁鹏半仰着头,痛苦而充满快感表情,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你一
定很想达到高潮吧。」他强忍住眼里的泪,淡漠的道。「那么要看今夜你能为我
做些什么了!」
……
(完)
还情系列之五黑皮鞋。送给阿伙
黑蠍子一
刘远宁长的不难看,甚至还挺帅气。
刚考上大学的他却忽然想到了死。
也许考大学是他最大的理想,一旦完成了梦想,心里难免有点失落。也许是
他高中时的女友前几天忽然跟他提出了分手。也许是这个夏天难耐的热让他对身
周的事物突然兴起了厌烦。
也许什么都不为,他就是不想再活下去了。
他自己倒没找太多的理由,只是看见什么都觉得不顺畅,什么都不想做。就
这么简单!
整个世界也跟着乏味,没有什么事情让他感觉塌实。
所以,医学院大一的学生刘远宁在这个初秋的午后,一个人来到瞭解剖学教
研室。
敲门!
开门的是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很斯文的样子。穿着白色的长褂,
底下露出一双擦的锃亮的黑色皮鞋。
「你有什么事情吗?」开门的年轻人问道。
「请问您是——?」刘远宁问道。
「啊,我叫张昆,负责这里。」年轻人微笑着道。
「这里一定有回收屍体一类的东西吧。」刘远宁问道。
「……呃……有是有……」年轻人迟疑了一下,显然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
「那太好了。」刘远宁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看张昆,而是注视着他的鞋子。
「如果是残缺或者病患的肢体,你们一定也不太想要吧……」
「你是说有完整的屍体,是有人要捐献吗?」张昆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些稚嫩
的学生。
「是……是我的……」低着头的刘远宁道。
「原来如此……似乎是有什么隐情吧……」张昆颇有兴趣的审视着刘远宁,
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刘远宁能感觉到那目光在自己的身体上搜索着,他忽然感到
了一点不安。就在这时,张昆说话了:「那你先请进来,把事情的缘起跟我仔细
的说说吧。」
他直接把刘远宁领进了教研室里的一个套间,这个房间没有窗户,里面黑漆
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张昆拧亮了灯,屋子里的陈设倒吓了刘远宁一跳。
屋子的中央安放着一只铁椅子,四面的墙壁上悬挂着绳索,皮鞭,还有一些
古怪的器具,不要说见过,他甚至连名字都可能没有听说过。
「这……这里是……?」他有点迟疑的站在门口。
「这里是经过改造的实验室。」张昆站在他的身后,忽然道。「我来解释一
下,这本来是刑讯用的器具,如今经过改造成为医生诊断用的工具了。」他看着
面前的刘远宁,嘴角牵起一丝坏坏的笑容。「对你也许很有帮助呢!」
「那个……我……恩我……」对方的眼光让刘远宁有点不自然,他急忙道:
「我还是……回去了。」
「不急走,我可是这方面问题的专家呢。」张昆一手按住了刘远宁的肩头。
「呜咕!」正当刘远宁急忙要挣脱对方的手掌时,一张带着浓烈药味的毛巾
蒙在了他的口鼻上。「啊唔……」刘远宁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坏了,他拚命的挣动
着,然而在对方有力的臂膀中却动弹不得。同时,剧烈的动作也使他呼吸着刺鼻
的药味,他觉得四肢都逐渐的变的酸软了。「呜唔……唔嗯……」最后的一点点
意识终於消失了。
「啊……」刘远宁逐渐的苏醒了,他呻吟了一声,轻微的动了动身子。「啊
……」这个时候他才惊觉到自己的手脚根本无法动弹。
「咿……啊啊?」身上的衣服也被剥的精光,双臂被反绑在身后,红色的棉
绳在他的身体上捆出美丽的图案。两条腿被分别用绳子捆住膝盖,朝上高高的吊
起,使他整个人都仰靠在那张刑讯用的铁椅子上。绳索紧紧的拥抱着他的肌肉,
使他稍微的动作都困难异常,更不用说逃脱了。「呜……好疼……」刘远宁忍不
住呻吟道。

「好疼啊……」刘远宁呻吟着。这时,他注意到了面前那个人的黑色皮鞋,
抬起头,他就看到了笑瞇瞇望着他的张昆。
「还有痛的感觉啊?」张昆兴奋的看着眼前的刘远宁在绳索中来回扭动着。
「那么说你还是活的好好的啊……」
「为……为什么……!」张昆脸上的神情让刘远宁感到了一些不安。「你到
底想要做什么?」
看见刘远宁害怕的样子,张昆更加的兴奋起来,他走近还在不停的挣扎,试
图挣脱绳索的刘远宁跟前,故意道:「我平时都是和屍体打交道,对活蹦乱跳的
人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要是再动个没完,不如就把你先变成屍体……这样
你一定就听话多了……」
他的话显然起到了作用,刘远宁立刻停止了挣扎。但是这样赤裸着陈列在椅
子上,如同一个物件一样,随时都在等待着别人的宰割。刚才在求生的意念下没
有注意,此时一旦停下来,恐惧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想要死的人也这么软弱吗?」张昆抬起一只脚,踏在刘远宁被绳索分开的
双腿之间。「你是想要逃避吧?用死来逃避,你的心态不好啊。」他一边说着话,
一边用皮鞋的鞋底摩擦着刘远宁的下体。「让我来好好的辅导你这种不正确的心
态吧!」
冰凉,坚硬的皮鞋踏在他火热的身体上,却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反应。刘远宁
的下体逐渐的坚硬起来,在身体兴奋的同时,他的心里更感觉到了震惊和恐惧,
於是忍不住又挣扎起来,但是绳索将他的四肢都捆绑的非常牢靠,他的身体甚至
连移动都不可能。
张昆耐心的用脚挤压着刘远宁已经勃起的阴茎,笑着道:「你是要测试我的
捆绑技术吗?我尽可能的绑到最紧了!」他用手指寻着捆绑的绳索的轨迹摸索着,
得意的道:「要用一条绳子把像你这样大型的动物确实的绑好,还真需要一些技
术啊……看你好像也很享受啊!」他用鞋尖挑动着刘远宁茁壮竖立着的阳具。
套住脖颈的红色棉绳绕到胸前捆了三道,连双臂也束缚住了,绳子经过腹股
沟拉向身后,又将双手捆绑起来,然后穿过横捆的几道绳索,拉向天花板上的滑
轮。双腿的腿弯也被用绳子拉向上方,高高的吊在空中,他的挣扎只能引起一些
轻微的晃动,而他的阴茎则在两腿间笨拙的摇晃着。
「你好像不很听话哦。」张昆拿开自己的脚,走向墙角的电动开关,随着开
关打开,滑轮的转动声响,悬吊着刘远宁身体和双腿的四条绳索被拉的笔直,然
后缓慢的升高,将他的整个身体吊离的刑讯的椅子。
「喏……」张昆看着此时已经毫无力气挣扎的刘远宁,得意的道:「挣扎不
动了吧。而且……」他用手抚摸着刘远宁完全暴露出来的挺直的阴茎和紧缩的肛
门,高兴的道:「这样就可以看的更清楚了呢!」
刘远宁轻哼了一声,那只手在自己最隐蔽的角落里放肆的抚弄,他的脸涨的
通红,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亢奋着。
「觉得不好意思了,是吗?」张昆握着他的阴茎,温柔的问道。
身体的疼痛和亢奋使刘远宁说不出话来,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个一心要结束自己生命的人也会有羞耻心,真是奇怪啊!」张昆走到刘
远宁头顶的位置,捧着他的脸很有兴致的端详着。
刘远宁不愿意面对张昆那双迸发着火焰的眼睛,他扭过头去。眼前忽然一片
漆黑,一个皮质的眼罩套在了他的头上。如同死亡一样的黑暗突然来临,刘远宁
没有叫喊,却感觉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刺激感觉,悬在空中的身体本能的挺动了一
下。
「哎呀!你倒挺进入状况嘛!」张昆注意到了刘远宁的阳具坚硬的挺立着,
龟头上的分泌的黏液在逐渐的滴落在小腹上。
「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啊。观察你的这些反应对我来说,很有趣啊!」张昆
用手指按动着刘远宁的龟头,将黏液涂满那根棍子,然后上下掳动。「你不是想
要死吗?那么由我来下手,结果应该是一样的吧!」
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后,刘远宁的双腿被分开,一个男人火热的下体紧贴在了
他的屁股上。
「不!不一样!不是这样的!」刘远宁被绳索悬吊在空中的身体无助的颤抖
着,他尽力的喊着。「不是这样的……」
「那会有什么不同呢?!」张昆撑着刘远宁的双腿,用自己的阴茎在对方的
屁股缝里来回摩擦着。「对我而言,即使你已经没有了生命,我依然会这样爱你!
即使你已经没有了生命,我依然会分出你身体的这些宝贵的部分,好好的加以利
用!」
他的龟头上也分泌着不少的汁液,在刘远宁的下体上留下一道道晶亮的印记。
「你不会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吧……」张昆将浆液在刘远宁的下体上来回的
抹匀,然后再次用手指刺激着刘远宁的阴茎。「想像一下嘛!」他亲吻着刘远宁
完全兴奋的龟头。「自己的身体被肢解分离的样子……」他一边说一边那那根坚
硬的阳具全部含进了嘴中。
「啊!啊啊!」刘远宁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大声的喘息着。

「不要……不行……啊!」想到了死,想到了支离破碎的身体,刘远宁因为
死亡的恐怖颤栗着,他从没有想到当自己面对死亡的时候会失去理智和从容。而
与此同时,他的下体却又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震惊的亢奋而坚挺着,张昆的嘴唇
和舌头带给他的快感,使他在死亡的边缘上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别再挣扎!你只能服从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张昆舔着那根火热,坚
硬的肉棍,得意的道。
「啊……啊……啊啊……」欲望的高潮呼之欲出,刘远宁按捺不住的呼喊着。
张昆直起身子,从新用自己的阳具在刘远宁因为亢奋而颤抖的阴茎下面逗弄
着。
「啊……啊啊!」刘远宁已经完全沉浸在性欲的快乐中。
这时,他的头发忽然被张昆揪住,头顶上方传来张昆的声音:「把自己的命
运交託到别人手上的可是你自己啊!」
同时,刘远宁感到肛门被一根棍子凶猛而坚决的刺入。他被吊在空中的身体
因为那插入的力量而整个朝前冲去,但他的双腿被张昆牢牢的挽住,那根肉棍深
入他的体内。
「啊……啊……」刘远宁的身体就这样悬空着被张昆贯穿了……「啊……呜
——啊!啊……」他的身体随着张昆大力的抽送而有节奏的晃动起来。
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带着眼罩的刘远宁被推到了墙边,四条铁链锁住了手
脚,他的四肢大张着。
「啊——啊啊……啊!」不等刘远宁反抗,张昆再次把愤怒着的阴茎从身后
插入了他的肛门。
疼痛感少了很多,取代的是一种从未曾体验过的快感。「啊……啊!啊啊…
…呜啊啊……」张昆抱住他的腰,尽力抬高着他的屁股,以便更深的插入。
「呜——唔!啊!啊啊!」身后的男人的身体紧贴着自己,那根棍子在自己
的身体里搅动着,抽送着。他的身体不停的在墙壁上碰撞着,自己兴奋着的阳具
也在偷偷的享受着快感。眼前的黑暗中,他体会到一种刺激和喜悦。
「哈啊啊……」当张昆的脸贴向他的脖子,轻咬着自己的耳朵的时候,他能
清楚的听到对方和自己一样热烈而急促的呼吸。「啊……好……好舒服……」刘
远宁忍不住快乐的呻吟着。
他的话显然让身后的张昆更加疯狂的抽动着阴茎,巨大的震撼使他几乎和对
方同时到达高潮。「啊……啊!啊……啊啊……」
眼罩被拿掉了,张昆松开他手脚上的铁链,刘远宁喘息着躺在地板上,那双
穿着黑色皮鞋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