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色情>【恶魔岛】(1-4)

【恶魔岛】(1-4)-





(1)
  
这是一个荒岛,呈一个狭长的椭圆形,核心处是连绵的山脉,高处耸入云屑,
岛上郁郁葱葱,长满了不知名的草树。
  
深夜,风雨交加,雷电交鸣,天像崩塌样下着倾盆大雨。
  
「轰隆」的闪雷划过夜空,照亮了密林深山处的一座巨型的宫殿。
  
十几盏悬挂着的灯盆将宫殿照得如同白心昼。
  
一名黑长袍加身,腰绕一具镶着各类珠宝腰带,身材修长,戴着一个魔鬼面
具的汉子高高坐在十几级台阶上的一张虎皮椅上。
  
宫殿的左右两侧各站着八名黑衣劲装的大汉。
  
魔鬼面具的汉子双目精芒一闪,一把阴柔的声音同时响起:「将那名贱婢带
上来,竞然出买本主,累两名旗主中伏身亡。」
  
脚步声中四名黑衣汉子将一名白色衣裙的年青姑娘押了上来,那姑娘均被反
捆着双手,全身被雨淋得湿透,纱衣被水一淋全紧紧贴在身上曲线毕现。
  
一名黑衣大汉探手一拉那姑娘的长发,姑娘仰起了俏脸,竖毅的目光毫不退
缩的盯着鬼脸大汉,彼自不屈。
  
阴笑一声鬼脸大汉道:「龙玉瑟龙姑娘,你知道出卖我的下场吗?」
  
姑娘冷笑一声道:「恶魔岛的人全是魔鬼,我恨不得杀光你们,真可惜你没
死。」
  
「闭嘴,贱婢,竞然出卖我,我会让你后悔做了女人。」鬼脸大汉目光一转
对左侧头名大汉道:「张旗主,将这小妞儿带到淫房里,操她个生不如死。」
  
「是,岛主。」
  
恶魔岛是武林的一大神密凶地,出现江湖仅仅一年,便不知有多少武林女儿
被捉上,被供发泄兽欲后虐杀,他们捉人不问原由似乎是天生淫邪的人,他们的
武功非常强横,又神龙见首不见尾,武林中人闻之色变,美女更是人人自危,深
恶痛绝却又无法可施。
  
一年前,首先遭秧的是以暗器扬名江湖的唐门,自门主唐战天以下376口
除唐战天的女儿唐玉秀外全部被杀,所有女尸均被扒得一丝不挂,看得出所有女
子生前均遭奸污,后被虐杀,她们的洁白腿胯间满是血迹和污迹,阴户里面无一
例外地被插入异物,根据武林第一圣手神医妙夫子的最新研究成果DNA测定显
示每个人均遭30人以上奸污,更可怕的是近在咫尺的村民均没有听到叫喊声,
此案轰传江湖,成为当年年首的第一大新闻,武林盟主会下属刑侦处派出众多高
手四处侦查,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也派出高手四处打探也没能查出蛛丝马迹,
正当案情徘徊时,时隔一月,有北方第一大堡之称的无伤堡又遭灭门,堡主陈月
天美丽的女儿排名武林第三美女陈琳凤失踪,此后又发生了十几起惨案,忽南忽
北,令武盟和各派疲于奔命。
  
上个月,少林派得到密报说恶魔之主将经过芒山,以黑帽为记,两侧各悬一
白色丝带。于是少林派纠集各派高手伏击恶魔主,却功败垂成击杀两名旗主后被
恶魔主成功脱逃。雨越下越大,狂风一阵紧似一阵,呼呼作响,在宫殿后的一排
房子里不时传来一阵阵淫秽的声音。
  
每一间房子里都有一张铁床,铁床上无一例外地仰面捆着一名一丝不挂,妙
处毕现的美貌姑娘,粗糙的皮绳紧紧束住她们的四肢,将她们的四肢极度地扩展
开来,每一名姑娘的身上都伏着赤裸的汉子,床边还站有不少排队的大汉,十几
根紫色暴涨的阴茎一次次插入那十几具浓毛中间红肿的嫩穴内,随着一次次抽送,
三十多只丰满尖挺而又洁白的乳房巍巍晃动,巍为奇观,男人的喘息声,姑娘的
呻吟声、惨叫声、哀鸣声浑成一片。
  
恶魔主大八大旗主的仰奉下路经那排平房,感兴趣地看着大汉在洁白的女体
上抽动,看着那白色的精液从姑娘的阴道内流出来,一股股地顺那洁白的腿胯滴
到铁床上,一股无以言语的快感令恶魔主非常享受,他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他
对那些武林的美女非常仇恨,他要在上建立一个世外乐园,一个美女的地狱,他
要让那些美女全跪在他体下,他一看到那些美女在他手下下哭泣,惨叫他就满足。
  
「吱——」生锈的沉重铁门被拉开来,八大旗主鱼贯而入,经过一道长长的
通道,他们便来到位于山腹内的淫房。
  
四支火把插在山壁上照亮了整个淫室,两名汉子将龙玉瑟双手吊起绳子翻过
横梁一拉,龙玉瑟的两脚便离地了,然后另两名大汉用绳子各捆住姑娘的一只脚,
向两侧一拉,姑娘的两腿便被拉开来。
  
恶魔主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挥挥手。
  
龙玉瑟被扒得一丝不挂,她那丰隆的两只奶子,又白又软,两条丰满的白腿
根部,芳草又黑又浓,斜斜向下。
  
恶魔主淫笑着来到姑娘胯下,探出两只纤长的手,拨开龙玉瑟那一丛浓黑的
阴毛,捏住了那阴毛丛中两片赤红的阴唇,淫笑着摊开来,将龙玉瑟的两片阴唇
摁在她洁白的玉腿根处,露出了她那红艳的阴道。
  
龙玉瑟在这么多男人前被扒光衣裤又被扒开了阴户,早羞红了脸,虽然她早
有准备但这一切还是出了她的意料。
  
她晃了晃身子想挟紧大腿,但两侧的绳子将她的腿捆得紧紧的。
  
恶魔主淫笑着将一根手指伸进龙玉瑟的温暖的阴道内。
  
龙玉瑟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恶试主又伸出一根手指插进姑娘的阴道内,在她阴道内搅动。
  
「魔鬼。」
  
恶魔主拨出手指,淫笑了声道:「龙姑娘,让你见识一下背叛我的下场。」
  
手一挥,八名旗主一个个扑在龙玉瑟洁白无瑕的玉体上,阴茎一支支插进龙
玉瑟的阴道,淫房内响起了姑娘痛苦的惨叫声。
  
阴茎一根接着一根插进她狭小的阴道内,龙玉瑟痛得俏脸惨白,她被吊着的
玉手一会儿握紧一会儿松开,两条洁白的玉腿肌肉痉挛着,每当忍不住的时候她
就惨叫一声,她的下身地上已积起一了一滩带着阴血的污物,八名旗主轮下来,
龙玉瑟已晕死了二次。
  
一桶冷水泼到龙玉瑟的身上,龙玉瑟睁开双眼看到了恶魔之主。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更历害的还在后头。」
  
「哈哈哈——」龙玉瑟突然大笑起来。历声道:「恶魔之主,天怒人怨,你
的末日不会远了。」
  
「放屁,臭丫头,你会死得很难看。」恶魔主狠狠地一拳打在姑娘平滑的小
腹上。
  
龙玉瑟痛得俏脸扭曲,一缕鲜血从她嘴角流出,皱了皱眉,龙玉瑟偏过了头。
  
「让你尝尝‘鞭刑’的历害看你能撑多久。」八大旗主立即发出了淫秽的笑
声。
  
龙玉瑟闭上了美目,她偏过头去,雪白的牙齿紧紧咬住了下唇,自从传出恶
魔之主安返的消息,她便趁夜出逃,但却在上船的一刻被捉,她自知落在这群恶
魔手中决无幸理,她亲眼看到当年唐玉秀惨遭奸污后,被捆在一张橙台上,遭受
鞭刑,事后唐大小姐半个月起不了床,眼下兽行就要在她身上重演,莹晶的泪珠
终于从眼角滴落。
  
两名手下将龙玉瑟从刑架上解下拖到一张离地约二尺高的拱形长刑橙上,那
长橙前端伸出两根向两侧扩展呈60度的扁木条,后端则是呈一字形的一条横木,
两名黑衣汉子将龙玉瑟架上刑架,几道富有弹性的皮索将她的两条白藕般的玉臂
捆在横木上,然后两名大汉一用力撑开她紧闭的一双大腿,摁在前端两条扁木上,
皮索在她洁白细腻的足腕上绕紧。
  
恶魔之主挥身脱下黑长袍,露出精壮的黑衫,来到龙玉瑟身边,魔鬼面具淫
笑着凑向龙玉瑟的俏脸,纤长的手指已攀上龙玉瑟那两座洁白丰满的乳峰,手一
紧,龙玉瑟那两只极富弹性的乳房便捏在了手里。吹了口气。
  
龙玉瑟厌恶地偏过头。
  
恶魔之主,伸出一只手抓住龙玉瑟的秀发,嘴里发出一声阴深的冷笑道:「
背叛我从没有好下场。」手一挥,两名汉子进入了淫房内侧的一个屋子,喘息声
中,两名大汉抬出一个大木笼子,笼子里发着异样的声音。
  
龙玉瑟偏过俏脸,俏脸血色退尽,颤声道:「恶魔,畜生,你们不得好死。」
  
木笼中关着五只狼,真正的狼,一只只正龇牙裂嘴,狂燥不安,毛绒绒的后
腿胯下伸出红红的一截硬物,长长的尾巴乱摇乱动,看到赤裸捆着的龙玉瑟竞一
起掉过头阴森的目光全盯着她白腿根处毛绒绒的裂缝中,其中有一只还将那硬物
挤向木柱,看样子这群狼已经历过不少这样的场面,显得很熟悉。
  
恶魔之主淫笑着分开龙玉瑟那两片有些红肿的大阴唇,翻开来贴在她大腿内
侧青筋隐现的嫩肤上,伸出右手中指,楔入龙玉瑟那两片阴唇中间的肉穴中,淫
笑着道:「好好享受快乐吧,它们一定会为你带来生理上极度的满足的,哈——」
  
一只狼被从木笼中放出来。
  
「敖」一声那灰狼迫不及待扑向龙玉瑟赤裸的玉体。
  
「啊——」龙玉瑟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闭上了眼睛。
  
那灰狼两只前爪搭在龙玉瑟那两条玉腿根处的内侧,熟练地伸出长长的舌头
舔向龙玉瑟那裂开的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舌头从龙玉瑟阴户的下部一直舔到丰
隆的阴埠上。
  
「啊——啊——不要——啊——」龙玉瑟惊恐地发出长长的惊叫,她那洁白
玉腿内侧的嫩肌高速抖动着。
  
恶魔之主拉开了狼,狞笑道:「龙姑娘,我知道这次你出卖我并不是你一个
人所为,宝贝告诉我,还有谁,只要说出来,我就放了你。」
  
龙玉瑟痛苦地吸了口气,偏过头去。
  
「我让你爽。」恶魔之主放开狼,那狼两爪搭在龙玉瑟的两条嫩腿上,血红
的长舌一伸抵进龙玉瑟阴毛丛中的裂缝中,带着倒刺的长舌一下下刮吸着她娇柔
的阴道内壁,狼嘴尖的长毫毛一下下刺入她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中,圆形的鼻骨则
像人为样挤捏她的阴蒂。
  
「啊——啊——」龙玉瑟哀鸣着,她的两条白腿不受控制地颤动着,两只纤
纤玉手握得紧紧的,高耸的胸部不住地颤动。
  
「滋」的一声那灰狼拨出舌头,两只前爪向前一跳,搭按在龙玉瑟那两只丰
满的乳房上,两只后爪则向前一跃,下身长长的硬物竞整根地没入龙玉瑟的阴道
中。
  
「畜生,啊——」龙玉瑟双目圆瞪,高声历叫着。
  
那灰狼用力地在龙玉瑟下体挺动插抽,红色的硬物在龙玉瑟阴道内滑进滑出
快速抽插着。
  
龙玉瑟喘息声越来越重,她的两只奶子在狼爪下起伏摇摆。
  
恶魔之主和八大旗主在一边看着这场人兽交配,不时哈哈大笑。
  
清亮的稀薄粘液从龙玉瑟的腿根部流出来,湿润了一大片阴毛,黑亮的阴毛
被粘成一堆堆的硬块。
  
大约半个小时,那狼突然加快了挺动,接着发出一声豪叫,抽出了阳物,带
出一股浓浓的精液。
  
龙玉瑟苍白的嘴唇动了一下,长长的喘了口气,尖骂道:「畜生,出卖你是
我一人所为,没有别人,你这个人连畜生都不如。」
  
恶魔之主阴笑了一声道:「臭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像怒火无处发
泄般「碰」一脚踢在那灰狼身上,灰狼刚刚爽过还元气未复,那知乐极生悲一头
撞在墙壁上当即脑浆崩裂。
  
木笼中的四头狼垂下头一声哀鸣趴在地上。
  
「没用的东西,带走。」恶魔之主挥了挥手。
  
恶麻魔之主来到死狼边提起死狼以掌代刀一掌切下狼头,然后拉住死狼的上
下颌,猛一用力撕开了狼嘴,狞笑着拿起血淋淋的狼下颌,狞笑着来到龙玉瑟下
身对两名旗主道:「撑开。」
  
两名旗主各捏住龙玉瑟那一片湿滑的阴唇翻开来,将那小肉缝拉开一个小小
的圆形。
  
「你——你要干什么?」龙玉瑟颤声道。
  
恶魔之主狞笑道:「臭丫头,我让你瞧瞧我的历害。」
  
伸出左手四指「嗖」地一声插进龙玉瑟的阴道,猛地向左侧一分。
  
「啊呀——」龙玉瑟抬起下身,发出一声惨裂的痛叫,随着恶魔之主左的手
向左侧一分,龙玉瑟的阴唇上下两壁被生生撕开了两厘米,血「哗」地流出来,
染红了恶魔之主本来就被狼血染红的手。
  
接着龙玉瑟再度发出一声凄历的惨叫,恶魔之主淫笑着将右手的狼下颌用力
插进了龙玉瑟撕裂的阴道,长长的狼嘴塞进龙玉瑟的阴道中,尖锐的狼牙划开了
她阴道内则的嫩肉。
  
「说不说。」恶魔之主将狼嘴在姑娘的阴道内转了个完整的圆圈。
  
「啊——啊——」龙玉瑟凄历的惨叫不绝于耳,她的两条玉腿崩得紧紧的,
因竭力的挣扎而被紧紧束住的皮绳子磨出了血。
  
恶魔之主攥住狼嘴,左手按在龙玉瑟的阴埠上用力将狼嘴从姑娘的阴道内拉
出来。
  
「啊——啊呀——痛——啊——」龙玉瑟整个下身全拱起来,失禁的尿液喷
射出一米多。
  
那白森森的狼牙倒刺入她阴道的内壁将她的阴道拉出了红红软软的半截。两
名旗主上来捏住那粉红色软软的阴道内壁在恶魔之主的示意下将龙玉瑟的整个阴
道全翻出来,后面连带着的子宫也拖出半截,阴道的前端已掉在地上。
 
刑橙上的龙玉瑟大口地喘息着,她秀美的俏脸已失去了血色。
  
「说不说」
  
「——」
 
恶魔之主拿下狼嘴狞笑着将大手从那堆红色的软肉管道中伸进去通过阴道一
直伸进龙玉瑟的子宫内。
  
又一股黄浊的尿液从姑娘的阴部喷出,恶魔之主从龙玉瑟子宫内抽出手,拿
起一根长长的铁条在火上喂红,狞笑着插进龙玉瑟的尿道,带着一投皮肉烧焦的
气味,铁条深深通进姑娘的尿道。
  
「说不说。」
  
龙玉瑟已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
  
恶魔之主,放开铁条,拿起一把尖刀,狞笑着左手捏住龙玉瑟的乳头,一挥,
那红梅般鲜艳的乳头被切下来,恶魔之主在手里捏挤了一阵淫笑着将那乳头塞进
龙玉瑟的子宫,然后狞笑着将尖刀插进龙玉瑟的乳房根部,一个完整的圈转下来,
那只又白又嫩的乳房连带着大片的胸肌被切了下来。
  
龙玉瑟惨哼了一声,血从她胸上涌出来,恶魔之主又割下了龙玉瑟另一只乳
房,鲜血一滴滴滴在刑橙下的地上,恶魔之主拨出铁条,看着血尿从姑娘的尿道
内流出,将尖刀一下子从龙玉瑟尿道正中口插进去,将姑娘的尿道割成两半,连
着阴唇、阴毛将龙玉瑟的整具原本迷人的阴户剜了出来。
  
龙玉瑟嘴角最后抽了几下,一缕鲜血从她口角流出,芳魂已逝。
  
「喂狼。」恶魔之主狠狠道。
                
(2)
  
阳春三月,茑飞草长,鸟语花香,一片春意昂然,也山山脉的一条小路上飞
驰着两匹骏马马上一男一女两名年青的骑士,男的身材修长,丰神骏朗,女的年
不过二九,貌美如花,皮白肤嫩,一身素色衣裙,腰配二尺青锋,更显她纤腰隆
胸。这男子是武盟盟主之子宇文成,女的是武林第一大堡《太空堡垒》季成之女
人称武林第二美女的季小慧,看得出她们俩正在热恋中。
  
「宇文哥,听说恶魔又再犯案了,我真有点怕。」季小慧含情脉脉道。
  
「都是一群废物,我就不信,恶魔长三只眼还是四条腿,要是让我碰上他们,
嘿嘿。」宇文成将手中的剑挥动两下道:「肯定一刀三段」。
  
季小慧娇笑一声道:「乱说。」说摆挥动马鞭加速。宇文成也加速赶去。
  
两骑一前一后快速离去。
  
突然季小慧一声惊叫,那马淆津津一声,两条前腿一弯,就那么载往地上,
两棵树木中间突然升起了一条扮马索。
  
季小慧向前扑出,人在半空,一张黑色的大网已罩过来。
  
「宇文哥,小心。」宇文成一声暴喝,离开马背,「碰」两马撞在一起,声
势惊人,此时季小慧已落入网中,几条黑影从树林后扑出。
  
宇文成这时方显真本领,在半空中拨剑出鞘,将剑鞘抛向迎面扑来的大网,
双手握剑全力向铁网劈去。
  
金铁交戈声中,铁网被劈成两半。身向下落,宇文成避过两支劲箭,落在地
上。
  
十几名黑衣大汉将宇文成围在圈中。
  
「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不是在找我们吗!」大汉发出哄笑。
  
「恶魔岛?」
  
「不错。」
  
黑衣大汉身后闪出一人,正是那八旗主之一的刑旗旗主张献海。
  
「上!」
  
大汉同时扑上来。
  
宇文成剑斜向上,闪电般晃过人群。
  
「呀——」惨叫声中,最少有8名大汉倒在地上,只有死者没有伤者。
  
好狠,真小看了你。「张献海挥了挥手。
  
宇文成平举着剑突感一阵玄晕。
  
「你用毒。」
  
「太迟了,苯蛋。」
  
「碰」宇文成载了下去。
  
「文哥」季小慧一声悲鸣。
  
张献海淫笑着命令手下将反扭双手的季小慧押上来,淫笑着退下她的裙子。
  
「不——」季小慧惊叫。
  
张献海拉下了季小慧的内裤,将手伸进她两条嫩腿中间的毛丛中,再抽出来。
  
季小慧的泪水已然滴落。
  
「妈的,竞被这死小子拨了头筹。」回头对大汉道带走,岛主一定喜欢。「
  
「什么?」武盟盟主宇文天跳起来。
  
「也山路上发现少主尸体,未来的少夫人季小慧不见踪影。」刑侦处长李长
江重复道。
  
「恶魔之主、恶魔之主,我跟你势不两立。」宇文天仰天悲吼。
 
*** *** *** *** ***
第二天惊悉此事的少林、武当、空峒等武林各大派都派出特使对武盟和《太
  空堡垒》进行了慰问,并送上慰问品,江湖联下半旗致哀,《秃驴报》《牛
鼻子报》《杂毛报》等江湖各大新闻机构也纷纷发表社论指责恶魔岛这一恐怖行
径,称其可与基地组织相提并论,一时间,江湖空前团结,以至江湖联老大提出
要先发制人,但问题是不知道恶魔岛在哪?
  
这是一张足能容四人睡的大牙床,铺着一层洁白的纱织,四只风灯垂在牙床
四周,将牙床照得闪亮,纱层上仰躺着一名被洗得香喷喷的绝色美女,玲珑的身
子裹在月白色的纱裙内更显奥妙,牙床的四周各伸出一根白色的绳子紧紧捆在美
女雪白的手腕和粉足上,这美女就是被俘的季小慧,此刻她正闭紧着双眼,秀眉
紧皱等待着恶梦的来临。
  
房门无地无息地打了开来,再慢慢关上,季小慧悚然一惊,女性的直觉告诉
她有人来了,她睁开了美目的大眼睛。
  
她脸上出现了恐怖的表情,她看到了一个戴着恶魔面罩的人。
  
「你——是谁?」
  
「小宝贝,你真迷人。」咽了口口水道:「不用怕,我就是恶魔之主,只要
你乖乖的顺从我,我不会——」
  
「魔鬼。」季小慧骂道。
  
恶魔之主并不生气,他缓缓来到床边坐下,一只手捂上季小慧光洁细腻的俏
脸。
  
季小慧喘了口气,高耸的酥胸急剧地起伏了一下,闭上美目,骂道:「畜生,
不要碰我。」
  
「啪」狠狠地一个耳光抽在季小慧脸上,恶魔之主骂道:「臭婊子,你以为
你还是处女,你要不是第二美女早就千人骑了。」
  
季小慧偏过头。恶魔之主淫笑着捏开她的嘴将一粒红色的药丸塞进她嘴里,
接着她感到胸衣被粗暴的撕开了。
  
恶魔之主爬上床,扒开了季小慧的罗衫,她胸前那两团洁白的软肉立即显现
出来,恶魔之主两手一探便将季小慧两只丰挺的胸乳捏在手里,「真是上天的杰
作。」恶魔之主淫笑道。
  
季小慧美丽的双眼内泪光闪现。恶魔之主用力挤捏季小慧胸前的软肉团,用
指甲拨弄她乳房上的粉色小肉球,接着大手滑过她平坦滑爽的小腹,将手伸进了
她白色的裙裤中。
  
「丝拉」一声白色的裙裤已被撕下了一大片,季小慧只觉得两条大腿一凉,
她那两条白皙秀美的玉腿已展示在恶魔之主的眼前,恶魔之主将残破的白色裙裤
翻起到季小慧的腰部,淫笑着两手拉住季小慧月白色裘裤裤带。
  
「啊——」季小慧一声悲呼,她的裘裤已被恶魔之主撕了开来,玉腿根神密
处尽现。
  
恶魔之主两手搭在季小慧两被被拉开的玉腿的内侧,沿着细滑玉肤下青筋隐
现的大腿内侧淫笑着慢慢摸索向上。
  
季小慧扭动着想挟紧双腿,她的腹肌和大腿内侧的肌肉颤抖着,俏脸扭曲得
秀眉皱成一条线。
  
恶魔之主非常满意季小慧的反应,美女越痛苦他就越高兴,他的手慢慢慢慢
地爬上了季小慧丰隆的阴埠,他淫笑着轻轻分开季小慧那黑得发亮的阴毛,将手
指探入那神妙裂缝的上沿,然后将两根手指在嘴里湿了湿,淫笑着将季小慧那两
条清丽红嫩的大阴唇翻开来,拉开大阴唇上的皱壁,将那粒米粒大小鲜得发着嫩
红光泽的阴蒂剥了出来,用左用两指将季小慧那两片大阴唇拉向上方两侧,右手
食指则按在那小肉粒上慢慢地又搓又揉。
  
季小慧痛苦地闭着美目,慢慢地她感到一丝丝的燥热。
  
她的下身阴蒂在恶魔之主的搓弄下竞慢慢挺立起来,变成了毛豆大小的一个
肉粒,那薄薄的肉膜变得发红发亮,恶魔之主淫笑着用指甲掐那肉粒的根部。
  
「哦——嗯——」季小慧轻轻的呻吟终于再抑制不住地从秀巧的鼻中哼出声。
  
恶魔之主淫笑着一边搓那粒发紫的阴蒂,一边吸舔她那只粉红色乳头已高高
勃起的左乳。
  
季小慧呻吟着扭动着,一股清亮的粘液从她膣道内慢慢流出来,湿润了她的
阴道。
  
恶魔之主淫笑着制住季小慧的穴道道:「捆着干可太没意思了。」解开她四
肢的绳子,季小慧奋起仅余的力量,一掌拍向恶魔之主的天灵,恶魔之主眼中闪
现着残忍的光任季小慧的手掌拍向天灵,不到中途,季小慧的手便垂了下去,服
了那失去力量的药又被制住穴道的她连一丝力气也没,偏对即将来临的兽行神志
又那么清楚,而恶魔之主要达到的正是这种效果。
  
恶魔之主淫笑着将季小慧那两条白生生的嫩臂放在她诱人胴体的两侧,然后
跪在她腿胯下两只大手拎起季小慧那两条白嫩的大腿,将她的玉腿分开架在自已
的肩上。
 
季小慧想挟紧双腿可是她那半截粉白的小腿却不听话的软软地垂架在恶魔之
主的肩上。
  
恶魔之主低下头,将头慢慢凑向季小慧玉腿根处迷人的桃源胜地,季小慧闭
上了双目。
  
恶魔之主淫笑着将两只大手伸进季小慧玉腿根处的毛丛中,将她那一丛浓而
又黑得有亮泽的阴毛顺着那条粉红色窄窄的肉缝摁在两侧。感到季小慧玉腿内侧
的肌肉不受控地颤抖了一下恶魔之主故意叹道:「不愧是武林第一美女,连这地
方都比别人要妙。」
  
「你这恶魔,武林公道不会放过你的。」
  
「武林公道,哈!武林公道是什么东西。」恶魔之主猛然一回头,揭去了那
魔鬼面具,等季小慧看清时差点晕死,那不能算是一张脸,这张「脸」是平的,
没有鼻子,嘴唇被刀割成几片,斜挂在口角上,翻出的肉结成的疤已变成难看的
青紫。
  
季小慧悚声道:「你——你是——」
  
「不错,我就是二年前惨被你们所谓武林公道当成采花淫魔的李南天,就因
为看了武盟盟主的小妻子一眼,你们就将我往死里扁,要不是落下悬崖后凑巧练
成绝世武功,我早就死了,可现在要死的是你们,你们不是把我当成淫魔吗,那
我就让你们瞧瞧。」李南天制住季小慧哑穴仰天狂笑。
  
接着他扒开季小慧那两片粉红色娇柔的阴唇,挺起长棍猛地捅入季小慧玉腿
中间的裂缝处,季小慧仰起了头,她的两只玉手紧紧抓紧了床单,她的两条玉腿
同时强直起来,张大的嘴没有发出声音,晶莹的泪水从她眼角倾落,不知是同情
还是痛苦。
  
李南天的肉棍整根没入季小慧的阴道内,虽然季小慧已不是处女,但是李南
天的肉棍还是将她的阴户塞的又胀又酸,又痛又麻,李南天吸口气,双手按在季
小慧大腿根上将肉棍从季小慧阴道内退出来,再狠狠地塞进去,季小慧那丰隆阴
埠上那浓黑的阴毛像地裂般地陷入阴道内。
  
李南天狂暴地抽动着,滋滋有声,大量的淫水从季小慧的阴道内涌出来,湿
润了李南天的肉棍,听到恶魔是李南天,季小慧感到有一些同情,从插入时的痛
苦,到现在阴道湿润的酥爽,季小慧感到被他强暴不再是一件苦差。
  
李南天抽动着晃动着,阴茎在湿滑的阴道内做着各式各样的活塞运动,季小
慧奋力地挺起下体,迎合着李南天的插入,洁白的床单已被流出的污水染湿了一
大片,季小慧不知何时双臂复恢了力气,紧紧搂着李南天的勃子,她那两只尖挺
的双峰不住地随李南天的插入而不停地晃动。
  
两人足干了一个多时辰,李南天才在季小慧爽叫声中将滚烫的精液激射入季
小慧阴道深。
                
(3)
  
武盟刑侦处处长李长江道:「启盟主,在少主遇害当天,我们在兰湾出海口
处发现一辆废弃的马车,根据当晚目击人一位老渔夫称,出事那天他在那海域看
到过一艘小型货船,那是一艘不能远航的船,所以属下认为,那恶魔岛一定在近
海某地,可以发动当地渔民协助搜索,同时可向整个武林发出AAA级通辑令,
一但找出恶魔岛的位置即联合各派高手发动特袭。」
  
宇文天沉思了一下,虎目凶光一闪道:「好,就这么办,我要让恶魔死无葬
身之地。」
  
李南天戴上鬼面具,来到山腹的淫宫,自从二年前建立恶魔岛,暗中收罗了
一批穷凶极恶的悍匪,打下了整个江山,其中一个叫鬼手的出了大力,他制造的
迷药令毒药世家唐门等几个大门派毁于一旦。
  
年青女子的惨叫声不住地传来,李南天感到下体有些硬,强奸季小慧已过去
三天,他有些不敢去那时,生怕有一天会被季小慧感化。李南天来到第一个房子
外,门上有一个小小的视窗,李南天望去不由血脉喷胀,只见一个容貌绝美的年
青女子被捆吊在一根横梁之下,姑娘被扒的一丝不挂,她的两只白玉般的秀足被
分开紧扣在地上的两只铁环内,一名粗壮的汉子正从姑娘背后捏挤着她的两只玉
峰,下身挺动着从后部将阴茎插进那姑娘的阴道,那姑娘悲鸣着,哭泣着,定睛
一看,那姑娘不是唐玉秀还有谁。
  
李南天回到季小慧的房间时,季小慧已身无寸缕地躺在牙床上,那高高耸立
的诱人乳峰,玉腿根处那黑油油的田间芳草均被一层白色的轻纱掩住显神密,见
到李南天进来,季小慧叫了声令人酥麻的「天哥」,将两条玉腿向两侧一分,一
副任君品尝的格局。
  
那白皙细腻的肌肤,人比花娇的容颜,令李南天的下体更是一阵阵的胀。反
手关上门,「真不愧是武林第二美女。」李南天淫笑着揭起白纱,扑上去,这着
李南天没有将季小慧捆住,也没制住她的麻穴。李南天将季小慧赤裸的胴体压在
身下,双手已捏住她的两只乳房,同时下身一挺直接将肉棍插进季小慧的肉缝里,
季小慧两条白生生的胳膊绕住李南天的颈,下身暗暗使劲,她的阴道收缩,紧紧
挟住李南天在她阴道内抽动的阴茎,李南天爽得猛搂住季小慧的玉背,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阴茎在季小慧的阴道内快速做着往复运动,李南天黑亮的阴毛和季小
慧浓密的芳草经季小慧丰隆的阴埠亲密地一下下接触着,春潮泛滥似地从季小慧
阴道深处涌出将牙床下的白纱弄湿了一大片,李南天奋力在季小慧阴道内又抽插
了数拾下,猛地搂住季小慧的玉背,肉棍猛抵在季小慧的阴道深处,全身一颤,
一股热流喷射出来,接着慢慢软下去伏在季小慧玉体上,将她那两只奶子压得扁
扁的。
  
蓦地李南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拍」地一掌刮在季小慧脸上,季小
慧翻下床,李南天站起来,他的背上插着半截尖刀,原来正在李南天极爽的一刻,
季小慧从枕下摸出一把尖刀插入了李南天的背,但入肉一寸李南天便生出感应,
先天无极的气功硬把尖刀挡在肌肉外,令季小慧这一击无功而返,要不然这一刀
就可要了他的命,李南天武功之高是季小慧所没有料到的。
  
两名护卫从门外气急败坏地滚进来,李南天阴沉着脸对两名护卫道:「将这
贱婢带到刑房我要当着那些女人的面让她受尽天下惨刑而死。」
  
刑房位于淫房的边上,是一个足能容纳七、八十人的大房子,刑房的左侧吊
着十六名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年青姑娘的裸体,资色排在头二位的正是陈琳凤和唐
玉秀。
  
李南天坐在一张虎皮椅上,赤裸的上身捆着绷带,四名大汉一字排开站在他
身后。他的右边空处有二根四米多高的铁柱,中间隔约二米,铁柱的中间摆放着
一个约一米高的木台。木台正面对着那群姑娘。
  
「将那贱婢带上来。」李南天冷冷道。
  
石门大开,两名打手将一丝不挂的季小慧拖了进来。
  
李南天对那些姑娘一阵冷笑道:「自从本主神功练成后就没有人可以伤我,
就是武盟盟主亲来也不行,今天。」李南天一步跨到季小慧身前拎起她的头发,
看着季小慧那绝世容颜冷冷道:「她竞敢暗伤本主,我就在这儿让你们看看本主
对付女人的手段。」一转身李南天眼中凶光一闪道:「吊起来。」
  
两名打手将季小慧双手一并吊在铁柱上的一横梁上,使她的玉臀刚刚能够碰
上木台,接着一道宽宽的皮绳绕在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小腹上,紧紧地将她的
小腹捆在木台上,接着的两道皮绳束在她那两只白玉也似的足腕上,两道皮绳人
别向上绕过横梁位于两道铁柱的顶点,拉紧,季小慧的两条洁白的大腿便被向上
向两侧拉开,季小慧的上身和大腿呈一个20度的夹角,弓了起来,她的阴部更
是全部显示在那群姑娘和恶魔的眼前。
  
季小慧脸色铁青但神色坦然,她知道会遭受何种摧残,下定决心去战胜它。
  
李南天看着季小慧那毛绒绒的阴部,挥挥手显意动刑。他身后左侧的两名大
汉狞笑着来到刑架前,两人一人一只捏住季小慧的两只丰满的乳房,右手不知何
时已握着一根长长的闪着寒光的银针,左手捏着她粉红色的乳头,右手猛地将针
刺入季小慧的两只乳头内。
  
季小慧两条白嫩的胳膊猛一挣扎,钻心得刺痛从她那引以为傲的乳房上传过
来。
  
两名大汉狞笑着将手里的银针旋转着插进她乳房的深处,鲜红的血丝从季小
慧那乳房上慢慢的地滴出来,对面吊着观刑的姑娘纷纷闭上了双眼。
  
李南天狞笑道:「你们再不睁开眼下一个受刑的就将是你们其中的一位。」
  
十六名姑娘被迫继续看这残忍的一幕。
  
两根针深深刺入季小慧的奶眼,没等季小慧缓过一口气,一盆烧得旺旺的碳
火被抬了上来,上面放着五把小型的梅花形烙铁,一名大汉狞笑着取起一把带着
火星的烙铁慢慢地靠近季小慧那白生生的左胳膊,「哧」一股白烟升起。
  
「呵——」季小慧猛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呤,头凄惨地仰起,没等她的头垂
下,另一把烙铁已按在她右侧的乳峰上,季小慧头一垂晕了过去。她的乳峰和胳
上各留下了一小朵梅花,这种小的烙铁即能增加姑娘受刑的时间又能造成她极度
的痛苦。
  
「慢慢地熬」李南天淫笑道。
  
两盆冷水泼在季小慧的玉体上,季小慧一苏醒,酷刑再度开始了。
  
这次烙的是她的另一只乳房,皮肉烤焦的气味弥漫在刑房中,两名大汉不停
地将烙铁按在季小慧的乳房,胳膊、脚心、小腿,大腿内侧等地方
  
每一把烙铁都要按五分钟以上,再换另一把刚烧好的,季小慧死去活来的惨
哼着,痉挛着,一小时后,她的身上布满了难看的焦疤,长长的秀发已一缕缕地
被汉水粘在俏脸上,整个人像刚从水中出来一样,唯一不同是她身上渗出的是淡
淡的黄水,绝色美女的风采已荡然无存,她的体表还没受伤的仅余玉腿根部阴户
的一块,她的两只乳房上长着两朵梅花。
  
冷水一盆盆泼在季小慧身上,直到第五盆季小慧才慢慢醒过来。
  
李南天淫笑着站起来来到刑台前,摸着季小慧的阴户道:「贱婢现在该在这
儿来点什么了,刚才的滋味肯定不错吧!」李南天淫笑起来。
  
季小慧吃力地睁一美目,看了看又闭上双眼。
  
李南天狞笑着在季小慧那浓密的阴毛中找到那两片略显肥厚的红色阴色,将
两片薄薄的小木片堑在季小慧那两片阴唇两侧的大腿根处,然后淫笑着将两片阴
唇翻开来贴在小木片上,李南天狞笑着从刑具中取起一反小挫刀,摁在季小慧左
侧那片阴唇上,拖动起来。
  
「啊——」季小慧仰起头发出含糊的惨叫,左侧的阴唇立即被李南天手里的
挫刀磨破了皮。
  
季小慧赤裸的玉体在刑架上巨烈地抖动着,撕声地惨叫,那片薄薄的大阴唇
在李南天手里变成了碎肉,鲜血染红了她的阴部。
  
当右侧的大阴唇在李南天手里被挫成肉丝时,季小慧再次昏死了。
  
对侧观刑的十六名姑娘,其中二名吓得晕了过去。
  
当季小慧再次醒来时,一只大大的红色蜡烛被插在她下体的木台上,李南天
淫笑着指显大汉点燃。
  
季小慧的玉体再次抽动起来,嘴里冒出了血发出「敖—敖——」的惨叫,巨
烈挣扎的四肢将两条铁柱都挣得哗哗响。
  
那桔红色的火焰引燃了季小慧的阴毛,烧烤着她娇柔的阴唇、阴蒂,发出一
阵阵臭味和血腥味。李南天和那群大汉淫笑着看着在刑架上挣扎的季小慧,陈琳
凤和那群姑娘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季小慧在刑台上猛烈地抖动了一下「哧」的一声一股尿液喷像剪般射了出来,
足有二米远,在尿水扑灭烛火的同时,季小慧再次晕死了。
  
看着季小慧烧糊的阴户,李南天升起了强烈的冲动,他将阴茎插进了季小慧
残破的阴道内,抽插了起来,季小慧这次是被插醒的。
  
季小慧醒来,李南天停止了抽插拨出肉棍,挺着肉棍来到另一侧被捆着的陈
琳凤身前,扳起她的一条白腿将长蛇捅进她阴道内,陈琳凤的阴道内还是干的,
李南天的插入使她感到一阵巨痛,她皱了皱眉默默忍受下来,插了大约80多下
李南天喷射了。
  
「滋」的一声李南天从陈琳凤阴道内抽出肉棍,再度来到季小慧受刑的台前。
  
另一边精液从陈琳凤的阴道内流出来,顺着她修长的白腿内侧面向下流。
  
李南天挥挥手要两名大汉拿来两个「L」形铁钩。两名大汉照李南天的吩咐
将长的一端塞进季小慧的阴道内,然后同时用力将季小慧的阴道拉开来,季小慧
痛苦的闭着美目,她的阴道被两名大汉拉成一个圆圆的红肉洞,里面的皱层和精
液的残渍清晰可见。
  
李南天淫笑着道:「小慧姑娘,下面可让你尝尝烙阴道的滋味了。」
  
季小慧玉体轻轻抖动了一下,偏过了头。
 
李南天从火盆中取出一支烧得发红的烙铁淫笑着将烙铁慢慢地从季小慧被拉
开的阴道内伸进去,炽热的烙铁令季小慧感到下身一阵阵的刺热,她闭上了眼睛。
  
「啊——」季小慧拼命挣动起来,李南天已将烙铁摁在她阴道内的娇柔嫩壁
上,白烟从季小慧的阴道内冒出来。李南天拨出烙铁时带出了季小慧阴道内的残
片,接着另一把烧红的烙铁又插进季小慧的阴道,当换到第六把时季小慧又晕死
过去。
  
李南天拿出一粒大还丹喂进季小慧嘴里,他并非是想救她,而是想继续加长
她的受刑时间。
  
一会儿,在冷水的刺激下,季小慧醒了过来,李南天狞笑着看了看她在冒烟
的阴户,狞笑着道:「小慧姑娘不好受吧,真委屈你了,不过快了还有最后一道
菜请你品尝。」
  
李南天笑着命令手下将姑娘腹上的皮带解散,将她身下的木台撤去,将她的
两只脚解下来,原来木台的地方,现在立着一根削尖的木柱长约二米,碗口样粗,
接着两名大汉将季小慧吊着的双手慢慢下放,她的两只玉足被吊上了两块各重1
0折的砖块,两名大汉将她的两腿撑开将她的阴户扒开到极限,套在木柱的尖上。
  
在她自重下使木柱缓慢地插进她阴户内。
  
季小慧吃力地张着嘴,木柱正一寸寸捅进她阴道内,阴血沿着她的腿根处慢
慢向下流,将木柱染得通红。
  
季小慧断气是在半小时之后,二米长的木柱一半捅入她的体内,在她断气前
李南天又亲手割下了季小慧那两只各有一朵梅花的双乳,血流了一地。十六个姑
娘再度被带回淫房,李南天深信经过此事,再没有姑娘敢再出逃或行刺他了。
                
(4)
  
没有抓回武林第一美女慕清凤一直让李南天引为憾事,慕清凤是传说中武林
第一高手慕恨天的孙女,自从四年前武林好事者为武林美女排名后就再也没有人
见过她,有人说她已到了海外仙山,又人说她已嫁入皇室,更有人说她遭遇UF
O、还有人说她在北美大院成为虐恋版版主过隐身生活,反正芳踪成迷。「我一
定会得到你。」李南天暗暗发誓。
  
唐玉秀全身一丝不挂,关在这地牢内,被抓到这儿快一年了,她的阴道内插
过的肉棍已数不清了,她还记得那个晚上,迷迷糊糊的她的家人就全倒在血泊中,
她和十几名有资色的姑娘被按在大院中的石地上,然后被几名汉子粗暴地扒光了
衣服,十几根又红又硬的肉棍就一下子捅进了她们的玉腿根,她还记得按住她双
手的两名汉子的眼光,撑开她大腿的是两名身着银边黑衣的汉子似乎是有身份的
人,第一个将肉棍插进她处女地的是一名头带面具的大汉,那汉子用两手分开她
错落有致的阴毛捏住她那两片肉层,不由分说就将那紫红可怕的长蛇从她大腿根
塞了进去,无语论比的巨痛使她想惨叫出来,但是却已喊不出来,偏是神智却又
那么清楚,长蛇进进出出令她死去活来,迷茫中她看到了其它的姑娘,她从她们
紧皱的俏脸看得出她们有多痛苦,偏是整个过程没有听到一丝叫声,她知道她们
一定是中了一种连她都不知道的毒。
  
「呜」隔壁传来了一声石门打开的声音,她知道隔壁的陈琳凤又要遭受折腾
了,果然不久隔壁便响起了年青姑娘痛不欲生的悲鸣。
  
李南天淫笑着命令两名手下拖起陈琳凤,另两名手下则从牢房外抬进来一个
大字形木架子,陈琳凤被捆在大字架上,李南天淫笑着扒开她的胸衣,直接捏住
她那两只尖翘的乳房,陈琳凤愤怒地看了看李南天没有说话,她知道李南天想要
对她做什么。
  
玩好了陈琳凤的乳头,李南天淫笑着将手伸进她被撑开的两条大腿根部,手
一揭,陈琳凤的裤子便掉往地上,姑娘那浓密黑亮的阴毛松疏地散开,均匀履盖
在那丰隆的阴埠上,李南天淫笑道:「陈姑娘,身子真是漂亮,玩了还想玩啊。」
  
说着分开阴毛下边那两片阴唇就交阳物直插了进去。
  
「哦——」粗壮的阴茎插进了干燥的阴道令陈琳凤痛出了泪——。
  
海面上升起了轻雾,慢慢弥漫开来,李子林暗叹晦气,自从印度洋海啸以来
他是首趟打鱼,看不计划又泡汤了,他看了看船中的几条鲱鱼,决定回航前最后
一次下网,他来到般头时看到了不远处海面上漂浮着一个白色的物体,他将手中
的网罩过去,网内很沉重,他慢慢拉起来,然后他就看到了使他一生难忘的东西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看上去挺漂亮女人,一个赤裸的漂亮女人,洁白的粉颈
子下是两只尖尖挺挺的乳房,因喝入大量的海水显得洁白的肚子以圆又大,一大
团黑毛显现在肚子的下方。
  
李子林将手指伸到那女子的鼻下知道她还活着,他拨开姑娘的秀发,那挺秀
的鼻子,淡淡的柳眉,苍白的樱唇使他惊为天人,他那根空余30岁月的阴茎立
该硬了起来,李子林用鱼网将姑娘盖了起来看看四周,广阔的海域无一条般影,
只有淡淡渐沈的雾,李子林将船驶到岸边的一片海崖下的一个石洞,可以肯定地
知道,今天这样的天是不会再有人出海而来这个石洞的。
  
李子林昏迷的姑娘平摊在石洞深处的的一个石台上,想了想从鱼网上解下一
根索子,将姑娘的两只手反捆了起来,然后就带着一脸兴奋地扑上去,撑开了姑
娘的两条玉腿,这样漂亮的姑娘要几辈了才轮得到他啊。
  
李子林撑开姑娘的腿,兴奋得有些抖动的双手慢慢贴近到姑娘的玉腿根处的
黑毛丛中,他头上冒出了汗,分开那一根根油亮的阴毛,终于看到了那丛阴毛中
间湿湿的小肉缝,长时间的海水浸泡使姑娘的阴唇看上去有些发白,李子林终于
用颤抖的双手分开了姑娘的两片阴唇,阴唇内面那粉红色柔嫩的肉壁令李子林直
咽口水,他将姑娘的两片阴唇翻开,使两片小肉唇紧紧贴在她雪白的大腿根上,
迫不及待将已挺得不能再硬的阴茎从那被他双手扒开的粉红色鲜嫩的洞穴内直插
了进去,同时伏下来压在姑娘的身上,双手捏住了姑娘的两只丰乳,奋力抽动着,
直弄得他满头大汗,一口口水在他挺动下从姑娘的樱口中流出来,阴茎在姑娘的
肉洞内进进出出了数百下,姑娘的胸口出现了起伏,李子林荒忙再插动了数拾下,
将液体射入姑娘体内勿勿驾船跑了。
  
李长江兴奋地跑武盟盟主宇文天的轩室,向宇文天报告:「盟主,好消息,
找到失踪的唐玉秀了。」
  
「什么?」宇文天站起来。
  
「找到失踪的唐玉秀了。」李长江重复了一次。
  
「在哪?」
  
「是一个渔民在一个海边的石洞内发现的,当时她一丝不挂被反捆着双手,
还遭到过奸污。」
  
「快将她带来。」
  
唐玉凤是被扶上来的,看见武盟盟主立即哭着跪下去泣不成声悲道:「宇盟
主,报仇——」。
 
*** *** *** *** ***
几天前那惊险的一幕有出现在眼前——那晚是唐玉秀被捉上岛后碰到的第二
个恶劣的天气,狂风一阵接着一阵,大雨倾盆而下,星空不复,伸手不见五指。
  
唐玉秀和陈琳凤的牢房就在一起只不过隔着一堵石墙,,隔室的动静清晰可
闻,那晚李南天和几名手下折腾了陈琳凤半晚上,哀鸣声一直末中断,一直到后
半夜,黎明时分,迷糊中,唐玉秀感到一阵地动山摇,牢房的后墙就倒了下来,
这时她看到了陈琳凤,她被倒吊在两根木柱的中间,两条大腿被撑开到极限,阴
部满是红白相间的污物,一看就知道她这半夜遭遇了什么。
  
唐玉秀过去,用一块破布拭去她阴部的污秽,这才发现她的两片阴唇肿的很
高,肥厚的阴唇因过多的磨擦而变得有些发紫。
  
陈琳凤眼角泪花闪现忍着下身的巨痛坐起来,唐玉秀扶起了她,陈琳凤看看
唐玉秀感激地点点头。唐玉秀道:「陈姐,我们快逃,今次是难得的机会。」
  
于是唐玉秀扶着陈琳凤没入暗夜里。
  
她俩因找不到船在密林躲藏了三天,第三天晚上出来找食物时终于被那群魔
鬼发现了,陈琳凤为了掩护她而再度落入魔掌,她则跳入大海中却阴差阳错地活
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李南天命令将岛上所有的姑娘都带到岛中盆地中心的一片密林
中,密林的中间开垦出一片空地,空地上放着一张八仙桌,一边的椅子上,李南
天正坐在那椅子上端着茶,十几名姑娘被反捆在八仙桌周的十几根木柱上,四十
多名大汉围着站成一片。
  
两名大汉将赤裸的陈琳凤押上来,李南天喝了一口茶看了看陈琳凤那绝世的
资容笑道:「陈姑娘,怎么,活腻了,那天看得还不够还想自已尝尝?」
  
陈琳凤没有开口,李南天接着道:「那好,我就成全你,让你慢慢的死。」
  
李南天狞笑着命令几名大汉将陈琳凤抬到八仙桌上,仰面摁在那里,接着四
名大汉分别用绳子紧紧捆住她的四肢,绳子在桌子的背面拉紧,她的下身便露了
出来,接着一块石块塞进她的臀下,使她的下身挺了起来。
  
陈琳凤漂亮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但是咬着牙没让它们落下来。
  
李南天端着茶淫笑着来到八仙桌前,看了看她那两只白生生的奶子,又转到
她被撑开的下身处淫笑道:「陈姑娘,不愧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女,我想看看这么
漂亮的美女被干时会不会浪叫出来,说着用一只手支开姑娘的两片肉唇,将一口
茶全喷在姑娘的阴户上,然后淫笑着用左手扒开姑娘的两片大阴唇,右手中指按
在那粒被剥出来的小肉芽上搓弄起来,陈琳凤紧紧咬着下唇。
  
李南天手一挥,他的八名大将之一的刑旗旗主张献海上来,扒开姑娘的两片
阴唇就将粗壮的阴茎插进了姑娘的下身。
  
陈琳凤闭着眼,咬着牙没有出声,张献海整个人压在姑娘的身上埋头猛干,
噗哧噗哧插个不停,一个,二个,三个——大汉们一个个挺着肉棍插进姑娘的阴
道,开始陈琳凤还咬着牙竭力地忍着没有叫出来,一直轮到第三十多个时终于撑
不下去,悲鸣出来,先是轻声的呻吟接着是大声的惨叫,赤裸的玉体在八仙桌上
凄惨地扭动着,每一名大汉的插入都造成了她极度的痛苦,她娇柔的阴道壁早被
磨破了皮,血一丝丝地从她的下身流出来。
  
李南天淫笑着在一边边喝茶边欣赏着,姑娘痛苦的撕叫声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看戏的性趣。
  
当最后一名大汉从姑娘身上起来时,陈琳凤的嘴唇都咬破了,她的玉臀下八
仙桌上满是那红白相间的污物。
  
李南天来到姑娘身边,陈琳凤睁开了眼看着李南天。
 
李南天伸出手在姑娘那两只被捏肿的乳房上摸了摸淫笑道:「看来陈姑娘还
不满足,再去叫四十个弟兄来。」
  
新来的大汉淫笑着再度压上姑娘赤裸的玉体,姑娘的惨叫声越来越惨。那大
汉将挺起的阴茎从那流血的肉缝中插了进去。
  
「啊——啊——」姑娘撕心地惨叫着。大汉使足了劲下下到底的猛干着。「
  
「啊——不——啊——杀了我——啊——」姑娘抬着头拼命惨叫着。
  
这次轮奸一直到晌午才结束,姑娘的头向后仰着,两条被绳子束着的大腿像
两条软面似的挂垂在八仙桌的两侧,那让人眩目的白腿根处和八仙桌上全是血和
浓白的液体。
  
李南天淫笑着来到姑娘身前,提起姑娘的秀发,姑娘脸色苍白,满脸是汗,
嘴唇都咬烂了,失神的看着李南天。
  
一名手下将一桶海水泼在陈琳凤的下身,血和白液退去,露出了她那红肿得
不像样的阴户,两片被擦破皮的阴唇平平地摊在松疏的阴毛堆中,阴道口肿得只
留下一条狭窄的缝。
  
李南天淫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姑娘的阴道,将手指向两侧一分,狭窄的肉
缝被打开一个小洞,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和嫩肉上的白浓汁液。
  
李南天拨出手指将手指上粘着的白汁擦在姑娘的两只白嫩的乳房上,凑到姑
娘的眼前狞笑道:「陈姑娘,死的滋味如何,让我送你上路吧!」
  
姑娘知道已到了最后的时候,泪流满面的俏脸仰起来用全身的力气骂道:「
恶魔,已经有人出去报信了,你们也活不了多久了——啊——」陈琳凤全身都像
糠筛样抖动起来,小腹绷得紧紧的,在姑娘说话的当儿,李南天已一刀将姑娘的
左乳割成两半,血「哗」地喷涌出来。
  
「啊——」姑娘再惨叫一声,两片阴唇一阵张合,一道尿箭从她下身喷射出
来,李南天已狞笑着剜下了姑娘的半只乳房,他将姑娘的半只乳房丢在八仙桌上,
那半只白嫩的乳房还慢慢晃了几下,接着另半只乳房也被割了下来,姑娘胸脯上
那碗口大样的伤口上鲜血狂喷,立即将姑娘的半边身子染得通红。
  
姑娘的玉体凄惨地在八仙桌上扭动,无助地挣扎,下身尿水一股接一股地喷
出来,李南天可不管这些他一只手又捏住了姑娘另一只白嫩丰挺的乳房,将姑娘
的乳房整只提起来,右手刀抵在姑娘洁白的乳根,狞笑一声便直插进姑娘的乳房
根部,慢慢地将刀转了个完整的圈子,左手一提那粉红色的奶头,姑娘的整只乳
房便被剜了下来,乳房的下方垂挂着一些割碎的肉和筋膜。
  
「哇」一口鲜血从姑娘樱口中喷出,她再次昏死了,鲜红的血液将她捆在八
仙桌子上的洁白玉体染得猩红。
  
李南天淫笑着将那只被割下来的乳房捏在手里,将手里极富弹性的乳房又挤
又捏,血不停地从他手中流出,将他的大手染得血红,当狞笑着将那只乳房捏住
乳头提在手里在周围的姑娘中显示了一阵狞笑道:「这就是出逃的下场。」那群
姑娘禁如寒蝉,吓得牙齿打颤。
  
一桶又一桶的海水泼在姑娘的身子上,终于姑娘全身哆嗦着慢慢睁开了失神
的双眼,她胸脯上两个碗大的血口又渗出血水。
  
李南天狞笑着来到姑娘的眼前道:「姑娘,还没完呢,你慢慢享受吧。」说
完抬了抬手,一名手下从八仙桌下拿来一包白色粉壮的东西,李南天狞笑着接在
手里,来到姑娘身前撕开,白色的东西来到他手上,然后他将白色粉壮的东西散
在姑娘胸前的两处伤口上。
  
姑娘微微一动,停了一会儿突然猛烈地挣扎惨叫起来,散在她伤口上的竞然
是盐。
  
「啊——啊呀——啊——求求你——啊——杀了我——啊——」
  
李南天狞笑着看着不住挣扎的陈琳凤,眼中充满了凶光,好一阵子姑娘才声
嘶力竭的静下来,李南天淫笑着转到八仙桌的对侧,那是姑娘被分开捆着的下身,
李南天狞笑着将两根长长的铁筷子插进姑娘的阴道,直到插进将近一尺才停下,
命令两名手下过来将两根铁筷子向两侧撑开来,姑娘那饱受摧残的阴道出现在眼
前,红通通的嫩肉内夹着一丝丝的浓液。
  
李南天叫过另两名大汉将姑娘的玉足从八仙桌下端解散,两名大汉站在八仙
桌旁提起姑娘的两条粉腿向上拉高,然后李南天淫笑着将那包盐全灌进姑娘的阴
道。
  姑娘胸口上的伤口在盐的作用下慢慢止住了血,痛得脸色蜡黄的姑娘没有再
挣扎任由李南天将盐料粒灌进她的阴道,李南天感到有些意外,狰狞得脸看着姑
娘,突然伸出手按在姑娘胸口的两个伤口上一阵搓捏。
  
姑娘竭力抬起头,全身巨烈地挣扎起来。
  
雪白的盐粒被血染红,姑娘再度静下来。李南天狞笑着命令大汉再度将姑娘
的两条大腿捆在八仙桌的两侧,伸出双手慢慢剥开姑娘的两片阴唇,在两片阴唇
上方结合处的皱膜上翻出一粒小小的粉红色肉芽,嘴一张合在姑娘阴唇上方,用
舌头舔那粒红蕾。
 
陈琳凤颤动了一下忽然哭着颤声哀求:「我求求你……杀死我…杀了我吧—
—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啊……」可李南天的豺狼本性马上显露了出来,
他根本不顾陈琳凤的哭求,突然嘴一张牙齿紧紧咬住那粒阴蒂竞生生地将它从姑
娘的阴部咬了下来。陈琳凤「啊……」地大叫,下身剧烈抽搐,四肢拼命挣扎,
但绳索把她死死地固定在八仙桌上。
 
咬下姑娘的阴蒂李南天狞笑着捏住姑娘左侧阴埠上的阴毛长长的指甲在丰隆
阴埠的上方一划手猛地一撕将姑娘左侧的阴毛连带着皮肉撕了下来。
 
陈琳凤用最后的力气拼命地叫喊:「啊呀……疼啊…杀死我吧……杀死我呀
疼啊……疼死了……疼啊……」李南天不顾姑娘的惨叫悲求,再度撕下另一侧的
阴唇和阴毛。姑娘的整具阴部血淋淋的。李南天狞笑着将那两片带着黑毛的阴唇
软软地提在手中转到姑娘身前在姑娘的眼前晃晃淫笑道:「陈姑娘,这就是你的
阴唇和阴毛,没这么近看过吧——」周围的大汉淫笑起来。姑娘痛得全身冒汗,
俏脸扭曲得看不出原来的容貌。
  
李南天拿来一把长约六七寸的尖刀,狞笑着慢慢贴近姑娘的血淋淋的阴部,
冰冷的尖刀慢慢从姑娘狭窄的阴道中伸进去。
  
姑娘仰起了头大口地喘着气,两只被捆着的手死死地抓住八仙桌的桌脚,绝
望的美目中流出了泪水。
  
刀身慢慢的插进了姑娘的下身,李南天狞笑着转了个圈,血「呼呼」地往外
流,惨叫声中,李南天狞笑着将刀向上一拉,姑娘的阴道被割开来,直割到姑娘
的小肚子,血哧哧地向外冒,姑娘嘴角喷出鲜血头垂了下去,她两腿之间裂开一
个吓人的大血口子,内脏「呼」地掉出来,流了一地。
  
一边观刑的姑娘被活活吓死了二个,李南天看着惨死的陈琳凤狞笑着对手下
道:「喂鲨。」
  
其他的手下将那群姑娘押回牢房,正在这时一名手下连滚带爬地跑过来跪在
他身前颤声道:「护卫旗刘旗主传回的纸条。」

美国十次啦唐人社导航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色开心五月天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