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色情>【尔淫我荡】(1-3)

【尔淫我荡】(1-3)-




  (一)
  
  杨雪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今年35岁。她的丈夫张宾是军人,是海南的
一个小岛上的驻岛官兵。由于丈夫经年驻扎在海岛,一年也很少能回来几次,为
了能经常和他团聚,杨雪带着他们8岁大的儿子,来到了广州。杨雪原来所在的
学校把杨雪安排在了广州的一所中学,继续教书。她的儿子也把学籍一起转到了
她所在的中学的附属小学。
  
  由于学校教师的宿舍不能和家属住在一起,杨雪没有办法,只能到外面去找
房子住。几经波折,还好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所房子,价钱也合适,条
件也不错,只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要和一个58岁的老光棍合租,权衡了好长时间,
杨雪还是决定把房子租了下来。毕竟身上的钱也不允许她能独立的租一套比较好
的房子。
  
  搬家那天,和她合租的老头帮她忙前忙后,杨雪也很是感激,并且暗自庆幸
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人做邻居。但谁知道,她的淫荡生活却自此而起。
  
  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杨雪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不用担心,有时间会
去看他。张宾由于长期在部队,都不能经常操杨雪的骚逼,妻子一来电话,定是
要借机调笑一下,杨雪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做爱,给丈夫这么一搞也是水流不断。
  
  挂了电话,杨雪不禁心里难过起来,是啊,35岁的她正是对性十分渴望的
时候,这么长时间独守空房,她那里能忍受的住。
  
  杨雪脱下沾满了骚水的白色丝蕾内裤,叹了口气,扔到了洗手间的桶里,准
备冲凉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了。」她想。
  
  儿子张宝被安排到了学校住宿,只有星期天的时候才能回家,杨雪也少了很
多的负担,在新的学校的生活也挺愉快,杨雪心里也很高兴,日子也就这么一天
一天的过去,什么也都相安无事。
  
  杨雪的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房子,在最顶楼,采光条件也相当不错,出了
家门再上一层就是楼顶,楼顶也很宽阔,是个凉衣服的好地方很多人也都喜欢把
大的衣物拿到顶楼来晾。家里也有个不大不小的阳台,小来大去的衣服,比如她
的奶罩啊,内裤啊,丝袜什么的,她就直接晾在阳台上。
  
  这些暂且不说。
  
  和杨雪住在一起的老头叫罗汉,今年58,老光棍一根,没什么本事也没什
么钱,整天和一群三五不着调的老流氓混在一起,这几天,家里突然住进了这么
个风韵芳颜的少妇,这个老色鬼心里也不知道有多高兴,一个淫亵的念头正在他
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
  
  自从那天在厕所里发现杨雪的未洗的内裤,内衣和丝袜以后,他就经常的用
她的这些贴身的衣服打飞机,经常幻想着能真的结结实实的操一下这个诱人的少
妇。
  
  罗汉一边把杨雪的内裤套到自己的鸡吧上摩擦,一边拿起她的奶罩在鼻子边
上闻着,好象真的闻到了杨雪的奶子一样,那香喷喷的味道让他着迷,「这个杨
雪看样子也是个骚货,每次都能看到她的内裤上都有斑斑的淫水的痕迹,一定是
晚上想人操她了,就自己搞自己,」罗汉想「再说了,穿这么性感暴露的内裤的
女人也一定不是什么贞洁列女。」搓了好长时间,罗汉终于把他的浓浓的精液喷
到了杨雪的内裤上,突然一个有趣的念头在他的头脑里一闪而过。
  
  「嘿嘿……这次有你好看了……」罗汉到厨房把杨雪做饭买的一桶油拿了过
来,把他刚刚喷在内裤上的白色的精液全数的灌到了那桶油里面,「嘿嘿。让你
尝尝老子的精液的味道香不香。」下午六点,杨雪从学校回来了。
  
  罗汉忙给她开了门,「小杨回来了?」「恩,罗叔你怎么在家啊。」杨雪今
天穿的是一套的黑色的职业装,膝盖以上5公分的短裙,配上肉色的闪亮的丝袜
和黑色的高跟鞋。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衬衣,一对又涨又鼓的大奶子好象要跳出来
一样,她弯腰脱鞋子的时候,罗汉能从领口处看到她的洁白,深深的乳沟。
  
  罗汉的大鸡吧一下子就硬了起来,还好反映的快,罗汉赶忙进了厨房。
  
  「小杨啊,吃饭了没有?」「还没呢,刚下课回来了,自己做点吃的就行了。」
  
  杨雪说。
  
  「你们当教师的还真是辛苦啊。我反正也快做好了,一会你就和我一起吃吧。」
  
  罗汉殷勤的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罗叔,哪能麻烦你呢。」杨雪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邻居吗,你休息一下,马上就可以吃了。」
  
  「那就麻烦你了啊罗叔。我先冲个凉。」杨雪说完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衣
服,去了洗手间。
  
  罗汉一看时机到了,马上就把他的又涨又红的大鸡吧掏了出来,对着两个荷
包蛋的一个打起飞机来,想象着使劲的操着杨雪的不短流水的骚比,把杨雪操的
哭爹喊娘,不一会时间又是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到了那个荷包蛋的蛋清上。
  
  罗汉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把所有做好的饭都摆到了餐厅的桌子上。
  
  杨雪冲完凉以后,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来到餐桌坐下,开始吃饭。
  
  「罗叔,这全是你做的啊?」杨雪挺惊讶。
  
  「是啊,不过你先尝尝好不好吃,我的手艺也不怎么样。」罗汉没动筷子。
  
  眼睛看着那个荷包蛋,「你吃吃看,先吃着个荷包蛋,给我点意见。」「好
啊,」杨雪吃了一口,罗汉看着她,刚好把他射在蛋清上的精液吃了一半。
  
  「怎么样?」罗汉问。「恩,挺香的,和我以前吃的味道有点不一样,有点
腥腥的。」「是啊,我只把鸡蛋煎到6成熟,蛋清可能会有点腥味。」嘴上这么
说,心里想:「能不腥吗?里面有老子的精液,不腥才怪了。」「也挺好吃的,」
  
  杨雪高兴道,「罗叔,你也吃啊。」看着杨雪把涂有自己大量精液的荷包蛋
吃的精光,特别是精液抹到她嘴上后,她再用舌头舔一下,全部吃掉的样子,罗
汉的鸡吧不禁又有点硬硬的了。
  
  吃完饭,各自无事,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又是一夜春梦,第二天早上起来,杨雪的内裤被淫水打湿了,干了以后硬棒
棒的很是难受,也不能再穿这天内裤去学校啊。幸好阳台上还有洗好的内裤,杨
雪看见客厅里没有人,就匆匆的把阳台上干了的内衣裤全都收了回来。这条黑色
的丁字裤是杨雪最喜欢的,连老公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偷偷买回来的。这条内裤
几乎只有三跟绳,穿上以后,中间的那条带子能紧紧的勒进自己的粉嫩的小穴里,
还能摩擦到阴蒂,每次穿都有点痒痒的,好舒服。
  
  杨雪穿上了这条丁字裤,又找了一条淡黑色的连裤袜,穿上了新买的一套套
裙,有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对着镜子照了照,挺满意的,然后就去了学校。
  
  杨雪刚走,罗汉就偷偷摸摸的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
「嘿嘿,今天有你好看的,我保证不到中午你一定要给我回来,让老子好好的操
操你的骚穴。」杨雪家离学校很近,很快就到了学校,第一节课就是她的课。但
是当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杨雪慢慢感到,一阵阵的酥麻的感觉从小穴传上来,一
直传到她的大脑,一种莫名的兴奋开始左右她的意识。
  
  她只感到两腿之间的小洞不断的向外冒着淫水,两腿开始发软,让她在上课
的时候都忍不住要叫出声来。
  
  她还不知道,她现在的脸红的就像猴子的屁股一样,说话也开始发颤,「同
学们……这道题……恩……对不起……同学们……稍等一下……」杨雪几乎站不
住了。只能后退到讲台,扶着讲桌。
  
  「老师你不舒服吗?」班长林蓝关心的问杨雪。
  
  「恩……没事……老师有点不太舒服……林蓝你先带大家读读课本……恩…
  
  老师要回去休息一下……」在全班同学诧异的眼光下,杨雪匆匆的逃离了教
室。
  
  有几个男生暧昧的相互看了看,好象明白了点什么,会意的笑了。这几个男
生一个叫王伟,一个叫吴亮,还有一个叫小四,一个叫郭子,他们平时都是班里
学习的倒数几名,正而八经的东西不知道,关于操比的事情怎么能瞒过他们的眼
睛。看着美丽女老师夹紧屁股往外跑的样子,他们的鸡吧都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能操操老师该多好啊。
  
  杨雪到了办公室,别的老师都去上课了,正好教导主任李民在,杨雪吞吞吐
吐的向李民请了个假就要回家。
  
  「哎~~等等,杨老师,你没关系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李民关心的
问道。
  
  「哦……不用了……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不会耽误明天的课程的……」
  
  杨雪费力的说。
  
  「要不我是送你去医院吧……」李民就要把她拉出去……
  
  「不用了……李主任……我没关系……」杨雪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了,本来
腿就软,被李民一拉双手正好压在了李民的鸡吧上。一双大奶子也压到了李民的
胸口。
  
  杨雪的奶子十分有弹性,再加上香喷喷的身体一靠,李民的鸡吧也是一硬,
被杨雪抓个正着。
  
  杨雪「嘤」的一声,赶快松了手,「对不起,李主任……我要赶快回去了…」
  
  但她此时心里去真的想这根又长又粗的大鸡吧能狠狠的操她一顿。
  
  李民也就势一松手,放开了杨雪,杨雪也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李民看着杨雪的背影,色咪咪的笑了笑,因为他看到杨雪的裙子,在屁股的
位置,小小的湿了一块,他知道了……一定是有人给你下了春药了……
  
  杨雪匆匆的回了家,回到自己的房间,急忙把丝袜裙子脱了下来,一看自己
的内裤上已经是淫水泛滥,再也顾不得什么害羞,把自己的两根指头插进了已经
开始肿胀的小穴。一边抽插,一边抚摩着自己的又白又嫩的大奶子。但是自己用
指头搞了很长时间,也没能压下自己的欲火。
  
  「现在要是有根又热又粗的大鸡吧能来操几下能有多好啊……」杨雪心里想。
  
  「对了……也不知道厨房里还有没有黄瓜茄子之类的东西,或许能比手好一
点……」杨雪赶紧套上了裙子,穿上衣服,来到了厨房。「还好有昨天没吃完的
黄瓜……」杨雪赶紧拿了黄瓜要回自己的房间。就在这时,罗汉打开了门,从他
的房间走了出来。
  
  「小杨啊……你不是还要上课么?怎么回来了?你饿了啊……我有面包啊…
  
  吃黄瓜怎么能点饥呢?」罗汉色咪咪的看着杨雪。
  
  杨雪顿时很尴尬,「哦……我有点不舒服……所以回来了……想吃点水果…」
  一边说一边要回房间。
  
  「你不舒服啊……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哦……不用了,休息一下
就好了……」「是吗?那好吧……」杨雪看见有机会走,就赶紧回了卧室。
  
  匆匆的又脱了所有的衣服,迫不及待的用避孕套套住了黄瓜,插进了自己的
小穴。
  
  可是自己又是操了好长时间,小穴里的难忍的痒还是没有止住。
  
  「小杨啊……没有用的……再粗的黄瓜也不如我老罗的大鸡吧好用啊……」
  
  罗汉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淫笑的看着一丝不挂,正在奋力用黄瓜操自己骚穴
的杨雪。
  
  「你怎么……」杨雪一惊,黄瓜从手里掉了下来。一眼看到也没穿衣服的罗
汉,挺着个又红又粗的大鸡吧,不知所措。
  
  罗汉从地上拣起了黄瓜,拿下了安全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没想到你的
骚水还真不少啊……想不想我的大鸡吧操操你啊……」杨雪此时也是羞的满脸通
红,心里想说让他滚出去,可是嘴里却不知道怎么了,说:「要……」「你要什
么啊……」「要你的大鸡吧……」杨雪下体的瘙痒再也让她忍受不了,「快点吧,
过来操我……我的下面好痒啊……再不操我就要死了……」「可是……要我操的
话我也会操死你的……」「我宁可让你操死我啊……快点吧……你个死东西……」
  
  杨雪站了起来,用手握住罗汉的大鸡吧一把把他拉了过来……就要往自己的
  逼里面塞……
  
  「要我操你不要紧,不过今天操了,以后我说要什么时候操就什么时候操,
我说怎么操就怎么操。行不行……」「行啊……你快点吧……我都痒死了……以
后随便你操就是了……」罗汉一听,哈哈一笑,马上提枪上马,一下子把鸡吧操
进了杨雪的穴里。
  
  「哦……好痛快啊……舒服死了……你快动啊,快插啊……你个老不死的…
  还要我教你怎么操穴啊……」「当然不用你教了,操你之前,我要和你商量
个事……」「你先操几下再说嘛……一边操一边说……快点啊……」「从今天开
始你就要认我做干爹,你做我干女儿……」「你个老不死的还想老牛吃嫩草啊…
  行了……我认了就是了……你赶快操吧」「那你先叫一声啊……」「好了好
了,干爹,快用你的大鸡吧,操干女儿的小骚逼吧……人家都痒死了……」「好
好好……干女儿真乖,让干爹今天好好的操操你……」说完,罗汉就死命的在
  杨雪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其实,罗汉给杨雪的内裤上下的药名字叫合和散,这种药由红的和蓝的两部
分,他给杨雪下的红药,自己的鸡吧上抹的是蓝药,只有用蓝药才能抵抗红药的
药性,所以,之前杨雪用黄瓜或是手指自己搞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的。
  
  罗汉得意的操着杨雪,享受着这成熟女人的肉体,一边操着水淋淋的穴,一
边拍打着杨雪的大白屁股。
  
  杨雪也是叫罗汉操的摇头晃脑,不知所谓了,嘴里亲干爹,好丈夫的乱叫一
通。下面也是极力的配合着罗汉的抽插。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大战了五百回合,罗汉终于忍不住了,把滚烫的精液灌
进了杨雪的已经被干外翻的小穴里面,才算交枪投降。
  
  罗汉躺在床上,得意的看着被自己操的浑身是汗,直翻白眼的杨雪:「怎么
样,干女儿,好老婆,干爹操的怎么样啊?」杨雪已经是体力透支,那里还有心
情和他说笑?用手拍了一下罗汉的已经缩水了的鸡吧,抛了个眉眼给他,自顾自
的睡着了。
  
  杨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嘴里,小穴里,还有
奶子上都是干了以后的精液,她心里也很纳闷:这个老东西自己怎么能射这么多
的精液出来?
  
  她用床单包了一下身体,想去卫生间冲一下身上的污秽。打开门一到客厅,
杨雪吓了一跳。
  
  有三个老头子正在一丝不挂的谈笑,其中一个是自己刚认的干爹罗汉,罗汉
的胯下还趴着一个三是多岁的少妇。罗汉正在用他的大鸡吧狠狠的操着。其他的
两个老头,一个把自己的鸡吧塞到少妇的口中,要她给自己口交,另一个正在用
鸡吧操少妇的屁眼。
  
  众人看到杨雪出来竟没有停下,还在继续的谈笑操穴。
  
  杨雪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身上会有如此的精液,一定是在自己熟睡的时
候,又不知道被这三个老东西干了多少次,她更是为自己都没能醒过来而惊讶。
  
  那个少妇也是被操的正欢,嘴里还唧唧歪歪的叫着「好老公,好公公……操
死媳妇了……」「小雪你醒了啊……」罗汉从那少妇的小穴里抽出了大鸡吧,向
杨雪走了过来。
  
  他的空位也就立刻被另一个老汉接替了过来。
  
  杨雪看着罗汉的愤怒挺立的大鸡吧,骚穴里不禁又有一股淫水流了出来……
  
  「恩……刚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轮奸啊……他们都是谁啊?」杨
雪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样的场景竟然也不知道害羞,反而和他们打起浑来。
  
  「哈哈……轮奸?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睡着的时候,给我们三个也轮奸了好几
次了???」罗汉大笑。
  
  「我还能不知道?看看我这一身的精液,满嘴都是,屁眼里也有,我就知道
你自己也没这么多的东西……说,他们是谁啊?」「他们都是我的几个老哥们…
  
  …认识很长时间了……闲下一起玩玩……」「一起玩玩?我怕是一起操操穴
吧?」杨雪打了罗汉的鸡吧一下,大鸡吧晃了一晃,直晃的杨雪的心里痒痒的…
  
  …
  
  「哈哈……算是吧……操着阿敏屁眼的那个是她的公公,也是我老哥们,叫
柳大洪,操阿敏的穴的那个叫老张头,你应该认识啊……嘿嘿……不是你们学校
看门的老头?」「那个女的叫王敏,是老柳的儿媳妇,今天下午和老柳一起来这
里玩,我们三个正好都在,就操操她……王敏的儿子就在你教的班上学啊,叫柳
小四……」听着罗汉在给杨雪介绍他们,他们也都向这里看了过来,说到谁的时
候,就和她点头示意。王敏和她打招呼的时候,正在被两个老东西操着,嘴里光
顾着浪叫了。
  
  杨雪看了看老张头,果然是学校的看门的老大爷。老张头也一边操着王敏,
一边色咪咪的看着自己。
  
  「要不要起来来操操啊?」罗汉向杨雪发出了邀请。
  
  「得了吧,我睡觉的时候你们不都操过了吗?还操~~我要去洗澡了。」杨雪
走进了卫生间。
  
  罗汉无奈,只能继续加入了操王敏的行列。
  
  (二)
  
  杨雪与干爹罗汉过上淫乱生活的3个月以后……
  
  星期天,杨雪一个人在家,干爹罗汉又不知道和他的那一伙子老色友去谁家
集体操比去了。本来罗汉是力邀杨雪和他一起去的,但由于上午老公张宾的的电
话,却让这次操比之行少了杨雪的参加。
  
  杨雪和张宾已经5个月没见了,本来部队有3个月一次的回家探亲,但由于
张宾的科研报告还没做完,不得以,只能取消了探亲计划。杨雪倒是没什么,整
天也少不了人操她,但张宾却是受尽了寂寞的折磨。好不容易报告做完,就迫不
及待的打电话给杨雪。
  
  「老婆。我报告做完了,不过正好赶上了和我的战友一起休假,你也知道,
我们岛只有5个人,一下走2个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回不去了,你能不能抽时
间来一趟啊,我好想你啊……」张宾在电话里含情脉脉的说。
  
  「这样啊,我看看吧,不知道能不能请下假来,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也正在
准备他们考试了。」杨雪说。
  
  「那好,我明天再给你电话,要是能请下来的话就请三天吧,我一定好好伺
候伺候你。」张宾色色的说。
  
  「你呀,就是忘不了操比这点破事,好吧,我明天告诉你。」杨雪嗔笑道。
  
  挂了电话,杨雪心里也总不是滋味。自己整天和一群老东西彻夜的淫乱操屄,
却是忽略了远在部队的,深爱自己的老公。「算了,反正已经是这样了,我一定
请三天假去看你就是了,让你好好的操操我,也算是对你的补偿。」杨雪心里想。
  
  请假出乎意料的顺利,学校刚刚调来了个新的老师,正好可以带带杨雪的课。
  
  当杨雪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宾的时候,张宾激动的大鸡吧当时就硬了起来,
恨不得能马上操一操老婆的骚穴。
  
  星期二早上起来还真是个好天气,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昨天晚上
和罗汉他们3个老东西操的挺舒服的原因。杨雪的心情还不错,准备好了给张宾
带的吃的以及用的东西,她还特意打扮了一下,毕竟是自己要去丈夫的部队,也
不能给他丢脸。
  
  杨雪知道这次去了,一定免不了给老公的一顿狠操,或许是好几顿的狠操,
杨雪吃了2片避孕药,又带了一小瓶,以备不时之需。
  
  杨雪今天穿了一套淡紫色的内衣,奶罩刚刚能把她的一对大奶子的奶头盖住,
小小的丁字裤却是怎么也挡不了小骚穴的无限春光。外面穿的奶油色的套装,衣
服扣子一系,刚刚好露出了深深的乳沟。下面是膝上10公分的短裙,肉色的闪
亮的丝袜紧紧包住了圆润修长的大腿,再登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浑身充满了少
妇的丰韵。
  
  杨雪对自己的打扮还算满意。于是就提了东西,匆匆的赶到了码头。
  
  本来说好是有部队的船来接的,但由于临时有任务,杨雪接到通知要自己坐
船去了。
  
  张宾说要是不方便的话,杨雪可以明天再走,那时候部队就有船了,但杨雪
内心怀着对丈夫的愧疚,希望能早点把自己送到丈夫的身边,让他操自己,所以
杨雪说自己可以搭船去。
  
  张宾自然是欣然应允。
  
  可是船已经开走了,杨雪必须等下午的那班,但是下午走的话,要到晚上才
能到,为了能早点见到久别的丈夫,杨雪决定自己租船去。
  
  丈夫所在的岛由于偏僻,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好不容易有位老人家愿意前往,
杨雪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姑娘你是去岛上看你的什么人吧?」开船的老头问道。
  
  「是啊,我去看我丈夫,我们好长时间没见了,本来部队有船接的,但临时
有任务,我只能自己走了。」杨雪说。
  
  「哦,也真难为你了,第一次做船吧?我姓张,都叫我老张头,本来我也是
不跑的,不过我经常给岛上的部队送水什么的,所以才知道怎么走。」老张头说。
  
  「是第一次做啊,还有点晕船。」杨雪真的有点不舒服。
  
  「没关系,习惯就好了,到外面透透气能好点。」「好吧。」杨雪也不想在
船舱里呆了,就走了出来。
  
  出来让海风吹一下真的舒服了好多,就是有点晃,站不太稳……
  
  突然,老张头听到「扑通」一声,心想「不好!」匆忙的来到甲板,果然,
杨雪已经没在船上,水里正有个人在大呼救命。
  
  老张头奋力的跳了下水,想要把杨雪救上来。
  
  杨雪此时已经是神志不清,在水里摸到了什么东西就拼命的抓住。亏得老张
头的经验丰富,总算是把她拉了上来。放在甲板上。
  
  杨雪已经晕了过去,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本来夏天的衣服料子就薄,让
海水一湿,里面穿的什么,一目了然。
  
  老张头刚刚拉她的时候,就不小心抓到了杨雪的一对丰满的大奶子,老鸡吧
在水里马上就不安分起来。等把她放到甲板之后,看到如此活色生香的肉体,更
是不能自制。
  
  老张头探了探杨雪的鼻息,没有大问题,可能是受了惊吓,晕了过去,生命
没有什么危险。
  
  老张头试探的摸了摸杨雪的胸部,软软的,给海水浸凉了的奶子也开始满满
变的温暖起来。
  
  「好长时间没有操过比了,何况今天还有怎么个美人在身边……怎么办?操
了吧,被海水浸晕了的人是没那么容易醒的,快点操她几次,应该不会发现。」
  
  老张头想到这里,匆匆的掏出了已经愤怒的鸡吧,小心翼翼的把杨雪脱光了,
开始享受起她的肉体来。
  
  老张头第一次操到这么丰满漂亮的女人,也是第一次,在茫无边际的大海上
操穴,真好啊……从来都没有过的快感。海天一色,两人合一。常年在海上漂泊
的粗人,怎么懂得做爱前的调情?匆匆的给她脱光了,就马上把大鸡吧操进了杨
雪的小穴。好湿,好暖和啊,算是对我刚刚救你的报答吧,老张头心想。又更加
卖力的操了起来。
  
  第一次,老张头把精液射到了杨雪的小穴里面。
  
  第二次操的时候,杨雪已经有了一点知觉,朦胧中觉得好象干爹罗汉,又在
操她的小穴。嘴里还不自觉的哼了几声。
  
  老张头知道她马上就要醒了,操的更快了,就要射精的时候,老张头突发奇
想。把精液射到了船上的茶壶里面。
  
  杨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船舱里,身上盖的被子。被子下面是湿漉漉
的,起了皱的衣服。衣服已经透明了,想起刚刚一定被老张头,把自己看了个精
光,杨雪心里不禁有点不好意思,与此同时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涌了上来。
  
  不知道,他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你醒了啊?喝点热茶吧,不要着凉了。」老张头明显的在躲闪杨雪的目光。
  
  「刚刚谢谢你啊,」杨雪说,「我喝点暖和一下。」杨雪发现了老张头躲闪
的目光,慢慢变的越来越淫荡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喝了一口茶叶,
一股淡淡的精液的味道冲入她的脑海。
  
  「还以为我不知道你把精液射到茶叶里了?我最近吃的精液比你喝的水还多,
还想瞒过我,」小穴里,正在缓缓流出的液体,杨雪不用想也知道,是老不死的
射的精液,「看在你救了我的分上,这两次算是让你白操了吧。」杨雪装做什么
也不知道,独自想着心事。两人再也没有什么对话了。
  
  杨雪大大估计错了到达海岛的时间,之前听张宾讲,最多用3个小时就能到。
  
  但原因是杨雪坐的是普通的渔船,而不是速度较快的快艇,再加上老张头操
杨雪的时候又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一直到下午的5点,杨雪才终于看到了浮现
在眼前的小岛。
  
  杨雪下船之前,鬼使神差的给老张头抛了个眉眼。这一下子倒是把老张头看
的不知所措了。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年轻美貌的少妇临走之前的这一眼是什么意思。
  
  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杨雪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不禁的鄙视道:「老东西还和我装正经,
操了我还和我装正派,操了就操了罢,还不把我的内裤还给我。便宜你了,送你
做纪念好了,那可是100多快呢。」杨雪也再没理会老张头,上了岸,远远看
见有人接她,径自的走了。
  
  老张头此时的心里,竟然突然有了些的惆怅。好象自己的东西得而复失一样。
  
  「希望还能碰到这样的好事……」老张头心里想。
  
  「被子也湿透了……」老张头悻悻的收拾着给杨雪盖过而弄湿了的被子。
  
  突然发现,被子里面有一条女式的丁字裤。
  
  老张头这一惊还真是非同小可:「难道是她故意留下的?还是我忘了给她穿?
  
  哎呀,那不是让她发现了,我偷偷操过她了?她怎么也不把内裤要回去呢?」
  
  老张头百思不得其解。一阵阵的郁闷感觉涌上心头。
  
  哎~~~老张头啊,你又怎么能猜的透一个淫荡少妇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三)
  
  杨雪上了岸,看见远远有人接她,但疑惑的是,那人并不是她的老公。
  
  「张宾怎么不来接我呢?」「你就是嫂子吧?」来接她的是个小伙子,看样
子也是刚入伍没多长时间,一脸的稚气未脱。
  
  「啊,是啊,你们班长呢?」杨雪迫切的想知道张宾怎么没来接她。
  
  「嫂子,你今天来的还真是不巧了。班长刚给你打完电话,没20分钟就有
任务来了,出海去了,本来要告诉你叫你不用来了,但好象那时你又刚刚坐船走
了,手机也打不通了。就告诉我们。要来接你,我在这里等了有2个小时了,心
里也纳闷你怎么还没到,正常的话应该两个小时前就到了」小伙子说,「我叫高
飞,嫂子你叫我小高就行。」
  
  「哦,怎么这么不巧啊?那我今天不是白来了?」杨雪话一出口,不禁的俏
脸一红,生怕小高听出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又赶忙把话题叉开说:「那你知道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小高也是涉世未深,对男女之事虽然说是并不陌生,但也难想象夫妻久别所
给双方带来的苦楚,也仅仅是单纯的以为,杨雪的话的意思是对今天见不到班长
的面而感到惋惜。他如何能想象到,张宾不在,今晚又是没有人能狠操杨雪一顿,
让她欲死欲仙了。
  
  「这个还真难说,嫂子,你也知道,我们要是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没个准
时间,3个5个小时可能,3天5天也可能。要不,你还是先等等吧,今天反正
是也回不去了,晚上班长或许能打个电话回来。」小高对杨雪殷勤不少。不知道
是因为张宾是他上司的关系,还是因为什么别的。
  
  「恩,也真是难为你们了,整天在岛上也什么娱乐的项目,还要时常外出执
行任务。我这次来也给你们带了点你门平时能用上的东西。」杨雪有点失望,但
是也没办法,只能先住下再说了。
  
  小高领杨雪来到了接近山顶的宿舍,「嫂子,我们这里的条件就是这样,你
先将就点吧。我给你介绍介绍其他的战友。」小高朝隔壁的宿舍里喊:「老王,
大朋,嫂子来了,你们过来啊。」「来了,我先收拾一下。」一个浑厚的声音传
了过来。
  
  杨雪坐在椅子上,看着迎面走来两个人,当头的一个长的虎背熊腰,180
多的个子,精神奕奕的。后面的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长的还算是白净,不过
总是给杨雪一种特别的感觉。
  
  「嫂子,你好啊,我是大朋,班长有提起过我吧,嘿嘿,我是这里的炊事员。」
  
  大个子笑起来还挺憨的。
  
  「妹子,我就是老王,呵呵,经常听班长提起你啊。一路辛苦了啊。」「没
关系,张宾还经常和你们提起我?你们在这里也挺不容易的啊。」
  
  杨雪被他们看的心里有的痒痒的,很特别的感觉。「或许,长时间没操穴的
男人看女人都是这种眼神吧」
  
  「饭我都做好了,嫂子你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就吃饭。」大朋转身去了厨房。
  
  「是啊,你先休息一下吧,对你们不经常坐船的人来说,坐了一下的船也够
你受的。」老王也走了。
  
  就剩下小高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嫂子,我也走了,你休息一下吧」「恩,好啊,我也觉得累了。」杨雪说。
  
  人都走了,到那里换衣服呢?身上的衣服还没干透,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杨雪打开行李,拿出了一套新的衣服。躲在柜子后面,匆匆的换起了衣服。
  
  杨雪换了一套黑色透明的奶罩和内裤,这本来是要穿给丈夫看的,但没办法,
内裤没了一条,只能把这个拿出来穿了,丝袜也换了一双有蕾丝边的黑色的长袜。
  
  衣服还是套装。
  
  可能坐船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杨雪躺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厨房里,两个人正在嘀咕着什么。
  
  「班长老婆的奶子果然不小啊,刚刚你看见了没有?又白又肥,那个小奶头
还鲜红鲜红的。班长说的一点也不错啊。真想抓过来吃几口,就是不能操操她的
小骚比,摸摸奶子也好啊,老子好长时间都没操过了。」大朋兴奋的说。
  
  「看你那点出息,真的就想摸摸班长老婆的奶子?刚刚是谁在偷看别人换衣
服,还在打飞机?」老王嘿嘿的淫笑。「说真的,想不想操操她。」「想啊,你
想不想。」「你说呢?」老王用手指了指已经一柱擎天的大鸡吧。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看样子,班长平时和我们说的关于他老婆的事情还都是真的哦。」老王说。
  
  「是啊,我以为班长平时就是为了撩我们的火才胡说的,这样子还真是不假
啊。」「我有个办法,或许能操到她,你想不想试试?」老王神秘的说。
  
  「好啊,没问题,不过小高他……」「不管他,他还是个孩子。你过来,到
时候我们就这么这么这么办……」「能行吗?」大朋有点不确定。
  
  「应该没问题。」
  
  杨雪睡醒了,和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饭。
  
  小高倒是吃的兴高采烈,连说好吃。大朋和老王却是有心思,饭也没怎么吃
好。这顿饭好吃吗?一会还有更好吃的呢!!
  
  杨雪吃完饭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岛上的生活也真是无聊,这个死鬼偏偏在
这个时候不在,要是在的话,现在不正是操比的好时候?」杨雪心里也是极端的
不爽。不知道怎么打发漫长的夜晚。
  
  「一会去洗个澡,早点睡吧。」杨雪拿了洗刷用的东西要去冲凉,经过他们
宿舍的时候,却听到里从屋里穿来了女人及其妖媚淫荡的叫床声。
  
  「这里怎么会有女人?」杨雪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爬在窗台上往里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直把杨雪看的淫水直流。
  
  原来这杨雪有个喜好就是爱看A片,特别是群交的片子。而屋里放的正是这
样的片子。
  
  同时,老王和大朋两人还一丝不挂的坐在椅子上看,两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吧
正直挺挺的立在那里。
  
  「我还以为有女人来了呢,原来是在看黄片啊,哎,我要是能看看多好啊。」
  
  杨雪的骚穴里不禁流出了骚水来。
  
  「他们的鸡吧好大啊」杨雪看着他们两个正在一边看片,一边撮着自己的鸡
吧。
  
  大朋的鸡吧倒也罢了,老王的鸡吧倒真是让杨雪吃了一惊。
  
  「好粗好长啊,和他的身材都不成比例了,怎么会这样?只有平时在电影里
才见到外国人才有怎么大的家伙。」杨雪想,「要是能让这个鸡吧操一操……
  
  天啊……非爽死了不行……」此时的杨雪已经没有心情去冲凉了,突如其来
的欲火,让杨雪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想找个大鸡吧做爱。
  
  杨雪失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办法,自己解决一下吧。这两个死人,
偏偏这个时候搞这一套。」杨雪躺到床上,脱下了内裤,开始用手揉着已经出了
水的小骚穴。
  
  杨雪一只手抚摩着穿着丝袜的大腿,一只手在自己的骚穴附近游走,丝袜摩
擦手的质感让她的下体更是有了难以名状的快感。
  
  「有个东西插插该多好啊……」杨雪不得以把手插到了小穴里面,从一根到
  两根在到三根……
  
  手指头怎么能安抚一个淫荡少妇的充满欲火的心!!
  
  杨雪恨的使劲的捅着自己的下体,希望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感觉。
  
  「嫂子,你在干什么啊?要是寂寞就和我们说一声嘛,我们可以陪你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杨雪下了一跳,「你们……你们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关啊,做这种事情你还喜欢不关门啊,真没想到啊,」老王色咪咪
的说。
  
  「没想到我们还是同道中人啊,妹子……」「你们……你们怎么……」
  杨雪有点惊慌,竟然都忘了把手从小穴里拿出来。
  
  「什么你们我们的……不就是那么点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王倒是放
的开,「我们也都不是什么思想保守的人,你说呢?妹子?」老王一边说,一边
  把自己的超大的鸡吧晃了晃……
  
  这一晃不要紧,直把杨雪晃的心神不宁。既想被这个大鸡吧操,有不好意思
说出口。还是大朋做事利落,二话不说,上来就是把自己的鸡吧顶到了杨雪的粉
红的小嘴里面。
  
  「你不是不知道说什么吗?那就不用说了,用嘴巴干点别的事情不更好吗?」
  
  大朋说。
  
  杨雪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没有机会开口说话,嘴里被鸡吧塞的满满的,一股
熟悉的味道冲到大脑。杨雪有点眩晕了。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吐出来,还是就将错
就错给他好好的吃上一吃。
  
  老王此时也是认为机不可失,马上分开了杨雪的穿着性感丝袜的美腿,一张
脸塞到两腿中间,用舌头吸吮起已经洪水泛滥的骚穴。
  
  「恩……恩……」杨雪已经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用鼻子来表达她的兴奋或是
反抗。她的头被大朋的鸡吧顶的向后一挺挺的。口水顺着嘴角汩汩的流了下来。
  
  没一会工夫,就把枕头濡湿了一块。
  
  老王不愧是个中高手,一条舌头是出神入化,直把一个荡妇杨雪搞的是哼声
连连。脸上也早就沾满了杨雪的骚水,但还是不肯罢休。
  
  杨雪好不容易才挣脱了大朋的鸡吧,用舌头舔了舔沾在嘴唇上的唾液,说:
「你们两个怎么这样,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人家一个……那里有上来就操人家的道
理……恩……你轻点……胡渣扎死我了……恩……好舒服……」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还要我们先和你商量商量能不能操你啊……」大
朋不以为然,再一次剥夺了杨雪说话的权利。
  
  「你别说,嫂子的嘴还真是不比她的骚穴茶多少啊,班长说的一点也不错,
嫂子的口交技术真是厉害……」大朋得意忘形的说。
  
  「恩,小穴也和班长说的差不多……又嫩,水又多。还会吸我的舌头……哈
哈」
  老王看样子也是乐在其中了。
  
  大朋把鸡吧从杨雪的嘴里拔了出来,杨雪终于有了发问的机会:「张宾和你
说什么了?他还和你们说我们之间的事?」杨雪有点吃惊。
  
  「是啊,你也知道我们这里平时也没什么好娱乐的,就爱听班长和我们说一
些关于你们的事情,你们怎么做爱啊,你的喜好啊……还说你的嘴上工夫很厉害
……听的我们老早就想好好的操你一顿了。」老王暂时放弃了杨雪下面的桃源洞
口,和大朋换了个位置,「来,也让我尝尝嫂子的小嘴……」大朋此时再也忍不
住了,手握鸡吧,对准了杨雪的小穴,狠狠的操了下去。
  
  「啊……你不能轻点啊……要操死我啊……哦……
  
  轻点……你鸡吧那么大……要操出人命来了……哦……恩……」
  
  杨雪一边叫着,一边在给老王吃鸡吧,大朋操到爽处的时候,就把老王的鸡
巴吐出来,叫几声,然后再继续含进嘴里吃。如此的往复,辛苦非常。
  
  大朋的鸡吧在杨雪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很是惬意,不时来个九浅一深,不
时来个根跟尽没。直是把杨雪操的摇头晃脑,欲死欲仙。
  
  「啊……亲哥哥……你操死我了……恩……使点劲……深点……操到子宫里
  去吧……哦……我要死了……」
  
  杨雪开始语无伦次了,极大的快感让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嘴里老王的大鸡吧
刚刚能含住龟头,口水如决堤之水一样涌出,流到她的脸上,脖子上,甚至奶子
上也是闪闪一片。
  
  「来,换我来操操她的小穴,看看怎么样?」老王抽出了鸡吧,和大朋换了
一下。
  
  老王的鸡吧一操进去不要紧,杨雪更是疯狂了起来。
  
  「啊……好大……好烫……大鸡吧哥哥……快点操我吧……。操死我吧……
  
  啊……我不行了……要泄了……啊……」
  
  大朋听着杨雪淫荡的叫声,也是把持不住,腰眼一麻,马眼一送,一股股的
浓烈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杨雪的嘴里。
  
  杨雪此时那里还顾的把嘴里的精液吐出来,一古脑的全部吃进了肚子里,嘴
  里还在不停的叫着:「啊……亲哥哥……好老公……你饶了我吧……
  
  我不行了……要操死了……鸡吧太大了……恩……哦……不能再操了…」
  
  老王也觉得要射精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哦……我也要射了……。哦…」
  老王在奋力抽插了几十下以后终于也把精液射到了杨雪的小穴里面。
  
  杨雪给老王的精液一烫,又是一阵强烈的快感……全身一颤,顿时晕死了过
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雪醒了过来。
  
  看了看床上,一片狼籍,嘴里,脖子上的大朋的精液已经干了。大朋的鸡吧
还刚刚从自己的嘴里滑落出来。老王的鸡吧即使是软了,也还是奇长无比。
  
  杨雪不禁欢喜的用手握了起来。
  
  突然,杨雪看见了小高,正在拿着自己的奶罩和内裤在手淫,小高把自己的
奶罩放在鼻子上闻着,又把自己的内裤套到鸡吧上来回的撮动。
  
  杨雪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咪着眼睛看着他。
  
  小高还不知道杨雪已经醒了,正自己玩的起劲。
  
  杨雪看了看自己穿着丝袜的腿上也是精液斑斑,知道小高已经不是第一次射
精了。心下不禁好笑,"真是个孩子,想操了还不敢过来操……」直到小高在自
己的内裤上射了精,杨雪才安心的睡了过去。
  
  杨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昨天晚上的激烈性爱,一直到现在也让她
疲累不堪。杨雪担心张宾随时会回来,也不能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躺太久,匆匆的
收拾了一下,去隔壁吃个饭再说。
  
  杨雪收拾好了,起身走出卧室,意外的看到了自己脱下来的所有的衣服,包
括奶罩和内裤,丝袜,都已经洗干净了,整整齐齐的晾在了外边的衣服架上了。
  
  「一定是小高干的,这个小子还真是老实,想是怕看到我内裤上有他的精液
才自做主张的给我洗了吧?」想到这里,杨雪也不禁莞尔了。
  
  杨雪来到老王他们的卧室,看到他们也正在吃饭,"你们也真是啊,把我操
了一个晚上,吃饭倒是不知道叫我一起哦。」杨雪过来坐下,朝他们两个的鸡吧
上一人打了一下。
  
  「我们是怕你太累了,让你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今天怎么还能有精神再和我
们一起玩?」老王笑道。
  
  「今天还想操啊?也不怕你们班长回来,给捉奸在床了啊。要是给他碰到了
怎么办?」杨雪没好气的说。
  
  「哈哈,他是不会碰到的,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他要下个星期才能回来,不
然我们怎么也不敢这么大胆的就把嫂子给操了呀!」大朋说。
  
  「好你们个臭小子,原来是早有预谋的啊。你们班长回不来也不和我说。害
的我还担惊受怕的。」「嫂子好象一点担惊受怕的意思都没有吧?昨天晚上叫床
的时候声音大的很啊,怕整个岛都能听见了。哈哈……」他们两个人一起笑了起
来。
  
  杨雪反倒不好意思了。
  
  「看样子,班长平时和我们说的嫂子的爱好和特点一点也不假啊。」「他都
和你们说什么了?」「什么都说啊,平时你们怎么做爱啊,你喜欢看A片啊,奶
子和骚穴很敏感啊,等等……」「这个死东西,这种事情怎么和别人说?」杨雪
骂道。
  
  吃完了饭,杨雪说既然他不能回来了,我也要回去了,不能耽误太久了。
  
  大朋和老王怎么能轻易的放过杨雪这么个尤物?强烈要求再一起操一天,明
天再走。
  
  杨雪心里想反正回去搞不好也要给干爹那一帮子老东西操,还不如在这里再
玩一天,等明天再回去,也就同意了。
  
  接下来的一下午,整个的小岛充斥着淫荡的气息,老王和大朋为了增加刺激,
带杨雪来到了营地不远的一个小山上,山上绿草如茵,空气清新,遥望海景,美
不胜收。想象一下在这碧海蓝天下作爱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感受?
  
  老王和大朋自然是将这欲火全都发泄到了杨雪的身上,全身上下能操的地方
都被操过了。在野外,杨雪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放肆大喊,没有人能够听到。老王
和大朋自然是爽到不行,只可怜小高一个人独自看着远处的山上的两男一女逍遥
快活,自己却只能打飞机了。
  
  三个人一直到很晚才回来,杨雪的身上还四处都挂着他们两人的精液。衣服
也没穿,光着身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嘴角,脖子,奶子和大腿上还闪闪发亮。
  
  小高已经把饭做好了,放在桌子上,三人看后也不禁觉得小高可怜。但相对
无话。
  
  一个下午的激烈做爱,三人已经是没有力气在晚上再度淫乱了。各自回去睡
觉,暂且按下不说。
  
  第二天早上,杨雪早早的起了床。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去,本来想和老王
大朋道个别,但两人睡的如同死猪一般,杨雪也没有再叫他们,心里想:不叫也
好,免得起来了又是一顿的暴操。
  
  小高倒是起的很早,给杨雪准备好了早饭,默默的陪着杨雪一起吃,还要把
杨雪送到码头。
  
  一路上,小高默默不语,与来接她的时候判若两人,杨雪对小高也是有点内
疚。心想,反正给他们操也操过了,再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索性一起给了小
高算了。
  
  「小高,你等我一下,船来还早,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杨雪坐在了
路边的一块很大很平的石板上。
  
  小高答应了一声,也返回身坐了过来。
  
  「小高,说实在的,是不是因为没能操到嫂子而不高兴啊……」杨雪妩媚的
问道。
  
  「恩……」小高欲言又止。
  
  「没关系,想要的话,嫂子就陪你玩一会,反正现在还早,我知道,你看他
们两个人操嫂子,你也想,其实嫂子不是偏心,你要是想的话,就来啊……」
  
  杨雪淫荡的态度让小高受宠若惊。
  
  抬起头来,两眼却是充满了期待和难以置信的目光。
  
  小高看着杨雪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衣服脱了下来,全身只穿高跟鞋和丝袜。
  
  一对又白又大的奶子在胸前晃来晃去,小高莫名其妙的突然从心里涌出了一
股野兽般的欲望。
  
  小高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疯狂的扑到了裸体的杨雪的身上,把自己已经挺立
的鸡吧粗暴的插进了杨雪的嘴里面。
  
  杨雪显然被小高的动作吓到了。有点惊慌失措。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也是
疯狂的迎合着小高的动作。
  
  杨雪的舌头已经派不上用场了,整条的鸡吧插进了嘴里,深入咽喉,杨雪觉
得有点窒息了。同时,另一种被人强暴的快感也涌上了她的大脑,下体的水也是
越流越多了。
  
  杨雪推开了小高,气喘嘘嘘的说:「快点,小高,快来操嫂子吧,嫂子不行
了,骚比里好痒啊,快用你的大鸡吧来操我……快……」杨雪接近疯狂了。
  
  全身的快感不断的涌向她的大脑,她的下体甚至她的屁眼都有想要被插的冲
动。
  
  她把小高按在石板上,一手引导,一手握住小高的鸡吧,自己坐了下去「这
几天都是我被他们操,今天让嫂子也操操你好不好?」杨雪还没等小高反应,就
自顾自的上下动了起来小高这几天看惯了杨雪的骚样,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双手
抓住杨雪的奶子,使劲的揉了起来,还不时的在杨雪的屁股上狠狠的打几巴掌。
  
  「小高……没想到你的鸡吧……也怎么厉害……哦……
  
  恩……死人……插死嫂子了……你们的鸡吧都好厉害啊……
  
  真想天天让你们操……哦……」小高听了杨雪的呻吟更是肆无忌惮的抓住杨
雪的屁股,把她举了起来,他在下面也开始往上顶,操了起来。
  
  可能是这几天经常做的原因,杨雪很快就到了高潮,阴精也流了出来,涂了
小高一腿。
  
  小高还是一点要射精的迹象都没有。仍然不依不饶的操着杨雪。
  
  杨雪的体力明显已经不行了,过度的劳累,让她现在只能一动不动等着挨操
的份了。
  
  小高看杨雪一动不动,心想这样也太不爽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小高起来,把杨雪压在石板上,大鸡吧又操了进去。
  
  杨雪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被操着,「小高,嫂子给你操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你
就自己一个人随便操吧,不过要快点,你看你都操了快一个小时了,我怕耽误了
船。」
  
  小高心里想:「你都给他们操了两天了,我才操你怎么一会你就说累。」不
过,说归说,小高也觉得快要射了。不禁的加快了速度。终于在狠操了几十下以
后在杨雪的小穴里射了出来。
  
  10分钟以后……
  
  杨雪起身看了看,小高又恢复了刚开始时的腼腆,一点都没有像刚刚操自己
的时候的勇猛,心里笑道「还真是个小孩子,操都被你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
的?」
  
  「好了,操够了?操够了嫂子穿衣服了昂。」杨雪开始穿衣服。
  
  「嫂子,能不能……」小高低头说道:「能不能把你的内衣裤送给我?还有
你的丝袜?」说完小高好象犯错的小孩子一样,转过了头去。
  
  杨雪不禁笑了起来:「哈哈……你个小东西……怎么想要嫂子的这些东西啊?」
  
  虽然是在问,但杨雪还是没有穿内衣裤和丝袜,穿上了外套,把东西叠好了,
  递到了小高的面前:「呐……给你……看什么看啊……
  
  拿着啊……」
  
  小高没想到杨雪能这么痛快的答应,双手接了过来,眼中是无限的感激。
  
  「谢谢嫂子……嫂子你真好……真想嫂子你能天天来。」
  
  「行了,少和我贫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常来看你们的……不对……
  
  是常来给你们操的……不过嫂子的内衣裤你要收好哦……要是让老王他们看
  见了……我估计……嘿嘿……行了,时间不早了,送嫂子走吧……以后要是
想操嫂子的话,就操嫂子的内衣裤好了……哈哈……」
  
  杨雪一边说一边擦干净了腿上残留的精液。拉着还在懵懂的小高向码头走去。
  
  杨雪想:「不知道回去以后,还有什么样的生活在等着我……不过……现在
想来……淫荡也不是件坏事……」
  
  至此,杨雪彻底变的淫荡的无可救药了……

美国十次啦唐人社导航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色开心五月天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