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言情>苟雄艳遇史1-9章 未[全篇]

苟雄艳遇史1-9章 未[全篇]-



 第一章 幸福的家丁(上)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牵着头牛,大声唱着山歌,往山上走着,小伙子长的很魁梧,个子高高的,一双眼睛很明亮,来到了山上找了个地方,小伙子对着牛说道:「大黄,这里不错你在这里吃草啊,不要走远了,听到没有。我在这里睡一下,醒来看不见你的话,我就不带你去找你的相好了。」那头牛向听懂了似的,冲他叫了一声。

  小伙子冲牛挥了挥手,躺在地上休息了起来,小伙子穿的衣服,虽然很旧但是挺干净的,小伙子人叫苟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被在王员外家里上工的苟爷爷捡到的,是爷爷抚养他长大的,他也随了爷爷的姓,可爷爷竟给他取了个苟熊的名字,没办法啊,都被叫了这么大了,想改也改不掉了,他也和爷爷在王员外家里上工,去年爷爷去世了,现在自己没有一个亲人了,苟雄很坚强,苟雄他很懂事,这里的人对他也很好,他也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苟雄拿出干粮吃了起来,吃过后来到山上想要找点水喝,这时看见不远的树上一只白色的小猿猴,苟雄过去想要好好看看这只小猿猴,以前来这里怎么没有看到呢?小猿猴看到苟雄过来,在树上灵活的跳了起来,苟雄知道追不到它就停了下来,小猿猴看到苟雄停了下来,它也不动了在树上看着苟雄。

  苟雄对它说道:「我没有恶意的,以后我就叫你小白了,我们做个朋友。」小猿猴在树上吱吱的叫着,苟雄也听不懂,苟雄回去看了下牛还在那里,又跑了回来。苟雄越看小猿猴越喜欢,就这样一人一猿,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苟雄在这里自己也很闷,不管小猿猴能不能听懂和它说起了话。

  小猿猴看着苟雄,苟雄对它说道:「小白一会儿我要回去了,天快黑了。」小猿猴串了林子里不多会回来了,扔给苟雄一个红色的果子,自己也拿着个果子吃了起来,苟雄接住后咬了一口,哇真甜啊,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对着小猿猴说道:「小白谢谢你啊,我要回去了,明天在来找你啊。」小猿猴冲他吱吱的叫着,苟雄回去牵着牛下山了。

  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宅子,这里就是王府王员外的家,王员外是黄石镇的首富,苟雄回来后从后门进来,把牛牵进了棚子里栓好,来到了下人们吃饭的地方,这时一个30多的妇人对苟雄说道:「阿雄回来了,快收拾下一会儿好吃饭了。」苟雄对着妇人说道:「好的李嫂。」李嫂是个寡妇,丈夫李大哥是王员外家船上的一个伙计,有一次船上遇到了贼人劫船遇害了。

  苟雄收拾好后,来到了桌子前和李嫂还有几个下人吃了起来,吃饭时李嫂对大伙说道:「听说前几天我们王员外家的货船又被强盗劫了,这帮杀千刀的,就是没人收拾他们,连官府都拿他们没办法。」苟雄知道李嫂最恨这帮人了。对李嫂劝道:「早晚会有人收拾他们的,老天不会放过这帮恶人的。」李嫂说道:「是啊,坏人都没有好下场的,其他人也咒骂着恶人们。」吃[全篇]饭收拾下去后,进来了一个很严肃的妇人对苟雄说道:「阿雄,柴房里的柴不够烧了,你一会儿去劈点柴火去。」苟雄对她说道:「好的,王总管我现在就过去。」苟雄来到了柴房外赤裸着上身劈起柴来,苟雄年纪不大,可因为长期的干活,一身肌肉很结实,李嫂刚好走到了这里看到苟雄强壮的身体,身子不由的停了下来,看着苟雄身上男人的阳刚之气,心里想着这小子的身体好强壮啊,要是在他身下,想到这里脸红了起来,李嫂现在正直女人最需要男人的时候,可丈夫去世一年多了,这一年自己过的很苦,李嫂知道这样不对,可自己忍受不了那种痛苦啊。

  李嫂上前对苟雄说道:「阿雄先歇一会儿啊,李嫂给你拿点水来。苟雄对她说道:「谢谢你啊李嫂。」端来水苟雄喝下后,李嫂对苟雄说道:「阿雄,晚上你到我房里来,帮我个忙把柜子挪一下,我的东西掉在柜子后边了,我力气小挪不动它。」苟雄对她说道:「好,李嫂等我干[全篇]活后去你那里。」李嫂冲他一笑说道:「我先回去了,一会儿你来找我啊。」苟雄劈[全篇]柴都放到了柴房后,简单的洗下身子来到了李嫂房间,现在天都黑了,下人没什么事都已经睡下了,李嫂住在以前分给他们夫妇的房子里,没有和下人住在一起,苟雄来到了李嫂房前,轻轻的扣了下门,李嫂开门后开心的让苟雄进到了屋子里,苟雄帮着李嫂挪好柜子后,拿出东西一看,竟然是女人穿的肚兜,苟雄脸红了起来,把肚兜递给李嫂后说道:「东西拿到了,李嫂我在回去了。」李嫂羞红着脸对苟雄说道:「阿雄真谢谢你了。」苟雄客气了一下往外走去,听到李嫂惊呼一声,回头一看李嫂正捂着肚子呻吟着。

  苟雄过来扶着李嫂坐下,问道:「李嫂你怎么了,我去给你叫大夫来。」李嫂抓住了苟雄的手说道:「阿雄,不用的过一会儿就好了,老毛病了。」苟雄问她道:「李嫂以前怎么好的呀。」李嫂对他说道:「没事揉一下就好了,阿雄我现在手没力气,你扶我到床上帮我揉一下好吗?」李嫂一直都很照顾苟雄,他也没有多想对李嫂说道:「李嫂我扶你到床上去。」来到床上后,李嫂躺下来,苟雄把手放在了李嫂的小腹处揉了起来,刚碰到李嫂的身体时苟雄感到了一团火流到了下身,自己的下体硬挺了起来,李嫂娇羞的闭上了眼睛。苟雄问李嫂道:「好些了吗?」李嫂睁开眼睛说道:「比刚才好多了,在往下边点,现在下边好疼。」苟雄的手往下摸到了李嫂的下身处,感到李嫂的下身向铁一样的硬。自己的呼吸粗了起来,李嫂的嘴里也发出了阵阵的娇哼。

  苟雄一个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这样的诱惑,揉着李嫂的下身感觉到李嫂的下身湿透了向尿了裤子一样。这时李嫂使劲的按住苟雄的手,颤抖着泄了身。苟雄不傻当然知道李嫂对自己的用意了,来到李嫂的身上把她压在了身下,动手脱光了李嫂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李嫂的身体保养的很好,雪白的肌肤,柔滑细嫩,成熟的躯体,丰润魅人;修长的玉腿,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臀,耸翘白嫩。

  苟雄埋在了李嫂的乳房前吸允起李嫂硬挺的奶头来,李嫂握住了苟雄粗大的下体,震惊之下想到:「好大啊,比我以前老公的大了很多。」李嫂用力的套着苟雄粗大的下体。苟雄在也忍不住粗大的下体对准了李嫂湿润的下体用力的插了进去,李嫂痛叫一声:「轻点啊,阿雄。」李嫂很长时间没有做过,刚开始还没有适应了苟雄粗大的阳根。苟雄感觉进到了湿润,柔软的腔道里,「好舒服啊,太爽了。」苟雄整跟都插了进去,大起大落的抽插着,爽的李嫂大声的呻吟着,李嫂捂住了自己的嘴,怕叫的声音太大惹来人就麻烦了。

  李嫂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相对的,苟雄的运动也越来越快,李嫂下身感受到的快?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嚼丛角苛遥驮嚼丛皆谌庥谐撩裕勖悦#丫床患矍暗亩髁耍恢溃彰姆抛葑约海《览龅恼槭祝私猩?br />
  李嫂的叫床声越来越高,终于,高潮来临了,李嫂浑身抽搐,粉臀更加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奶子左右乱甩,臻首用力的抬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张大樱桃汹,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受着苟雄给她带来的快感,[全篇]全的沉浸在欲海之中!

  苟雄和李嫂疯狂了很久,激情过后苟雄问着李嫂道:「舒服吗?」李嫂深情的看着苟雄说道:「阿雄谢谢你,姐姐从来没有这么的舒服过。」苟雄对李嫂说道:「我现在得回去了,明天我来你这里好好疼爱你,要是有人找我我不在就麻烦了。」李嫂又和苟雄温存了好一会儿后,苟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苟雄住的地方是以前的柴放,放了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了,但苟雄要求不高没有什么怨言。苟雄躺下后想着李嫂动人的身体好久才睡下,苟雄不知道的是在他从李嫂房间出来时,被一双眼睛深深的盯住了。

  第二章 幸福的家丁(中)
?????? 苟雄早晨起来后梳洗后来到了饭堂,吃饭是李嫂异样深情的眼光看着苟雄,现在的李嫂经过了苟雄滋润后更显的艳丽迷人,成熟的少妇向熟了蜜桃一样,看的苟雄欲望大涨,想到晚上回来时在和李嫂欢好,昨天晚上的滋味真是太爽了。

  吃过饭后苟雄带上了干粮牵着牛出去了,来到了山上后苟雄松开了牛让它吃草,他来到了昨天的林子前,苟雄呼喊着小猿猴:「小白我来了你出来啊,我们一起玩啊。苟雄喊了一会儿小猿猴没有出来,苟雄郁闷着从树上扯下了几根树枝编起个帽子带在了头上,这时传来了吱吱声,小猿猴在树上探出了头,苟雄乐的说道:「小白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小猿猴看着苟雄吱吱的叫着,苟雄没有明白它的意思,看到小猿猴用小爪子摸着脑袋,说道:「你是想要我头上帽子。」小猿猴点着头吱吱的叫着,苟雄把帽子扔给它,小猿猴接住带在了头上开心的叫着。苟雄说道:」小白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小猿猴对着苟雄点着头叫着。苟雄开心的跳了起来,说道:「太好了啊哈哈,我们做个朋友吧,以后我们在一起玩好吗?小白,你下来好吗?我想要抱抱你。」小猿猴从树上速度奇快的跳到了苟雄的身上,苟雄抚摩着小猿猴柔软的体毛感受到很舒服,苟雄对它说道:「小白你住在哪是树上吗?以后我们是朋友了,你要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玩啊。」小白的脑袋轻点着样子说不出的可爱,苟雄哈哈笑着和小白开心的玩着。小白从苟雄的身上跳到树上,串进了林子深出看不见了,苟雄着急的说道:「小白你去哪里啊。」苟雄没有追,他知道小白还会回来的。

  过了很长时间,小白吱吱叫着回来了,跳到了苟雄的身上,苟雄开心的问着它:「小白你去哪里了才回来。」正说着闻到了一鼓青香诱人的味道,小白拿个火红的果子递给苟雄,原来香味是来自这个红色的果子,苟雄看着小白说道:「这个果子给我吃的吗?」小白点着头叫着。苟雄拿过红果说道:「小白谢谢你啊,你吃了吗?」小白点着头。苟雄张嘴吃下了红色的果子,很香啊,红果入嘴就化了,苟雄感到一股液体流进了身体里好舒服,把红果的皮也吃到了肚子里。

  苟雄抱着小白跳着,这时侯苟雄感到肚子里象刀绞一样的痛,抱着肚子躺在了地上打着滚儿,苟雄忍痛对小白说道:「哇操,小白你给我吃的什么啊,不是有毒的吧?」说道这里想到:「没想到我小小年纪才刚尝到女人什么滋味就要下去看爷爷了。」想着诱人的李嫂竟然晕了过去。

  小白看着苟雄晕过去了,坐在了苟雄的身边看着他,先介绍下这只小白猴吧。

  它不是普通的猴子,它是200年前武林奇人逍遥真君修真时,因看它灵秀可爱收养了它,喂以世间的各种神奇灵药,才造就了它一身修为,它现在的功力不输于一流高手,逍遥真君羽化成仙后,它留在洞府里修炼着,出来时候听到了苟雄的声音,看到苟雄后有种亲切的感觉,它自己也很闷的。知道苟雄不会伤害他,所以出来让苟雄看到,它现在以是通灵的神物,和以前的主人在一起当然能听懂人的话了。

  苟雄说道:「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我现在要去洗一洗脏死了。」苟雄来到了小河边,脱光了衣服跳到水里,洗了起来。他感觉到身体比以前白了很多,皮肤上向有一层光一样,身体也比以前壮了好多,洗[全篇]身子后把衣服拿到水里洗了起来,看到裤子上黑黑的一片,苦笑着对小白说道:「你给我吃的什么啊,拉出的东西怎么黑黑的,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小白喉在岸上大摇着头。苟雄感叹着,哎我的衣服啊。

  苟雄洗好后把湿衣服穿了起来,看下太阳对小白猴说道:「我到底睡了多久啊,怎么天都快黑了。小白我要回去了,明天我在来找你啊,明天不要在给我吃乱气八糟的东西了啊。」小白不舍的看着苟雄,我明天来你等我啊。苟雄找到牛后冲小白猴挥了挥手唱着山歌往山下走去。

  回到了王府把牛栓好后,来到了院子里和大家打着招呼,李嫂和一帮下人都看着他,他不解的问着李嫂:「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他想到是不是裤子上还没有洗净啊。低头看看没有什么啊。李嫂说道:「阿雄,你怎么好象变的不一样了,好象又壮了些。」苟雄也感到自己的衣服好象小了点,他对大伙说道:「我会长的吗?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啊。」这时一个小丫头说道:「阿雄你变的好看了。」说[全篇]脸红了起来。大伙儿都开心的笑了起来。李嫂这时说道:「好了,我们去吃饭吧,吃[全篇]反还要干活呢。」大家来到屋子里吃起饭来,吃饭是李嫂更是火辣辣的看着苟雄,苟雄笑着手伸到下边摸了李嫂的腿一下,李嫂身子一颤,白了苟雄一眼。和他们一起吃饭的丫头也娇羞的看着苟雄。

  吃好饭后苟雄来到了柴房处,拿起斧头辟起柴来,苟雄感觉今天的斧头怎么轻了许多,仔细的看了一下是原先的斧头啊,不解的摇了摇头。没怎么用力就辟了一大堆柴,收拾好后苟雄提了桶水脱下衣服,光着身子洗了起来。天这时快黑了,苟雄想到一会儿去找李嫂,想着李嫂动人的身体,下身的家伙停了起来,苟雄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有变大了许多,奇怪的用手量了一下,没错是比原先大了一倍不止。这时苟雄听到有人走过来,赶紧穿上衣服挡住了下身。

 〈到来人竟然是王总管,苟雄恭敬对她说道:「总管好。」王总管看到了苟雄下身的帐篷嘴角翘了起来。王总管说道:「阿雄你跟我来去仓库里收拾一下东西。」苟雄答应了一声。心里暗想到他妈的老看老子干活。可随让她是内院下人的总管呢?苟雄跟在总管的身后,看着她肥大的屁股随着走动摇摆着,暗暗的吞了下口水,心里想到这么大的屁股干起来一定爽。不多时来到了仓库,总管对苟雄说道:「阿雄你把门关上。」苟雄诧异的关上了门走过来问道:「总管我做什么啊?」总管看着苟雄想到这小子以前怎么没发现长的这么俊呢?她对苟雄说道:「昨天晚上你做的好事。」苟雄一听之下冷汗流出来,心下想到她怎么知道了,这下[全篇]了自己到无所谓,可坏了李嫂的名节,李嫂还怎么做人啊。

  苟雄扑通给她跪下了说道:「都是我的错,请你就惩罚我吧。」总管对他说道:「我可以不把这件事说出去,可你怎么报答我呢?」说着以挑逗的眼神看这苟雄,对苟雄轻轻的笑着。

  苟雄知道她的心思,笑着站了起来,苟雄知道王总管的丈夫是王府家船上的头头,出去一次几个月不在家里,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忍受不了寂寞发春了。嘿嘿正和老子的意思,看着总管30多岁,身材成熟性感下身的弟弟硬挺了起来,苟雄走进她说道:「谢谢总管了。」抱住了她来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压在她的身上,手伸进衣服里抓住了丰满的乳房揉了起来,总管手也来到了苟雄的下身处,一抓之下楞住了,没有想到这小子的本钱这么雄厚,急急的脱下了苟雄下身的裤子,看到了苟雄粗大的玉茎用手套住,天哪世上竟有这么大的家伙,想到它插进身体里的滋味,感到自己的小穴儿里流出了淫水湿透了裤子。

  苟雄脱下了她的衣服,看到了她肥大丰满的乳房,用手盖住揉捏着,对她说道:「姐姐你的身体好美。」她听到了苟雄的赞美笑了起来。她对苟雄说道:「阿雄,姐姐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她和苟雄热烈的纠缠在了一起,衣服脱光后苟雄看着她下身浓密的阴毛,湿湿的肉缝,眼睛红了起来,总管把她的下身压在了苟雄的脸上,伏下身子抓住了苟雄粗大的下身含进了嘴里,苟雄感觉到下身传来一阵阵温暖愉悦的快感,小弟弟似乎被包裹在一个温润柔腻的腔道里,热乎乎的非常舒服,一条光滑炽热的物体正在不停的轻舔着他那粗大硬挺的阴茎。

  苟雄看到她湿润的小穴儿轻微的张开,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感觉到咸咸的,她在苟雄舔她时身子一颤抖,泄出了更多的淫水,都被苟雄吃了下去,苟雄只觉得自己的小腹有一股洋洋的暖意似潮水般的涌来,于是忍不住将小腹向上耸动,粗壮的小弟弟反复在她那小巧的口腔里冲刺,爆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她温顺的承受着他的粗暴动作,小嘴竭力包容着他那一阵阵膨胀的小弟弟。

  随着小弟弟在她口腔里越来越强烈的脉动,苟雄感觉到她口腔里似乎有一股火焰在熊熊燃烧,脑际也渐渐空白。而总管那正握住他小弟弟根部的小手也快速套动了起来,配合着头部上下不停的运动,形成了一种极其诱惑的吸引力将苟雄所有的精力全部集中到小腹之下。

  「啊……」苟雄一声轻叫,他再也抗拒不了那种让人浑身酥软的快感,小弟弟在总管的口腔里膨胀到了极点,紧接着,腰眼一酸,白色液体在她的小嘴里狂喷而出……苟雄也含住她的小穴儿用力的吸允起来,舌头探进了阴道的深处舔抵着,刺激的她嘴里含着粗大的阴茎呻吟着,总管啊啊啊的一声到了高潮,不断的流着淫水都喷在了苟雄的脸上,苟雄起来压住了她,粗大的下身对准湿湿的小穴儿用力的插了进去,尽根进入后疯狂的抽插了起来,她也大声的呻吟着,他更加凶猛疯狂的向她发起了更深更快得进攻,她在他的身下扭动着,呻吟着,一次又一次的被他送上了欲望的顶峰……做[全篇]后他们起来穿好了衣服后,王总管脸上激情的红晕儿未退熟妇的样子更加的娇艳,她对苟雄说道:「阿雄,我先回去,你把这里收拾以下,怕让人看见。」苟雄笑着说道:「好的姐姐,你真是个淫妇让我好快乐。」她说道:「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好了我先走了明天晚上我在找你。」苟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让人看不出来走出去后来到了李嫂房间,告诉李嫂事情的经过,李嫂放心的说道:「真的吓死了,好险啊。」苟雄和李嫂来到了床上又春风几度,大占了三百回合。事后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带笑着躺了下来,想到了那几个丫头找机会都给采摘了,脸上挂着淫笑进入了梦乡。

  第三章 幸福的家丁(下)
????????苟雄来到了山上找到了小猿猴,小白今天拽着苟雄的衣襟吱吱的叫着。还用可爱的爪子向前方指着,苟雄明白了问道:「小白你要带我去哪啊。是你住的地方吗?」小猿猴乖巧的点着头,苟雄怕怕的眼光看着它道:「我操,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可不想向昨天那样。」小猿猴冲他大摇着小脑袋瓜子。苟雄笑着说道:「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就去吧?」苟雄跟在了小猿猴的后边,小猿猴在树上跳跃的很快,苟雄跑着才能跟上,苟雄气喘的骂道:「你个死瘊子还有多远啊,大爷我快要累死了啊。」小猿猴冲他叫着,意思是说快要到了啊。苟雄没法加快脚步跑了起来,苟雄估计能跑了一个时辰左右,小猿猴停了下来,苟雄一看这怎么到了山壁前,什么都没有啊,只看到了从上边坠下来许多浓密的树藤,苟雄不解的看着小猿猴。他对小猿猴说道:「小白你家在哪了啊。」这时小猿猴来到了山壁前拨开树藤往一块突起的石头上一按,只听到轧轧的声音现出了一个门洞来,把苟雄吓了一跳,我操这里是仙人住的地方吗?小猿猴冲他叫了一声,走进了山洞里苟雄随后根进。

  进去后石门自动关上了,从门上射进来微弱的光苟雄跟着小猿猴来到了转弯处,看到了一扇石门,小猿猴在旁边按了下,石头门打开,苟雄和它进到了一个石屋里,这里很大,似乎久无人居住,却纤尘不染,洞顶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正散发出阵阵阴柔的白色光芒,将整个洞府照耀得一清二楚。夜明珠旁边有一颗紫色的小拇指般大的珠子,极似传说中的避层珠。

  苟雄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下,知道不是做梦,抱起了小猿猴乐的跳了起来,哈哈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好神气啊,这里是仙人住的吗?能带我去找仙人吗?小猿猴摇了脑袋,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冲他招着手,苟雄和它来到里间,看到了一个石床,在石床上有一个盒子,小猿猴让他打开,苟雄走过去哪起了盒子,打开来一看,里边是几本线装的书,拿起一本书上写着「轩辕玄天大法」,这是什么书?翻开第一页,是一个人的裸图,看不明白。再翻一页,还是裸图。翻过全书,都是图,只是最后半部是两个人的裸图,很明显的是一男一女。其中有一幅看得有点眼熟,竟然是男人和女人阴阳交欢的姿势一模一样!

  我运足目力才看得真切。「气海」、「命门」、「泉涌」……图上标有一条条的线路,苟雄上边的字还认得。一张一张的看了起来,有小白在旁边指教,苟雄照着图上的线路练了起来,苟雄感到身体里出现了一团热气,按照书上走遍了全身很舒服的感觉。就这样苟雄一张张的按图上练了起来,苟雄吃过神果现在才把神果的功效发挥了出来,现在苟雄的身上被一层红色的光包围着,苟雄当然不会知道。

  这时小猿猴跑了出去,一会儿的工夫拿着几个果子跑了回来,等在了苟雄的身边,过了半晌苟雄醒了过来,看到小猿猴拿着的果子,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不过想到昨天的惨状害怕的问道:「不会向昨天一样吧?」小猿猴示意不会,苟雄拿了一个吃了起来,哇这真是太太太好吃了,吃[全篇]后看着小猿猴吃着,问道:「小白在给我一个啊,我好没有吃够呢?」说着有从小猿猴那抢了一个。

  苟雄现在已经记住了书上的运气功法,只有照着书上练了,书上说到需要和女人阴阳调和才会大乘,苟雄想到这个好办,女人那还没有吗?他这时想到了成熟丰满的李嫂嘴上淫笑了起来,回去后找李嫂试试。苟雄拿起盒子来从里边有拿起了一本书,「轩辕飘渺步法」,「轩辕除魔神功」,苟雄最后看到了最下边有一张发黄的纸拿出看到上面写到。

  ?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等死吹秸饫铮玫轿业木郎窆螅闶俏业耐蕉耍煜录淙文阕莺幔乒芮ぃ芙煜虏黄绞拢咸煊泻蒙拢谴蠹榇蠖裰玻鹪焐蹦酰绕洹感齑蠓ā梗俺珊蟛豢善苹当鹑说募彝ィ缎劭吹较卤呶薹鞘悄衬炒那氨部孔派窆ζ燮说母星椋匆技腋九皇γ胖胤#盟隽朔先嗽圃疲缎劭吹秸饫锵氲剑骸肝也挪换嵩趺醋瞿兀璧亩际潜鹑斯匆献拥摹!构缎墼谡饫锊恢懒返搅耸焙颍蝗幌氲绞裁词背搅耍业没厝チ税。缎酆托“自己妹魈炖凑饫镎宜9缎圩叱龆锤螅芰似鹄垂缎鄹芯醯阶约荷砬崛缪啵孟笊硖逑蚱似鹄匆谎欢嗍闭业搅伺:螅档溃骸复蠡莆颐腔厝ム丁!构缎矍W排;乩戳耍乩春笾劳踝芄艽乓话锱斓酵跫业牟甲锩θチ耍筇觳拍芑乩矗裘频某怨欧梗氲秸饪稍趺窗彀。瓜胍允陨窆Φ耐δ兀?br />
 」然这么的不巧人都不在。

  苟雄无奈来到了柴房外,拿木头来出着闷气,苟雄现在力大无比,轻松的辟了半屋子的柴,弄好了以后。苟雄来到了屋子里,来到了床上练起了「轩辕玄天大法」,不知道练到何时,苟雄听到了丝丝异样的声音,现在的苟雄今非惜比了,听觉非常的灵敏,苟雄感到了声音象是受伤痛苦之人发出来的,苟雄起身走出屋子向发出声音地方找去,来到里院听到了声音是从一个屋里发出的,里院住的是苟雄他们高级人住的,因为半夜都睡下了,苟雄才能来到了这里,苟雄听出这是男女在欢爱发出来的声音,虽然控制的很小声可苟雄还是听了出来。

  苟雄来到了近前,从窗户的缝里好奇向里边看去,一看之下欲火大涨,下身向铁一样的硬了起来,原来里边是一个娇媚的妇人光着身子,手探在身下之处,随着手用力的摆动嘴里发出了荡人心魄的呻吟,苟雄认出她是王府的内宅高大嫂,她的丈夫在府上的船上做押运货物的,几个月不会回来的,原来也是不干寂寞,既然遇到了就便宜我了。苟雄打开了窗户快速的翻身进去,来到了近前高大嫂才发觉问道:「谁,什麽人?」苟雄走进她才看清。急忙拿被子盖住了身子。苟雄对着她说道:「高大嫂,我来陪你了。」说[全篇]来到了床上。

  高大嫂也是的荡妇,看到了强壮的苟雄乐了起来,自己寂寞了几个月了,这下遇到了苟雄还不干柴烈火燃烧了起来。

  苟雄脱光了衣服压住了高大嫂,低头含住了她鼓胀的奶子吸了起来,高大嫂现在正是哺乳期,苟雄吃到了甘甜的奶水性欲更加的旺盛起来,手也来到了她下身处摸到了浓密的阴毛,手指探进湿润的肉洞里扣挖了起来,刺激的她淫叫着。

  握住了她的奶子用力一挤,一道白色的液体冲着我的脸射来,奶水射在了苟雄的脸上,她捏住了另一个奶子对准了苟雄的脸,一股奶水又射到了苟雄的脸上,她忘情的扭动着屁股,嘴里呻吟着阿雄快给我啊,我快要受不了了啊。苟雄压住了她粗大的下身对准了肉洞,用力的插了进去,她呻吟着:「啊啊……阿雄用力啊,啊啊好舒服办啊。」运起了「轩辕玄天大法」,更是刺激的她高声淫叫,低头咬住了奶头吸允,嘴离吃着奶水更加疯狂的抽插,干了好几百下,高大嫂已经泄了好几次了,苟雄感到了一股阴凉的气体顺着下身进到了自己身体里,苟雄收回了神功大起大落的干了起来,现在的高大嫂已经快要舒服的晕过去了,苟雄加紧有抽插了百多下,一声低吼射出了哝哝的精水喷在了她的子宫壁上,爽的她有泄出了淫水缠住了苟雄呻吟着。

  激情良久后,苟雄对她说道:「姐姐我要回去了,明天我在来看你啊。」高大嫂不舍的看着苟雄说道:「明天一定要来啊,姐姐今天幸福死了。」苟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躺下,感到自己神清气爽,想到:「这『轩辕玄天大法』真不是盖的,明天还要去练高深的功夫。」笑着睡着了。

  第四章
????????风流大嫂吃茄子苟雄早起吃[全篇]后来到了昨天的洞府,因知道开门之法,近来后和小白开心的玩闹了起来,小白今天把他带到了另一间石屋子里,苟雄看到了一排书架,上面摆着各种书籍,苟雄大致看了一下,全是些诗经孔子孟子的,自己没什麽兴趣,在上面的地方看到了包裹,好奇之下拿了下来,打开看到了一本破旧不知道多少 年的书,书上正面写到「奇门遁甲之述」,苟雄想到世上真有这样的书吗?这不是神仙会的本领吗?

  翻开书看了起来,苟雄沉迷在书中,小白怕打扰他跑了出去,苟雄吃过了神果后脑子变的灵秀了起来,过了好久苟雄把书合上,闭着眼睛冥想了起来,书上写到领悟后,神法大乘的时候,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功法大乘之后,勤加修炼可以修成陆地神仙,功德圆满可以列入仙班。

  苟雄没事有四处看了起来,书引不起他的兴趣,苟雄来到书架后,看到那里有个案子,上面摆着些瓶瓶罐罐的走了过去,苟雄拿起一个看到瓶身上有字,写到「如意金丹」,看到上边的瓶子上都写着「如意金丹」,想到这一定是仙丹,正好肚子饿了,吃几颗先,苟雄拿着瓶子吃了几颗,来到外边找小白,小猿猴看到苟雄出来,还往嘴里倒着金丹,被苟雄吓了一跳,苟雄看到了小白的样子,问道:「这不会吃死人吧?」小白眼睛古怪的看着他摇了下小脑袋。苟雄放心了,没事就好。可看到小白古怪的样子还是没?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谕炖锼妥沤鸬ぁ?br />
  过了不多会儿,苟雄又抱着肚子坐了下来,嘴里大声喊着:「我的妈啊,疼死我了,哎啊啊小白快救我啊,我要死了。」苟雄冲着小白大喊着。小白坐下打坐运功的样子吱吱的叫着,苟雄明白了,忙坐起运起了神功心法来,苟雄的身上被一层金色的光围绕着,随着时间的流失,苟雄的身子竟飘了起来,苟雄的身子又壮了许多,身上的衣服明显的变小了,苟雄站到地上睁开了眼睛,苟雄的眼神向月亮一样的明亮,收功后恢复了正常,苟雄感到自己的内功精进了好多,冲着小白说道:「走小白和我练功去。」一人一猴来到了空旷处,纠缠在一起对打了起来,苟雄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身手反映过慢,老是被小白打倒,随着拳脚越来越顺手,被小白打倒的时候少了,苟雄的武功在精进着,太阳快落山了,他们才停了下来,苟雄说道:「小白我回去了哦,明天在来找你啊,明天我会揍的你求饶的。」哈哈笑了起来,苟雄和小白分别后牵着牛下山去了。

  苟雄回去后草草吃过饭,收拾好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苟雄换了身衣服后,来到了柴房,看到柴房里都快要满了,放心只下打了桶水洗了起来,苟雄在水中看到了自己吓了一跳,摸着自己的脸说道:「这还是我吗?」没想到自己现在和以前天地之差,现在变的超级英俊起来,在也不是以前的苦小子的样了。想到:「等我练好功夫就离开这里带着小白游便天下去,在也不要窝在这放牛了。」苟雄想到了晚上还要去找风搔的高大嫂,下边的小兄弟挺了起来,现在天还没有晚,还是先练下「轩辕玄天大法」吧。苟雄坐在了床上练起神功来,夜晚等到人都睡下后,苟雄轻身来来到了外边,向着里院悄悄的行去,来到了高大嫂的屋外,从窗户探身来到了屋子里,虽然没有光可现在的苟雄夜能视物,看到了玉人躺在床上,苟雄掀开被子上到床上,高大嫂惊醒后看到了苟雄,开心的说道:「冤家,你怎么才来呢?我都等的睡着了。」苟雄抱住她道:「姐姐我这不是来了吗?」苟雄手来到了她怒突的双蜂处,隔着内衣扶揉了起来,高大嫂的呼吸粗重了起来,苟雄脱下了她单薄的衣服,她也动手把苟雄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现在的两人赤裸相对。

  苟雄紧紧抱着她,抓住高大嫂那一只手掌都容纳不下的丰满坚挺乳峰,大力揉了起来,弄得她柔软的乳房不断变形,另一只手则在她的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高大嫂满面红晕,俏脸上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她娇声喘道:「讨厌,你就是不安份,毛手毛脚的坏弟弟……啊……啊……」高大嫂那肿胀的奶子奶水喷了出来,苟雄含住了她的奶头吸允了起来,一只手向着她下身摸去,来到了她激情湿润的小穴儿处,成熟的妇人快乐的呻吟着,高大嫂下身的水很多顺着臀沟弄湿一片床单。

  高大嫂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乳头涨的满满的,好象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她的心里一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你……啊啊……坏……蛋……再、再用力些……啊……」苟雄吻她乳房的力道越来越重,光用嘴唇和舌头似乎已经不够,他开始用牙齿轻吻那高耸的峰峦,高大嫂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喘息。

  苟雄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乳粒。他也不放过另一边的乳头,一只手又挤又捏的捻着那颗樱桃。这突袭令她的胴体掀起不小的波动,娇躯一震,全身的力气似乎都不翼而飞,一声娇呼,侧过头,乌发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失神地低喃着:「我、啊、哈啊……啊……好美……呃、呃……」苟雄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高大嫂的胯下腿根之处早已湿了一大片,苟雄的手掌在她乌黑浓密的阴毛上和潮湿的阴唇上来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她股间探而复返,同时以指甲搔动周遭的嫩肉。她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不要……你、你……嗯啊……噢……」苟雄的手在她的下体摩挲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插入她的蜜洞,搅动起来。少妇空旷的心灵怎么能承受的住苟雄的挑逗。

  随着苟雄的手指用力,第二根手指,接着第三根也挤了进来,深深插入。高大嫂已是失魂落魄,深插之下,原本是一条细缝的阴道被撑开,顿时头脑一阵空白,柳腰扭动,只能连声娇啼,声音渐趋高扬,羞红着脸叫道:「……呃……好好……啊……啊!」苟雄的手指在高大嫂的蜜穴里摸索扣弄,很快他就摸到肉壁内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肉芽,他知道那就是高大嫂的阴蒂。他用指甲巧妙的刮蹭那充血饱满的阴蒂,在指缝间摩擦挤压那鲜嫩的肉芽。高大嫂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汹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她喘个不停,蜜穴深处爱液狂涌而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此时,苟雄的下体早已经坚硬如铁,粗大的肉棒直直的向上指着,肉棒表皮筋络纠结,巨大的龟头顶端微微有些润湿,龟冠处的肉箍高高鼓起,金芒耀眼。

  现在苟雄的阴茎都快有一尺长了,绝对是女人的客星,风骚的高大嫂喜欢的不得了。

  他双手托住高大嫂柳腰,龟头对准了湿淋淋的肉洞,提气凝力,坐马沉腰,缓缓地钻了进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龟头处传来。高大嫂娇嫩的肉洞是如此的紧窄温暖,让苟雄觉得自己的肉棒被蜜穴里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尤其出奇的是,高大嫂阴道里的层层嫩肉和之间的褶皱,紧紧箍赘雨仇的肉棒,又象无数条舌头在摩擦舔弄苟雄的肉棒。幸亏苟雄现在胯下的如意金箍棒也是今非西比了,才不至于一败涂地。他一边向里钻,一边左右转动肉棒,利用肉棒上的棱角和血脉筋络的突起充分磨擦高大嫂嫩滑的肉壁,带来更大的刺激。

  高大嫂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她的四肢象八爪鱼一样缠上苟雄,娇美的胴体向他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阴户逢迎着他的抽插。

  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娇吟不绝:「哎……啊……好……好厉害……啊……」高大嫂感觉舒服的飘了起来。

  苟雄抽插了几百下后,一声吼叫泄出了元阳,射到了高大嫂的子宫里,高大嫂不知道已经几次高潮了,在苟雄热液的刺激下又来了一次高潮,高大嫂想八爪鱼似的缠住了苟雄,苟雄的下身休息了下又硬挺了起来,激情的时刻又在一次的来临,他们双双的纵横在肉欲的欢乐中。激情了良久,直到高大嫂在也没有一分力气后,苟雄为高大嫂盖上了被子,穿上了衣服。苟雄来到了自己的狗窝里,在床上运功感到自己的内功又进步了好多,相信不久后自己就会达到反普归真的境界。想着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五章
???? 大小通吃篇—三夫人苟雄来到了山上进到洞府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小白,奇怪的道:「小白去哪了呢?它应该在等我啊。」苟雄出来到外边呼喊起小白来:「小白你在哪啊,我来了你快出来啊。」半天没有小白的回应之声。苟雄想到不对,小白在附近一定会回应自己的。

  苟雄功运双耳默听起来,苟雄听到了南边有隆隆树倒石开之声,还有小白发怒的吼叫的声音,坏了一定是小白出事了。苟雄运起全身的功力向着声音处奔去,苟雄现在功力大进,足不沾地的飞奔过去。

  苟雄来到了近前看之吓的头皮发麻,看到小白拿着个短剑正和一条大腿粗般的巨蟒蛇搏斗,蟒蛇身子有数丈长,混身的蟒鳞闪着金光,削铁如泥的宝刃也不能伤它分毫,小白渐渐抵挡不住蟒蛇的攻击,苟雄看到小白有危险,大吼一声来到了蟒蛇近前,粗大的巨蟒看到了苟雄,蛇身盘成一圈冰冷的眼光盯着苟雄,苟雄哪里见过这么吓人的东西,手心里紧张的都是汗,苟雄想到怎么才能弄死这个大家伙。

  蟒蛇突然大嘴一张,对着苟雄和小白喷出了一团黑雾,苟雄身聚百毒不侵之功,当然不怕毒烟了,蟒蛇喷出毒雾后,身子探进缠住了苟雄的身子,苟雄一时没有反映过来,随着蟒蛇的缠绕倒在地上,苟雄下意时的抓住了蟒蛇咬下他的大口,蟒蛇的力量好大,要是以前的苟雄非命丧蟒口不可,可现在有一身护体玄功,已经有了极大的力量,苟雄感觉到身子被缠绕的越来越紧,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旁边的小白看到苟雄被蟒蛇缠住,拿着利刃挥砍着蟒蛇的身体,可是于事无补,砍在了蛇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其实这条巨蟒不是一般的蛇,这条是已经决灭的蛟蟒,它已经修炼了七,八百年了,长年吸收着日月精华,身体里以练出了内丹,修炼到千年后就可以化身为龙翻云复雨,它化成龙时翻江倒海,方圆千里之内都会被洪水淹没,那真是人间一场大劫难。老天要收它让它被苟雄给遇到了。

  苟雄被巨蟒缠的快要受不了了,苟雄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了,在不想办法自己就要成为蟒蛇的食物了,苟雄看着大蟒大嘴老是向他咬来,心下一狠。「我操你娘喂,妈的你要吃老子,老子先吃了你。」骂[全篇]张嘴向着蛇头下咬去,苟雄一咬之下牙差点绷掉了,想到这家伙的皮真不是一般的硬,苟雄顺着咬到了蟒蛇七寸之出,蟒蛇只有这处是最软的,苟雄咬住后用力的咬下了下去,一股腥甜血腥味苟雄差点没吐了他知道只要松口了他这条小命就玩[全篇]了。

  只好用力含住不放,蟒蛇被苟雄咬住后,向知道自己快要[全篇]了,用力的翻腾起来,缠住苟雄的身子翻滚了起来,撞到一片片的树木,苟雄现在感觉到蛇血非常的甜美,大口用力吸了起来,过了好长时间,苟雄感到自己的肚子快要撑暴了,而蟒蛇翻滚的力气也越来越小直到静止不动了,可苟雄还怕蟒蛇没死不感松口,一直到吸不出血时才停下来,小白看蟒蛇死后冲着苟雄开心吱吱的叫着。苟雄没力气的躺在地上大喘着气,笑骂道:「我操,你个小白怎么会惹到这个大家伙,老子我差点成了大蛇的粪便。」说着看了蟒蛇一眼开心的笑了起来,小白也乐的跳在了苟雄的身上欢快的叫着。

  苟雄缓过点力气,和小白俩拖着蟒蛇的躯体回到了山洞里,小白用锋利的短剑把蟒蛇的皮扒了下来,小白割开蟒蛇的肚子取出了内丹,递到了苟雄近前,示意他吃下,苟雄知道那是好东西,把内丹放进了嘴来,咬破皮一股液体流进了身体里,苟雄把皮嚼了下也吃到了肚子里,过不多会儿,苟雄感觉到肚子里翻滚起来,知道来了又是乱吃东西的后遗症,坐下运起功法来,在看小白把蟒蛇的胆啊,眼睛啊,反正好的都吞了下来,它也坐下调息了起来。

  苟雄吃下蟒蛇的血和内丹正慢慢的吸收着,现在的苟雄功力运转打通了全身的经脉,随着功力的精进,苟雄的脸上泛着晶莹的光,身子轻镇两下后达到了反普归真的境界,苟雄睁开了眼睛,他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内力生生不熄,就向永远也用不[全篇]一样。

  过不多会儿,小白也醒了过来,小白把蛇皮递到苟雄眼前,吱吱的叫着,苟雄拿了过来,想到这个可太神气了,做套衣服后那可真是刀枪不入了,苟雄现在的衣服象个乞丐一样,揣起蛇皮后想到这蛇肉一定会非常的好吃,就放了起来。

  现在苟雄功夫大乘,他和小白又对练了起来,现在当然是苟雄揍小白了,现在的小白也以快要到了不坏之身,寻常的刀剑也不会伤到它,苟雄下手极有分寸,虽揍的小白吱吱的痛叫但不会真的伤了它。

  休息后苟雄找了些干柴,生上火烤起了蟒蛇肉来,靠熟后肉香四益苟雄递给小白一块,小白摇了摇头拿起果子吃了起来,苟雄知道它不吃自己大口的吃了起来,吃饱后苟雄扛起剩下的蛇肉告别了小白出来牵着牛回去。

  这下王府里像炸了锅一样,府里人都知道苟雄英勇的搏斗了巨蟒还带回了蟒蛇的肉,连王员外都惊动了,王员外叫来了苟雄,大大赞赏了苟雄,王员外60多岁了,取了多房小妾,可就是没有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的,现在的王员外年老体衰也没用了,一大群内眷夫人们都守了活寡,当知道苟雄竟然和蟒蛇搏斗还打死后,都来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厉害。当看到了苟雄英俊不凡的样子都眼睛大亮,恨不得把苟雄给吃了似的。

  狗熊看到了几为风骚的夫人也是色眼放光,想到找机会把几位夫人也给吃了,晚上全府的人都吃到了鲜美的蟒蛇肉,王员外最是开心,头一次吃到这么鲜美的野味,要给苟雄一个好差事,问道:「阿雄你想做什么活呢?」苟雄谢决了王员外说道:「王老爷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活,我这样惯了别的差事我做不来啊。」苟雄心里想着:「我早晚会走的,这里怎么栓的住我,何况我还要去找小白玩呢?」王员外也不在坚持随了苟雄的意思。

  王员外给苟雄在里院从新安排了房间,现在的苟雄以不是低等的下人了,苟雄来到新屋子里感觉不错,苟雄在没人时打了桶水洗了起来,正亨着小调时听到了有人轻步往他这走了过来,苟雄急忙的穿上了裤子,衣服还没来的急穿上,人已经过来了,苟雄一看楞住了,来的人竟然是三夫人,三夫人在王府里是最漂亮的一个,苟雄看着娇媚的三夫人忙行礼道:「三夫人您怎么到这里来了?」三夫人看着苟雄强壮的身躯,感觉自己的身子热了起来,脸红了起来,说道:「怎么阿雄你这里我不能来吗?」苟雄忙应道:「不会的,小的怎么会不让您来呢?」苟雄问道:「三夫人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三夫人走进了苟雄说道:「晚上睡不着,想知道你是怎么和蟒蛇搏斗的经过的。」说着突然脚下一拌倒了过来,苟雄伸手扶住了三夫人,在扶住她时苟雄身子一震,下身起了反映正好顶在了三夫人的腿间,原来苟雄的手正握在了三夫人怒突的乳蜂上,三夫人感到自己下身小穴处热流喷出占湿了贴身的内裤。苟雄吃的蟒蛟内丹发作了起来,手也更加用力的揉起了三夫人丰满的乳房来,三夫人对着苟雄呻吟着说道:「不要啊,阿雄。」可心里开心的很,她就是今天看到了苟雄后偷偷的来找苟雄的,正好有了机会能放过吗?

  苟雄现在控制不住自己,抱起三夫人来到了自己的房里,来到床上后,脱下了三夫人的衣服,他现在也不管什么三夫人了,他现在只知道要发泄,要不自己就回爆体而亡,猛地一把搂过三夫人,不给她象征性的挣扎两下的机会。苟雄重重的堵住了三夫人的小嘴,让她小嘴里发出的话语变成了「咿咿呀呀」的呻吟声。

  灵活的舌尖桃开了三夫人的唇瓣,放肆的伸人其内,肆意的在里面晃动着,舔舐着她小嘴内的每一处角落,吸吮着那香甜的津液。三夫人也不甘示弱,热情如火的把小香舌献了出来,同样是伸进了他的嘴里,宛若投怀送抱般的送上门来任他吸磨。

  苟雄欲火焚起,口中不自觉的加中了力道,让三夫人有了些异样的感觉。苟雄上下双管齐下般的刺激中,三夫人玉体上仅剩余的遮挡物,一件薄薄的内裤已经是被下体流出的蜜汁打湿了一片,在正中间两腿之间的部位,明显可以看得见一块略呈扁圆形的水泽。

  苟雄脱下了她的内裤,盯着三夫人的下体,可以看得出着羞处是少人开发的部位,虽然浓密但却是排列的整齐有致的体毛,两瓣闭得紧紧的阴唇守卫着贞洁。

  雪白的肌肤配上黝黑的体毛,显得分外的养眼和诱人。仔细的扫视,可以发现在两片阴唇的边缘,有些晶莹发亮的东西,这自然是先前受到苟雄刺激而流出来的些许黏液,不过很快的,从那可爱的蜜穴里流出来的就不仅仅是数量如此少的黏液了。

 ∩能是感觉到苟雄那灼热的目光紧紧的盯在自己的最隐私部位,片刻工夫下,三夫人的肌肤慢慢的泛起了粉红色,而蜜穴口处的两片阴唇也微微的张开了道汹,里面因为蜜汁渗出而显得闪闪发亮。苟雄伸头动用了舌头:自下而上,舌尖缓慢的滑过蜜穴外面的每一寸肌肤,而且更是以舌尖分开阴唇,深入蜜穴内。很快的,舌尖就在阴唇的上方发现了要寻找的东西,娇嫩敏感的肉核。既然发现了目标,自然要全力进攻。苟雄的唇舌一起开动,不但对着阴唇又舔又吸,而且舌尖更是轻弹那微微颤动的肉核。在牙齿的轻咬下,不但是肉核,连带她的蜜穴都变得滚烫了。

  下体蜜穴处又一下重重的刺激传来,三夫人被冲击得几乎失神高声的呻吟着,三夫人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从下体,一波一波的扩散到四肢百骸。她浑身火热难当,乳头涨的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与下体的苟雄卖力给予她快乐和刺激不同,苟雄的唇舌飞舞,一下下都几乎要刺激到她的心里,而且苟雄分外熟悉她的每次敏感点而加以刺激,不但销魂,而且让她分外满意。

  抬起头让唇舌离开三夫人的蜜穴,苟雄改用分身来抚慰她。—根粗大坚硬的分身在蜜穴外轻轻的研磨着,在试探着分开阴唇进入的路线。他双手托住三夫人柳腰,提气凝力,让胯下的分身显得更加的茁壮。

  在苟雄的眼中看到,两片阴唇沾满了蜜汁向两边张开,自己的分身缓缓地钻了进去,慢慢的与美丽风骚的三夫人融为了一体。刚一进入蜜穴,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传来。三夫人娇嫩的下体是如此的紧窄温暖、温润湿滑,让苟雄觉得自己的分身被温暖的嫩肉层层包里着,他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三夫人也是全身一震,一双玉手在身侧不住的挥舞,不知道放到哪里才好。

  苟雄感觉到三夫人纤腰细细、盈盈一握,向上托起这柔细的腰肢,使蜜穴高高的向上挺起,更有利于进攻。伴随着淫水声,苟雄下体缓缓没人小穴,再快速的抽出,如此往复不已。三夫人呻吟了两声,全身都颤抖起来,显然是舒服到了极点。

  苟雄忽地想到了个奇妙的姿势,苟雄抽出分身,把三夫人拉了起来,「三夫人,咱们换个有趣的姿势!」苟雄说道。看到苟雄仰躺下来,而且他通意自己骑坐在他身上。三夫人羞红着脸,两腿分开的蹲坐在了他身上,看上去就像个擅长的骑术的女骑士在驾御着骏马。苟雄身体不动,唯有那根粗硬的分身却挺得直直的,等待着三夫人的蜜穴来。

  三夫人看着苟雄的阴茎,向导这么大的东西要[全篇]全塞进那窄小的蜜穴内,还真是件怕人的事情。苟雄和三夫人双手互握,引导着她缓缓的坐了上来。

  三夫人喘着气,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她双腿用力,慢慢的蹲起来,让苟雄的分身逐寸逐寸的抽离,一阵空虚的感觉也袭了上来。三夫人连忙喘了口气,这时美丽的三夫人才又呼出口气,算是[全篇]成了一个周期。

  这样上落了十数下后,三夫人逐渐掌握到了当中的秘诀,不但上下套弄得更加畅顺了,而且速度亦加快了不少。苟雄躺在床上不须动作,就可以享受到三夫人那绝美的蜜穴,不知道有多舒服。他也得以专心致志的欣赏眼前的美景。眼前三夫人的美乳,随着起伏蹲坐的动作,在不停的上下飞舞着,煞是好看。那点点嫣红、玉雪可爱的美乳,看得苟雄竟似有些呆了。

  上上下下套弄了好一会儿,三夫人发觉有几个位置特别畅快,只要是研磨到那些部位,身体就会刺激的颤抖个不停。于是她左左右右的摇着玉臀,专心在这几处位置寻找着快感,很快的,她就香汗淋漓了。她双手抚摸着自己的玉乳,口中发出了剧烈的娇喘声。不经意间,她突然全身一震,头直往后仰,长长的秀发垂到了苟雄身上,又一次短暂的高潮来临了。

  苟雄用力的挺着下身粗大的阴茎,三夫人再也坚持不了多久,在刚刚短暂的高潮了一会儿后,苟雄感觉到她的蜜穴深处四周急剧的颤抖收缩起来,那种猛烈向内收缩的力道差点把阴茎夹断。大量的暖暖的热流从其中狂涌而出,多的连蜜穴无法容纳下,顺着下体流淌而出,淌满了苟雄的下腹和大腿。

  苟雄的两手在体侧固定住她的身体,腰部用力,毫不停留的在蜜穴里出出进进,一下接着一下的频繁撞击着蜜穴深处的花心。「呃啊!呃啊!」随着下体的每一次撞击,三夫人就剧烈的呻吟一声,两人间的交合竟然带起了一种奇妙的节奏。三夫人忽地嚎叫了起来,因为苟雄忽地向下略微沉了一下,直接从屁股眼钻人了她体内。「啊!啊!」三夫人一面喘息一面嚎叫着。但那并不是痛苦的嚎叫,而最快乐到顶点的宣泄。

  苟雄再一挺腰,深深的停留在了她的体内,前端也深深的陷入到了花心软肉的深处,大量灼热而又粘稠的液体猛然的灌人其内,三夫人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和嚎叫。「呼呼呼……」苟雄猛喘着气,发泄[全篇]的快感持续着,又和三夫人温存了良久,三夫人穿好了衣服,苟雄说道:「回去吧,有时间我去找你的。」三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笑着进入了梦乡。

  苟雄想着三夫人的风骚样子,嘴角翘了起来,还有成熟性感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和四夫人,找机会都给吃了,哈哈小笑着睡着了,三夫人激情红晕未退回去时,被二夫人和四夫人看到了,她们互看了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到你个骚货竟然自己去开心去了,明天我要先去找阿雄去。苟雄不知道自己已经有机会了。

  第六章
???? 大小通吃篇—二夫人和四夫人现在的苟雄在府里那可是大大的有名了,可谁想到这个小子还是牵着牛走了出去,苟雄哼着小调走出了门,苟雄的身上有蟒蛟蛇的气息,上到了山上后,苟雄在山上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蛇打着哆嗦冲他点着头,苟雄想到:「我操这是怎么了,我看这些蛇怎么向怕我是的,以前都是我躲着它们。」苟雄眼珠一转,想到:「可能是自己吃了蟒蛟蛇的内丹的缘故,被自己吃的蟒蛟蛇可能是这座山上的蛇王所以这些蛇才怕我,我试一下看看。」苟雄来到了小白的山洞处喊出了小白,对它说道:「小白一会儿不要怕啊,我要召集山上所有的蛇出来,你站到我后边和大黄牛在一起。」小白听话的点了下头叫了一声,苟雄心里默想着:「所有山上的蛇们都到我这里来。」运内功发出了自己的意思,睁开了眼睛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想到:「不好使啊,还是那个蟒蛟蛇不是山上的蛇王?」还没想[全篇]呢,听到了四周传来了沙沙的声音,惊的鸟兽们都乱了起来,不一会儿从四面八方来了成千上万的蛇,密密麻麻的停在了苟雄的前边,苟雄看着头皮发麻了起来,没有想到这座山上的蛇这么的多,小白也藏在苟雄的身后哆嗦着,它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蛇,苟雄牵来的大黄牛受惊吓的唉叫着,被吓的腿软跪了下来。

  苟雄看到蛇群的前方有三条蛇,中间的是一条红色的小蛇,头顶有个肉冠,样子挺可爱的,苟雄想到这条看样是蟒蛟蛇下来的蛇王了,苟雄还真猜对了,这条小红蛇是贵妃蛇,俗名叫红线蛇,也是修炼了几百年了,为什么叫红线蛇呢?

  谁要是得到她,顾名思译的她可以帮主人牵红线,帮着主人找来许多的主母。

  左边的是一条全身雪白的小蛇,苟雄想到能在蛇群的前边的都是老大级别的了,这个也修炼了几百年了,它是白龙蛇别看它身子不大,那可是毒中之毒,发起狠来个种兽类都要躲着它。

  右边的是一条青色的蛇,这条叫青王蛇,它的本事不小,可以探测到各种宝贝,吃到了很多天地奇果,才修炼到现在的级别,它们三条蛇要是修炼千万年后,都能化身为龙翻云覆雨。

  苟雄看着前面的三条小蛇很是喜欢,对着蛇群说道:「你们三条留下,剩下的都回去吧。」又是一阵沙沙的声音,蛇群都散了回到了自己的地盘里,苟雄冲那三条蛇招了下手,说道:「你们到我身上来。」三条蛇象箭一样,腾空射到了苟雄的身上,苟雄看着它们越看越爱,摸着蛇身说道:「以后你们跟着我,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了。」三条小蛇对着苟雄可爱的点着头,苟雄说到我要给你们取个名字,看着红线蛇说道:「以后你叫小红。」看着雪白的蛇说道:「我以后叫你小雪。」看着青色的说道:「你叫小青哦。」又对着它们说道:「你们以后要听我的话,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伤人知道了吗?」三条蛇齐点了点头,把小白猴叫了过来说道;「它是我的小弟,你们以后都跟着我,要好好相处懂吗?」它们都是通灵的神兽,都跑到了小白猴身上和它玩在一起,苟雄告诉它们照顾着点大黄牛。

  苟雄回到了山洞里,拿出了几颗「如意金丹」来给了三条小蛇它们吃了起来,小蛇们知道是宝贝,吃过后盘起了身子吸收起来,过了些时候,三条小蛇的身子都长了几寸,睁开眼睛飞到了苟雄的身上谢谢着主人的好意,苟雄被它们弄的哈哈笑着。苟雄和它们练起了武功,小白猴和三条小蛇们攻击着苟雄,现在小白猴多了三个伙伴,苟雄不会象以前那样的轻松了,会听到苟雄的叫声:「我操,小红你怎么咬我的屁股,我操小白你竟然用『猴子偷桃』,这个阴招来抓我。」苟雄的招试越来约熟练,随着身法,步法的配合,现在小白它们渐渐的讨不了便宜了,苟雄当然不会真的伤到它们了,现在只是用了五层的功力,要是用全力的话还不揍死它们了,就是五层的功力威力也很大,一招指法能把大树穿个洞,打出一掌会把地上打出个一人深的大坑来。

  苟雄急忙吃过饭逃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坐练起了内功来,苟雄等到晚上要去和风骚的三夫人约会去,晚上都关灯睡了时,苟雄运起轻功来到了三夫人出,从窗户跳了近来,来到了大床上掀开被子进去,摸到了光滑的身体,苟雄用力的揉着三夫人肥大丰满的乳房,手感真是爽啊。三夫人害羞的蒙着头呻吟着,苟雄也没有感到奇怪,苟雄来到三夫人的身上碰到里边还有一个柔软的身子感觉不对,掀开了被子往上一看,竟然是二夫人和四夫人,一楞之下淫笑一声,扑在了二夫人和四夫人的身体上,大手摸着她们的奶子揉了起来,二夫人和四夫人身体保养的很好,奶子依然坚挺手感很好,苟雄问着他们:「三夫人哪去了?」二夫人娇羞的说道:「她去老爷那了。」苟雄想到看她们讥渴的样子先干了先,苟雄脱下了她们的衣服,苟雄看着她们性感的身体,先来到了二夫人的身体上,苟雄微微挺起上身,他眼中放光的盯着二夫人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随着二夫人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

  芳香而腻滑的胴体把苟雄看得心神摇曳,他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乳香,?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幼陪逶『蟮那逑恪6蛉烁械焦缎刍鹑鹊淖齑接〉阶约航磕鄣男馗希⒊黾で榈慕恳鳎彰缘乇ё」缎鄣耐罚盟∏榈匚亲抛约阂参景恋谋ヂ中亍9缎厶鹜防矗淖齑讲蛔〉孛哦蛉斯饣募》簦亲潘崛砑嵬Φ娜榉濉K斐錾嗤纷邢傅奶蚨蛉朔嵝厣系拿恳淮缂》簦墒撬┕四呛炱咸寻愕娜榱:椭芪б蝗ο屎烊樵蔚姆酱缰兀皇侨谱潘蛉Α?br />
  二夫人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乳头涨的满满的,好象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她的心里一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你……啊啊……好啊……再用力些……啊……」苟雄吻她乳房的力道越来越重,光用嘴唇和舌头似乎已经不够,他开始用牙齿轻吻那高耸的峰峦,二夫人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喘息。

  四夫人夹紧了双腿手二夫人呻吟的刺激,想到一会苟雄也会在自己的身上,下身的小穴儿颤抖泄出很多的淫水,突然,苟雄一张嘴,将二夫人右乳的乳头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乳粒。他也不放过另一边的乳头,一只手又挤又捏的捻着那颗樱桃。这突袭令二夫人的胴体掀起不小的波动,娇躯一震,全身的力气似乎都不翼而飞,一声娇呼,侧过头,乌发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失神地低喃着:「我、啊、哈啊……啊……好美……呃、呃……」苟雄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二夫人意乱情迷之际,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二夫人的胯下腿根之处早已湿了一大片,苟雄的手掌在她乌黑浓密的阴毛上和潮湿的阴唇上来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她股间探而复返,同时以指甲搔动周遭的嫩肉。二夫人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你、你……嗯啊……噢……」苟雄的手在二夫人的下体摩挲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插入二夫人的蜜洞,搅动起来。

  苟雄的手指在二夫人的蜜穴里摸索扣弄,很快他就摸到肉壁内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肉芽,他知道那就是二夫人的阴蒂。他用指甲巧妙的刮蹭那充血饱满的阴蒂,在指缝间摩擦挤压那鲜嫩的肉芽。二夫人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汹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娇红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她喘个不停,蜜穴深处爱液狂涌而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苟雄的下体早已经坚硬如铁,粗大的肉棒向上指着,龟头对准了湿淋淋的肉洞,提气凝力,坐马沉腰,缓缓地钻了进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龟头处传来。二夫人娇嫩的肉洞是如此的紧窄温暖,让苟雄觉得自己的肉棒被蜜穴里温热湿滑,苟雄用力的干了起来,直到把二夫人送上了欲望的高峰。苟雄来到了四夫人的身上,苟雄翻起四夫人的身体,让她呈跪趴在床榻上。极力的掰开臀肉,苟雄埋头下去,从蜜穴到屁眼,似快实缓的舔弄着,其中舌尖更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