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另类色情>[男同][调教巨炮教官](上)

[男同][调教巨炮教官](上)-



 
我带着颤抖抖的心情跟着邢皓和他的死党- 政文走向通往球场的走廊,由於
是下午,老师和学生也正在用膳,因此十分寂静.

「王教官,怎么了?」

邢皓的语气有有点责备的味道,回头看着我,听见他这么说,我害怕得垂下
头,不敢动。

「邢皓,拜托你,把我肛门……那个……!」我的呼吸开始急速起来,颤抖
的嘴唇断断续续的,没办法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邢皓拿出了一个遥控器,在我面前挥动。政文立即用十分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他很清楚,我这个在其他同学面前十分神气的王教官,快要被他的好友惩罚!

「嗯,你想我把它停止喔?」

遥控器上有两个按钮,分别是红色和白色的,红色是开动,而白色则是停止,
另外还?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黾铀俣鹊幕帧?br />
「拜托,求求你!」

看着苦苦哀求的我,邢皓不但没有停止,他更加快了分别綑绑在我的屌和我
肛门内的震荡器的速度。

啊……嗯!啊……!啊……啊……!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我只好用力地挺腰和
紧握拳头以减轻射精的冲动。

「很兴奋喔,让我看一看你硬了没有?!」

邢皓一方面不停的加快震荡器的速度,另一方面他提起了腿,把脚踩在我深
绿色教官制服的长裤裤裆上面。

这样子,邢皓不但可以感受到我兴奋的老二,同时他用脚来拨弄它,令我的
龟头不断流出淫水。

啊啊……啊啊……啊嗯

就在我快要按捺不住射精的一瞬间,震荡器却停止了。

「王教官,没这么便宜就让你射精喔!」

举高双手,两腿张开,背着我站好,快!

邢皓把我按在校舍布满水管的墙壁上,然后再用胶带把我的双手绑在水管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摆动身体挣扎着,但是却没有用。

「我想怎么样?!就是要惩罚你刚才的无理要求!」邢皓冷笑道。

「先让我们来检查你有多兴奋吧!」

邢皓将我深绿色的教官制服上衣拉起,使我露出了结实的胸肌和因为刚才兴
奋而硬了黑色的乳头.

「这里已经起来了啊!」邢皓用手指弹了我的乳头一下。

「王教官的乳头又黑又硬喔!」

「啊,为什么王教官的双腿不断在颤抖喔,怎么了呢?」

邢皓先用右手抚摸我的屁股,再用左手顺势向我的裤裆压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啊……嗯!

那一瞬间,我再也压抑不住,也不顾得教官的身份,下贱的呻吟起来。

「这里也要给我们检查清楚喔!」

邢皓慢慢地抽掉腰带,再将拉链拉下,把我深绿色的教官长裤退到小腿,勃
起的硬屌早已把我白色的三角内裤撑起来了,就在内裤的尖端,还是湿了一圈,
这是因为精水正不断由我的龟头流出来的「成绩」。

「贱!」邢皓一边耻笑我的状态,另一边隔着内裤用手抚弄我的硬屌。

就在我享受邢皓的抚弄时,他却突然把我的内裤扯掉。露出的不只是我的硬
屌,还有束缚在龟头上的震动器,和深入在后面内的电动阳具。

嗯……我们要检查你的后面,弯下腰,把你的屁股挺起来!

邢皓把电动阳具抽出了一点,再用手指拨弄我的后面。

“轻轻搓你的后面就已经这么兴奋了啊”

邢皓突然把电动阳具再一次狠狠地插入我的后面内。

啊……啊嗯。啊!呀……呀啊!啊!

很爽喔,很喜欢吧,王教官?

「不要……求你……停下来……不要啊!」我的下体被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感
觉袭击,完全没办法控制,好像要射出来的快感。

“啊啊……受不了……要……要射精了”

随着下体的冲激而快要射精的那一瞬间,被邢皓的手无情的制止住了。

“啊啊……啊啊啊……”

「王教官,你可不要那么兴奋地叫,好吗?!」

午饭时间快要完了,很快这个走廊就会有很多你和我也认识的学生和老师,
再不忍耐点,我们王教官这样下贱的样子就会被大家看到哦!

“不要!拜托放过我吧!”

“少说废话,只要你不乱吵,就没有人会发现. ”

邢皓一边说,一边把我的双手放下,再向后退。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啊!!”

「那边,快,像狗一样趴在蓝球架下,尿尿给我们看!」邢皓指着蓝球场远
离.

听见他这么说,我立刻哀求道“求求你,我求求你,回家后再玩我可以吗?
那时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邢皓没有理会我,只是笑了笑说“学生很快就来了,动作还不快一点,就要
被人发现了。

走廊中学生的谈话声渐渐传入我的耳中,我紧张的深呼吸。我不再犹豫,立
即趴在地上,再像狗一样爬到球场,当我在篮球架下抬起后腿,我才发现我是如
此下贱,上身穿着教官的制服,屁股却插着电动阳具,还要被我的学生这样羞辱
和修理,我的屌竟然还是如此硬。我用力挺腰想快一点放掉,没想到,我射出来
的不是尿……而是我的精液……

我究竟为何会由一个在台北市很有名望的中学教官,变成这样下贱的人型犬,
这个故事该由上星期说起……

(下)

星期五的早上我如常回到学校,当我正要准备今天的德育课,却发现桌上放
着一信封,我好奇地拆开一看,我的天喔,那是几张前两天我在GAY 吧和男子搭
讪的照片,照片中的我服饰极为淫秽,我急忙把信放入抽屉。就在我惊魂未定之
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王教官,我是邢皓啊,记得我吗,就是那位经常被你修理的学生?!」电
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邢皓?你怎么不上课,还打电话给我,你……有什么事吗?

「照片收到了吗?」我听得出电话里邢皓的声音很得意。

原来那些照片是你偷拍的,你想干什么?

「想和你叙敍旧呀。今天晚上到我家来,记住要穿着教官服喔,我觉得你穿
教官服的样子很英伟呢。」邢皓大笑起来,接着便挂了电话。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虽然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此次前往凶多吉少,但
却又不能不去。晚上,我只好穿戴整齐的教官服如时赴约. 陆战队出身的我身高
180 公分,浓眉大眼,有着一身结实强壮的肌肉,深绿色的宪兵制服也掩盖不了
我宽厚结实的胸膛和粗壮的手臂。

当我一踏进邢皓的家,我看见在客厅内除了他,还有两个男生,沈政文和李
树,(他们也是校中的问题学生),他手中正拿着我的照片。

快还给我!我立即大叫起来。

「王教官,你还要逞强喔,如果你不想让校长和其他家长知道你的丑事的话,
那你就得乖乖的让我好好的玩两天。怎么样?。」邢皓抓住了我的头发,强?a href=mac://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br />我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我知道,他是要向我进行羞辱和报复。可是要是不答应,万一自己的那种事
真的让别人知道了,我还能在学校任职吗吗?现在经济不景气,对於学历不高的
我找工可不容易,想到这儿,我只好点了点头. 我听见这3 位男生不停地笑,我
心很不是味儿,但是我也没退路了。

皓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项圈然后命令我像狗一样在他的脚边爬,“什么!”
我刚刚表示我的不满,皓就是一脚踢向我的下体,我无法忍受痛楚,於是我只好
屈辱的爬了起来!

“快爬,爬,爬,……”皓得意洋洋的命令着,仿佛我真的是他养的狗,或
许他是对的……脚不断的踢我的屁股,我爬了一会,皓显然越踢越过瘾,他用脚
不断的踢着我,嘴里不断的咒駡着我“你这只贱狗,快爬!”我知道我是无法反
抗的,为了少受一点皮肉之苦,我赶紧卖力的爬,我想我那时我的样子一定是很
下贱的,一个身材魁武的成年男人,竟然在3 位小男生面前像狗一样爬行。

「站起来,向我们敬个礼,不准动。」皓兴奋地对我说.

我站起来,「啪」的一声,向着这3 位小男生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动作并保
持着不动。

皓走到我面前,拉开了我的裤链,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还不断地搓,客厅
中另外两位小男生顿时哈哈大笑。我的阴茎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中正在渐渐的粗大、
勃起,我觉得我现在比刚刚扮狗更下贱,一个穿着深绿色的整齐宪兵制服的教官,
阴茎裸露在裤裆外,保持着标准的敬礼姿势,任由小男生把玩自己的阴茎.

「脱光你的制服,挺腰叉开双腿,双手放在背后,把你的教官帽挂在阴茎上,
然后大声的说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皓指着我坚硬的阴茎.

我无奈地先把教官制服的上衣脱下来,露出了我雄壮的上半身,结实的胸肌,
黑色的乳头,黑色体毛布满大腿直达小腹,腹部隆起八块结实明显的腹肌。接着,
我脱下长裤,全身只剩一条窄窄的红色三角内裤

把你的内裤也脱掉,动作快点!

我羞耻地当着我的学生把内裤拉下,挺腰叉开双腿,再脱下了教官帽,挂在
了自己的阴茎上。

皓冷冷的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件玩具,我双手放在背后笔直地站立,用我勃起
的阴茎挺着自己的教官帽,翘起的阴茎被微微的压了点下来,但仍往上翘着。

我向着我的学生说“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皓冷冷的说:
“大声一点!就像你平日骂我那样!”我虽然觉得很委屈,可是我竟然不敢反抗,
我於是提高了嗓门大声的讲“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

接下来皓给了我另外的一个任务,他让我含着他的内裤!

我刚刚放进嘴里的时候我简直就要吐了出来,但我不敢那样做,我知道那样
我将受到更大的痛苦!我含着他的内裤,我的阴茎竟然比之前更硬,我的反映当
然瞒不了皓,因为我的教官帽的位置比之前上升了,贴着我的腹肌。

男生们大笑了起来,我简直比死还难受,有一种罪恶感,仿佛我是作了一件
多么的见不得人的事!皓说“把内裤取下来,然后给我舔脚,你舔的越乾净你就
会越舒服的!”我想都没想就爬到他的面前卑微的舔起他的脚来,我只想快一点
完结这一场恶梦!

我小心翼翼地舔他的脚,从他的脚指到后跟一点都没有漏过,忽然皓收回了
他的脚,“很舒服吧!”皓讥笑着说.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回答。我只有沈默,
皓笑着从他的包了掏出一个肛门塞,然后要我转过身去。

“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我给你舔脚好吗?”“哼”我的哀求只换来
了他的冷笑“想的美,你以为你想舔就可以舔吗?”就在这时我的肛门深处传来
一阵痛楚,我实在也忍受不了,身体不断地发抖。

皓由我的阴茎上拿起了教官帽放回我的头上,然后一边搓我的阴茎,一边说
:果然是巨炮教官!其他两个男生,也按捺不住,不停抚摸我的胸肌和腹肌,但
我却只有保持立正和双手放在刀背后的动作。

“拜托!不要这样!”我竟然被自己的学生淫玩,无奈的我只好闭上眼睛,
突然我感觉到我的下体有一阵凉意。

“别动,小心你的宝贝啊!”皓正握住我挺直的阴茎,用剃刀慢慢地剐去我
的阴毛。

“停手啊!”我哀求地说.

“你的口气不对。”皓很仔细的进行着他的工作。“要说请您!”

“请您……”“请您……住手……”

“没错,就是这样。”皓笑眯眯的看着我坚挺的阴茎,他抬头看着我因为耻
辱而痛苦着的脸,满意的说:“看看你的屌喔,你的身体在拆穿你的谎言!”

“说谎是不对的,你说我要怎样来处置你这个坏教官呢?”皓拿出一个阴茎
皮套,强行把我勃起的阴茎向下弯,再塞进皮套内。

我的天,我的屌快要断了,勃起的阴茎却强迫困在窄小的皮套内。

“啊……”我不断摆动屁股挣扎着,盼望可减轻一点皮套和肛门塞带来的痛
楚。

可是我越是挣动着,我的下体就更加的兴奋起来。

“你应该被惩罚,因为你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反省!”

「要更激烈些吗?」

邢皓用夹子夹住我的乳头,乳夹的下端还挂着两个铜铃,令我的乳头产生被
针扎般的刺痛。随着身体的摆动铜铃也摇曳起来,发出清脆的铃声。

「…啊………啊」

这时的我,全身受到3 种不同的刺激,令我不断地发出呻吟和摆动身体.

「嗯?只是乳头被夹住和后面被肛门塞插着,就如此淫荡的呻吟?!」

邢皓轻视地笑了起来,然后站到我身后,用他的下体紧贴着我的屁股。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就让你叫成这样,我的可是厉害的多呢!」就在我的阴
茎受到皮套的压制而没办法充分地勃起之时,邢皓将肛塞更加向深处地推进,同
时他火热的阴茎已在我的股间磨擦起来。

「啊啊………啊…」

「我的老二可是很粗的。应该可以比肛门塞粗大一倍呢!」

「啊啊……啊………」

「如果是被我的老二揪插,你会叫成什么样呢,嗯?」

「啊……嗯……」

邢皓的指甲尖轻轻刮我龟头附近的嫩肉,一阵阵快感令我全身颤动着。

「你只是后面被肛塞插住,乳头被拉紧就可以勃起,不是吗?」

「啊……痛…啊……」

「你在说什么啊。痛吗,不是这样吧?睾丸被搓揉时感觉应该会更舒服吧。

「嗯…啊啊………」

邢皓没有把我的屌由皮套解放出来,他只是揉搓皮套中已经涨大的睾丸。

「真是淫荡的贱货,睾丸竟涨大成这样子!」

「王教官,你想要什么呢?说出来,试试看喔!」

「啊啊………啊……」

此时,令人难以置信,我的脸竟然流露出一种被征服喜悦的微笑。

「终於变得诚实点了,不是吗?」

邢皓一边抚摸我的大腿内侧,一边玩弄我的乳头.

「这次要直接触摸到罗!」

「啊啊………」

邢皓解开了皮套,使我早已勃起的阴茎在空中不断地震动。

「果然是巨炮教官,你的阴茎该有20cm长吧,么舒服吗?精液,想要喷出来
吗?」邢皓不断用手掌磨擦我的龟头,没我的批准,不可射精,你该记得吧。

我连忙点头,上一次就是在没被批准的情况下射精,结果被惩罚连续射精10
次,龟头被搓到流血。

爬到那边的桌子上去。“邢皓命令道。

屁股里夹着假阴茎的我艰难的走到桌子前,趴了下来。

“对,把屁股这样翘起来,就像是要展示给大家看一样。”邢皓调整着他的
姿势。另一边的学生呼吸也急促起来。

“哈!看你这粉红色的后面。”邢皓抽掉了肛门塞,用手指扒开我的肛门观
赏着。“还有点湿润呢!在灯光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就像是一张美丽的嘴唇。”
他用手指塞入我的肛门,还是很紧喔,对你的肛门要加强一点调教才行!“

我低声道:“对不起,主人。”我的脸因为羞耻而扭曲着。

“我们来测试一下王教官的肛门有多大吧。”

我感觉到邢皓的手里握着什么东西在他的肛门附近摩擦着。“那是……?”

“鸡蛋。”邢皓回答道。“不是只有把鸡蛋塞进去那么简单,你还要把它再
吐出来。”

“啊,不!”我紧张的摇头道。“我办不到。”

“不试怎么知道。”邢皓用鸡蛋顶在我的后面上。“照现在你的状况,大概
可以塞下四个吧。”

政文觉察到我的神情说:“邢皓,这样对教官好像有点太……”

邢皓笑着打断男人的话:“是教官渴望被我调教,我才让他过瘾,我没强迫
他。”然后邢皓又对我道:“是你要我这做的,对吗,快说

已经毫无尊严的我忍着眼中的泪水,坚决的说:“这是我要的!我……要做
……请……塞进去……”

邢皓和其他学生听见我的回答,十分兴奋的道:“回答的好。”同时,手臂
使劲,把按在我肛门上的鸡蛋塞了进去。

“啊——!”我长声惨叫。

“怎么,很痛苦吗?”邢皓道。

“没……没有……请继续吧。”我忍着疼,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是吗?那太好了。”又一个鸡蛋塞了进去。

我咬着牙不发出声音,因为要忍受剧烈的疼痛,只好用手指用力的抓着桌面。

“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很痛苦吗?”邢皓再次问道。

“不……只是有点热而已。”

第三个鸡蛋只塞入了一半,却再也无法推进了。我低声的喘息着,却没有出
声。“你很努力啊。看来已经塞满了。”站起来!

我慢慢的转过身,站起来,轻微的动作也使我感觉到下体的撕裂般的涨痛。

邢皓用手指搓着我的阴茎道:“看看你这里多享受,就要喷出来了。”

我轻微的挣动了一下,让身体离开邢皓的摆弄。邢皓却猛的一把将我拉进他
的怀里,“来吧!在大家的面前尽情的表现吧。”邢皓从我的身后抱着我,用双
腿分开我的腿,“将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出来!说请干我吧!”

我的身体在持续的亢奋中颤抖着,浑身的肌肉都在被欲望的火焰燃烧。“啪!”
的一声,一个鸡蛋碎了,粘稠的汁液喷了出来。

“说!请干我吧。”邢皓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抚摸着,并握住了坚硬着不停颤
栗的阴茎.

“不行,不要碰那里……”又一只鸡蛋碎裂了,鸡蛋的汁液顺着我的大腿流
了下来。

“说!请干我吧。”邢皓握住我阳具的手开始猛烈的推送起来。“说啊!听
不清楚,说啊!”

“请……操……我吧!啊……啊啊!”

「嗯,你期待长久的礼物来了……」

突然,邢皓挺起腰把他的阴茎插入,天呀,是我学生的阴茎!

邢皓不断用力的揪动他的阴茎,屋内的其余两位同学也大笑起来了,他们也
拿出他们的阴茎不断搓起来!

阿的一声,邢皓由我的后面揪出阴茎,再向着我的脸射精,令人更性兴奋的
是,另外两个学生也向着我射精,转眼间,我的脸而充满我的学生的精液。今晚
你就这样子跪在地上睡吧!我也不知是否太累,还是怎样,我竟然真的跪在地上
睡着了。

(完)